美国佛蒙特大学(University of Vermont)在其官网上发布新闻稿,宣称佛蒙特大学与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的研究团队共同开展研究,利用非洲爪蟾早期胚胎中的皮肤细胞和心脏细胞,创造出了首个活体机器人“xenobots”(异种机器人)。这项研究已发表在 1 月 13 日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作者也找到了原文的出处,即时翻译出来,这主要关于生物学的学术语看起来太难了,还是标明一下出处好了。

标题的名字就是可扩展的设计管道可重构有机体,有四位科学家联合写出这篇学术论文,而且在科学领域肯定是一个新发现。四位大神的名字,在下就直说起名了,不说姓氏了,他们分别是Sam,Douglas,Michael and Josh。他们的学术领域分别是计算机科学,生物,生物工程学,都来自顶尖名校了。

1. 快速讲一讲这几位到底干出了什么大事。

他们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由青蛙干细胞生成的有生命的自愈体机器人。

1.1 为什么这位机器人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完全从头开始设计完全生物的机器”,100% 由青蛙细胞创造出的一种新生命体。

如果说,之前的机器人设计都是利用机械结构形成的话,这一新的研究,将细胞组装成自然界中从未见过的身体形态,进行协同工作。这将会是人类历史上一次惊人的研究发现。

2. 这四位天才发现的结论:

尽管将心肌细胞的时间协调建模为随机噪声,但所得生物不仅体现了计算机设计演变的结构,而且还表现了其行为。作为运动选择压力的副作用,去随机化形态发生了演变:通过整体形状的变化以及被动和收缩性细胞的分布,进化改进发生了,从而使随机致动产生的整体运动集体化了随机性。

在新的情况下,单个细胞的行为能力以及细胞成群协作的倾向促进了功能形态发生。尽管缺乏神经系统,遵循新的发展轨迹并且由来自不同组织的材料组成,但此处呈现的生命形式仍然具有这些自组织特性。这些属性与它们旨在表现出的行为协同作用并支持它们的行为。例如,尽管没有强制执行心肌细胞之间的信号传导,但是心肌细胞之间出现的自发协调产生了相干的,相匹配的收缩,有助于物理实现设计中的运动。而且,某些设计组合起来时,会自然而然地聚集在它们共享的环境中散落的碎屑。最后,可重构生物不仅能够自我维持其外部施加的形态,而且还能在遭受破坏时自我修复,例如自动关闭割裂。除非在设计过程中明确选择了这种行为,否则用人造材料制造的机器无法预期到这种自发行为。

关于这个发现的探讨有很多,但正如作者他们自己说的那样,类似的“活体机器人”未来变体将很有可能具备神经系统和认知能力。针对上文所提到的道德问题,他认为,在发现这类机器人后,政策制定者也能针对性地定制最佳行动方案,“每个人都应该做各种不同的事情,(我们)只是在探索,而(其他人)需要考虑其行为的伦理后果和影响。”

其他研究者们认为,活体机器人的特性则展示了其未来无限的可能性。它们可以被用来清理海洋中的微塑料污染,定位和消化有毒物质,或者进入人体血管,精准输送药物、清除动脉壁上的斑块等,这些都是活体机器人的落地范围。

科学进步的太快,人工智能的发展太快,不知道监管,法律,伦理道德能不能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