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因为第二轮药品集采阿卡波糖竞标,中美华东出局,华东医药当天股价跌停,让很多投资者非常受伤,其中也包括我自己,我持有华东医药好几年了,在过去的几年当中,给我带来了非常丰厚的收益,持仓比例最高的时候达到了13%,在2018年上半年,因为医药股持续上涨,到了我认为的高估区域,我一直在降低医药股的仓位比例,将华东医药的仓位降至6%以内,今年以来因为集中采购的影响,导致华东医药持续下跌,一直都没有缓过气来,仓位比例也因为下跌降至5%以内了。尽管仓位很轻,但组合中出现跌停的个股确实是非常罕见。

华东医药的主要业务有两块,医药商业和医药制造业,医药商业的占比比较大,2018年华东医药整体的营业收入是306.63亿,医药商业这一块是223.49亿,占比72.89%,医药制造业才82.38亿,占比26.87%。但正是这26.87%的医药制造业却贡献了大部分的利润,2018年中美华东的净利润是18.6亿元,整个华东医药的净利润是22.67亿,占比82%。

华东医药的医药制造业主要靠两个拳头产品,一个是百令胶囊,另一个叫卡博平阿卡波糖片,这两个产品都卖的非常好,尤其是卡博平阿卡波糖片是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的国产糖尿病方面的药物。这一次阿卡波糖竞标失败,可以说是断了华东医药的左膀右臂,毕竟,这一款药占毛利率的比重达到25%。

从长远来看,医药股是一个非常好的赛道,因为在我国,无论是卫生总费用还是人均医疗费用都在逐年提升,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健康的需求也越来越高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现象还将继续。特别是人口老龄化处于一个上升的态势,医药行业的前景更为广阔。但医药行业投资的难度非常高,对专业性要求非常高,这两年来,我连续两次在医药行业折戟,2018年的信立泰,今年的华东医药,虽然仓位都不重,但足以说明医药行业的投资难度了。这也是为什么巴菲特很少投资医药行业的原因,因为他没有专业的医药方面的学习经历,导致了他对医药企业并不能深入了解,不能正确分析的行业一直不在巴菲特选择的范围之内。

我们一直强调,定价权对一家公司的重要性,为什么白酒行业那么赚钱,因为它具有自主定价权。而对于医药行业,自从集中采购出来之后,很多药品的自主定价权慢慢丧失了,因为这些药品跟民生息息相关,价格非常敏感,比水电煤气的收费还要敏感,如果政府不加以管控,这些企业原本的利润是非常高的,看过《我不是药神》的投资者应该深有体会。但集中采购出来之后,可能因为竞争变成亏本了,比如这一次的阿卡波糖片,原研拜耳大幅降价,比规定的最高有效申报价还低了近80%,原研药比仿制药便宜那么多,那对于仿制药来说,无疑是致命一击。而且在我国的体制下,未来政府对药品价格的干预应该只会增加,不会减少,这种情况未来将不会改变。

面对集中采购可能会对公司造成的巨大影响,其实华东医药也不是坐以待毙,管理层早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这个从2019年的半年报中的研发费用可以看出,半年报显示华东医药的研发费用同比增加了77.49%。但医药的研发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的是漫长的积累,还有企业创新的基因,并不是多投入一点钱短时间内就能见到成效。还有2019年5月份准备溢价69%收购佐力药业也可以看出管理层非常迫切的想利用在中药领域的布局来对冲集中采购对公司造成的影响,最终幸好没有收购成功,要不然对华东医药的影响更大,因为首先佐力药业并不是优质资产,其次溢价过高。

在我十几年的投资生涯中,我一直把确定性放在第一位,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认为投资华东医药的风险在进一步加大,确定性远不如以前了,至于后面怎么操作?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说明了,绝不加仓,不去做所谓的抄底动作,组合中4.93%的仓位有可能会等到第一季报出来之后看情况再说,也不排除会提前离场的可能。虽然华东医药的仓位不重,对我整体的影响极小,但通过这次华东医药的教训让我今后对医药股的投资更加小心翼翼,尽量选择确定性高的企业,今后的研究方向可能会转向专科医院、医疗器械和研发对其影响很小的企业(比如片仔癀之类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