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德威尔在《异类》一书中提出“一万小时定律”。

就是说,一个技能练习1万个小时以上,就能成为这方面的专家。

如果我们按照每天工作8小时算,要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大概需要五年的时间。 但是我却疑惑,这个世界有很多人,他们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别说休息,可能连吃饭上厕所都要挤出时间来。 可是“一万小时定律”在他们身上,并没有作用。恰恰相反,他们越忙越穷,越勤奋,却越无力。 “一万小时定律”不仅没让他们成为专家,成为赢家。反而捆死他们,我称之为“一万小时死亡定律”。 为什么会这样?

富士康再次被爆“血汗工厂”

还记得几年前的富士康员工跳楼事件吗? 不久前,富士康再次被曝光为“血汗工厂”。 调查发现,这家湖南最大的电子产业基地里,超过8000人是派遣工。也被叫做临时性员工,是工厂里最低级的工人。 他们没有假期,也没有病假工资和带薪休假等福利,一旦不工作,就没有工资,或者随时能被公司解雇,而且不用发放违约金。 这些人加班时,不按加班工资算,按正常工作工资算。而且工资很低,累死累活每小时才14.5元,这算是非常低的水平了。 厂方为了让他们多加班,故意把正常工资压得很低,“工人们必须要不停加班,才能获得能保证基本体面生活的报酬。 在旺季,一个工人平均一个月要加班100多个小时,意味着每天至少要加班4个小时,远远超过了法律规定的36个小时。 有的人甚至连续工作14天不休息,天天加班。 生活变成一个巨大的深渊,疯狂吞噬着人们点点滴滴的能量,但很无奈,我们面对这种吞噬时,手足无措。 所以,只能被迫应承,哪怕低工资,哪怕14天无休。

除了指责“富士康”我们还能思考什么?

发生这种事,质问富士康当然是必要的。 但除了质问,我们还应该得到点什么。 从18世纪欧洲资本家剥削劳工,到今天的富士康血汗工厂,事实上,这个世界没怎么变。只要依然存在劳动密集型产业,这种现象就会一直存在。 站在个体的角度,质问富士康的意义,并不大。对于我们自己而言,最重要的是,如何避免成为这样被严重剥削的人。 很多人觉得,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他们不够勤奋,不愿意思考。 否则这个世界大把挣钱的机会,如果他们足够努力,懂得抓住机会,怎么会一直陷在贫困状态中? 一名美国女学者曾经研究过一项课题:为什么陷入贫困状态的人很难脱贫。 她隐瞒名校博士的身份,潜入贫民窟,也像他们一样生活工作。

她详细记录每天的生活,大同小异:

每天早上不到5点就要起床,因为要早早去工厂上班,迟到是要被扣钱的。由于时间紧,她根本没有办法从容地吃一顿好的早餐。

工厂制度很严格,不允许员工随便离开岗位。因为是流水线式操作,所以你必须待在工位上不许离开。上厕所必须申报上司请假批准才能去。

时薪很低,必须要工作10个小时以上,才能拿到保证基本温饱的工资,如果想要体面一点,需要工作更长时间。一天24小时,一大半都在固定的工位上度过。

午饭和晚饭都是吃快餐,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

终于下班了,累,精力早已经消磨殆尽。睡觉之前会有几个小时的娱乐时间,为了纾解一天的困乏,酒吧、夜总会、歌舞厅、都挤满了人。

大概会在11点到12点之间喝得醉醺醺的回来,睡觉。

持续循环这样的日子。

你看到了,这就是贫民窟生活着的穷人日常的生活,和我们老一辈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并无本质不同。 以最廉价的劳动力获取报酬,每天工作超10个小时,甚至没有时间从容体面地吃一顿饭,娱乐活动往往也是简单的感官刺激。 经济学家将这种生活状态称之为“贫穷的死循环”。

在富士康工作的派遣工,生活也陷入了这种“贫穷的死循环”: 他们偷懒吗?不,他们很勤奋,每天把自己的时间塞得满满当当,并且,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工作上。 他们抓不住机会吗?不,他们努力工作,就是为了想获得晋升;他们渴望钱,不缺乏任何挣钱的动力。 但他们依然贫穷。

其实,贫穷的本质并不在于没钱,没钱可以挣钱。

贫穷的本质是一种生活状态。

这种生活状态陷入死胡同,无论如何努力,产生的效果,都只能在死胡同里打转,而无法脱离这种生活状态。 贫穷,不是你缺乏挣钱的能力,归根结底,是你缺乏过好日子的能力。 贫穷的死循环:单位时间值决定了你的未来 什么叫“贫穷的死循环”? 在经济学领域,有一个概念叫做“时间单位值”。 一个上班的白领月薪1万,每天8小时工作,周末双休。一个摊煎饼的大妈,月薪2万。 将此两人对比,乍一看,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 “摊煎饼的大妈比上班的白领挣得多多了,而且不用考虑领导脸色。”由此更进一步想:

“读书有什么用,考大学考研究生,找份工作,结果还没大妈摊煎饼挣得多。 摊煎饼的大妈真的挣得多吗? 前段时间,北京煎饼大妈月薪三万火了,很多人表示,辞职,去摊煎饼,能挣更多。知乎上有人详细剖析了煎饼大妈的日常工作:

首先,每天凌晨5点就要起床,准备原材料,准备各项工作;接着,无论风吹雨打,都要把煎饼车推到指定位置;买煎饼的人一般在早上,但中午和晚上也有,还有人买煎饼当夜宵,为了能多挣点,必须要守到晚上9点,待人群大部分散去,才能回家。

回家之后,不能立刻休息,还要收拾一下,锅碗瓢盆归置好,已经晚上十点半多了。 并且,摊煎饼没有周末和休息日这个概念,想多挣点,就得天天出活。 也就是说,煎饼大妈每天的工作时间在17个小时左右,没有周末休息日和节假日这一说。

白领月薪一万,一个月工作22天,每天日薪是454元;每天工作8小时,时薪是56元; 煎饼大妈月薪两万,一个月工作30天,每天日薪666元;每天工作17个小时,时薪是39元。

如果把工作环境考虑进来,白领不用被风吹日晒,空调能挡住酷暑,咖啡座里的咖啡和饮品无限畅饮,每年都有出游福利,每年都有年度体检。煎饼大妈什么都没有。

财经作家玮玮说:“不要被高收入迷惑,很多人的高收入并不是由高价值劳动带来的;

他们高收入的背后,是高付出、高风险、高折旧,很多人是拿命在换钱。 如果把月薪换成时薪,一目了然。 “贫穷的死循环”就是这样一种时间单位值非常低的生活状态: 拿着非常低的时薪,为了基本温饱,为了过得还算体面,不得不加长工作时间,以至于每天需要工作十多个小时,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了。 花半个小时匆匆吃着快餐,丝毫不考虑营养,而只考虑填饱肚子。 到了休息时间,人们根本不会考虑听场音乐会舒缓心情,更不会去健身房跑步塑造体形,吃喝嫖赌抽是最佳娱乐方式。 因为所有的意志力和精力都耗费了,一旦得其自由,欲望就容易放纵。这样的休息,不能算是休息,只能是很低级的感官刺激。 低时间单位劳动值——低营养值——低级的感官刺激娱乐方式——再回到低时间单位劳动值。

就这样,人们彻底陷入“贫穷的死循环”。

远离“贫穷的死循环”状态

如何打破这种“贫穷的死循环”? 几点建议,也许你未必处于贫困状态,但对你的人生依然有价值: 1. 教育,是让你时间增值的最大办法 打破这种死循环的根本,在于让自己的单位时间增值。 最有效的方法,无疑是教育。 电视剧《相爱十年》中,刘元去一家日本企业工作,最开始,仅是一家底层的行政文员,每天的工作是倒垃圾、擦桌子、擦楼梯、端茶送水。 除了做体力活,还要忍受同僚的冷嘲热讽,每天都很累。 尽管如此,为了能在这家公司长远发展,刘元还是挤出时间去报了一个日语培训班,每天坚持学习。 一次偶然的机会,日企老大要去参加一次活动,需要刘元帮忙。刘元很自然地直接用日语和他沟通。日企老大非常惊讶:“刘元君,你日语很好呀。” 刘元满面微笑,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此后,刘元在这家日企一路晋升,最终成为职位最高的中国员工。

很多年前,农民工在深圳工作,他们白天在工地上干活,但晚上挤出时间也要去上夜大,去学习。 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是,如果你会算1+1=2,即使你重复算一千遍,你也不会知道2+2=4。但知识和技能越多的人,单位时间产出值越高。 所以,无论你处在什么时刻,一定不要让自己忙死,把自己全部的精力和意志力都耗费在无效重复之事上,也就是不要把所有精力都耗费在工作上。 每天留出时间,留出精力和意志力,给自己刻意训练,让自己时间增值。

2.善于找资源给自己作背书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被尊敬地仰视,才会有更多眼光看到你。 有人编了个故事:

一个富人为了想让自己的儿子谋到一份世界银行副行长的职位,他对世界银行的负责人说:“我孩子非常有才,精通金融管理之道,你们能不能给他个机会。” 世界银行的负责人拒绝了他。 于是,富人开始想办法。他听说比尔盖茨有个女儿,于是找到了比尔盖茨,对他说:“我儿子当上了世界银行的副行长,是世界银行最年轻的副行长,你要不要把女儿嫁给我儿子。” 比尔盖茨一听,心想,世界银行最年轻的副行长,应该很厉害,很有资源,于是答应了。 富人再去找世界银行负责人:“我儿子娶了比尔盖茨的女儿,你们要不要给他个机会?” 世界银行负责人心想,比尔盖茨的女婿,应该靠谱,也答应了。

人要善于给自己贴标签,标签的背后,意味着资源,合作的本质就是资源整合。 同样的才华,如果被贴上了标签,有大宗资源加持,才华会更能产生效果,你的单位时间值也会大大增加。所以,人要学会找资源给自己的才华作背书。 有更强大的人脉,会让你的时间值被杠杆放大。 人脉是最不能忽视的一环。 同样是开车,给马云开车,和做滴滴司机,带来的收益是截然不同,单位时间的产出值也是不同的。

“一万小时定律”和“一万小时死亡定律”最本质的区别,在于你能否不断让自己的单位时间值增加。 这意味着你不能把全部的时间,投入到工作。你必须留出时间、精力和意志力成本,为自己的蜕变做准备。 那些一天到晚忙到死的人,注定拥有的是“一万小时死亡定律”;那些拒绝忙死,给自己生活留白的人,才会拥有“一万小时定律”。 时光不负有心人,星光不负赶路人。 愿你有这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