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今纶

如果说“新型冠状病毒还只是很可能来自野味”的话,那么,已经公开证实的数据是:有超过70%的新发传染病来源于动物。

在某些国人眼里,吃“野味”甚至可以是身份高贵的象征,是有钱的象征,是“混得比较好”的象征。

出售、经营、食用非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且已取得许可证的行为并不违法,但是它可能会要命。

相信很多人对这一次起于武汉的疫情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钟南山院士日前发声:“根据目前的资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肯定的人传人”。

一方面,我们要感谢白衣战士们在危险的第一线冒着生命危险抗击病毒;另一方面我们要反思,时隔17年,为何“与SARS有很多同源性,但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一种病毒”(钟南山)会出现在武汉这样的大城市,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有哪些漏洞应该彻底堵上?

『禁食野味保护自己』

在央视的新闻连线节目中,钟南山说:“新型冠状病毒很可能来自野味”。本次疫情起源地——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除出售海鲜外,还有一些摊主出售包括蛇类、鸟类等活体动物和其他野生动物,而这些都有可能导致人畜共患病原体的传播,而且初期的肺炎病例大部分为华南海鲜城经营户。

如果说“新型冠状病毒还只是很可能来自野味”的话,那么,已经公开证实的数据是:有超过70%的新发传染病来源于动物(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包括大家所熟悉的SARS、亨德拉、尼帕病毒、H7N9禽流感、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征等。

让我们回顾一下17年前第一例报告的非典病例黄杏初的媒体言论,他对媒体公开表示:他是专做客家菜的厨师,很少做野味,但肯定也做过一些,数量很少,大多是野猪之类。

又是野味!

新闻显示:2002年12月5日左右,在深圳一家酒楼里当大厨的黄杏初开始觉得不舒服,治疗无效,随后回到河源老家。2002年12月15日,黄杏初被送到河源市人民医院治疗。河源医院曾为黄治疗过的9位医护人员先后有了非典症状。

后面的疫情与抗击非典战争之惨烈相信是很多人不愿意回顾的,我有一次陪家中老人去广州某医院看病,经过叶欣护士长的雕像,感慨万千:某些人为了吃野味,某些人为了通过野味赚钱,却让其他人承受了巨大的抗击病毒的精神压力和成本,更让叶欣这样的白衣战士永远失去了生命。

这样荒诞的令人愤慨的事情还要持续多久?还要害多少人倒在病毒肆虐的魔爪之下?还要让多少白衣战士永别自己的家庭和孩子?

吃野味那么重要吗?生命中不可或缺?通过经营野味来赚钱是某些人唯一的生存之道吗?离了这个渠道就无处谋生?

我在此郑重呼吁:值此非常时期,为了不再让悲剧重演,有关部门应以最快速度通过合理合法程序,在全国范围内关闭所有公开或者半公开以及隐形的野味交易市场、店铺、餐厅,对于类似普通农贸市场、海鲜市场!对这些场所内的违法出售野生动物的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予以严查,顶格处理!同时尽快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十条之规定,将非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也全部列入禁止之列。

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成为疫情起点,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市场中存在多家经营野味的店铺,我们姑且认定这些店铺全部合法经营,没有任何超范围经营,没有买卖任何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结果呢?大家已经看到结果了。

禁食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是为了保护动物不要灭绝,禁食非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是为了保护我们不要感染病毒!这个理由已经足够充分。

没有雷霆手段,我们在几年或者十几年之后大概率会重演今日之恐慌。这样的社会恐慌成本和抗击病毒成本,谁愿意再次承担?1月21日A股开盘,酒店、旅游板块指数都下跌3%以上,食品加工行业也是下跌态势,数百亿市值乃至更多的市值灰飞烟灭。

至于生态平衡问题,其一可以交由大自然去自行解决,人类只需要保住自己的家园安全和身体健康即可。其二,在适当时段可采取适当措施,但是绝不能靠“吃”来解决某些动物的数量问题。

『野味“复活” 病毒活跃 』

某些国人爱吃野味是一个陋习,是一个与文明背道而驰的“爱好”,无论是以“进补”为名,还是以“美食”为名,都凸显了自身的智商缺陷,并且挑战了文明社会价值伦理。

在某些国人眼里,吃“野味”甚至可以是身份高贵的象征,是有钱的象征,是“混得比较好”的象征。因为部分野味价格较高,于是他们争相购买食用,并且在茶余饭后讨论某种野味的肉质之细腻,殊不知吃下去的可能是一肚子病毒,有时候没问题是因为自身的免疫力在发挥作用,一旦有问题就是大问题。

这样的餐馆的存在,对于诸多不吃野味的国人也是巨大的潜在威胁:只要是处理过野味的厨房、案板都有可能存在病毒。也就是说,即使你不吃野味,但是只要餐厅经营的品种中有野味,你中招的概率也会大大提升,与野味是否国家重点保护动物无关。

令人惊讶的是:部分抵制野味的人士,包括厨师,甚至会成为行业异端,找不到工作,可见“野味餐饮”影响力之大。

在抗击SARS成功之后的数年间,吉林省吉林市全国特级厨师邹云翔因为“拒绝烹制野味”,在求职路上屡遭饭店“封杀”,先后在吉林、广东、北京、辽宁等地被辞退。有同样经历的还有厨师张兴国,因为拒烹珍稀动物,先后被酒店老板炒了12次,主动辞职20余次,生活困窘。

2006年11月20日,北京曾举行“迎奥运,百万厨师‘拒烹’野生动物”活动,得到全国众多厨师的支持。不过,令人遗憾的是,野味市场、店铺、餐馆后来以各种方法陆续复活,病毒又开始在这些场所活跃起来,直到武汉的这一轮冲击波震惊全国。

2013年,被誉为“抗SARS英雄”的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曾公开警告: “只要重新开放野味市场,让蝙蝠、果子狸和各种动物待在拥挤的环境中,SARS很可能会回来。”一语成谶,如今网络商城以及药店中的口罩频频出现断货现象,昨天我连续走了四家药店没有买到医用口罩。

SARS没来,新型冠状病毒来了,谁之罪孽?

袁国勇说:““SARS教我们的重要一课,就是不要抓、不要吃野生动物。”

但是我们如今在网络上以关键词“野味”进行搜索,不但有公开的野味市场和网络商铺,还有实体餐厅以野味招揽生意,有餐厅在招聘野味厨师……是的,出售、经营、食用非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且已取得许可证的行为并不违法,但是它可能会要命,而且不仅仅可能是要自己的命,也通过传染要了别人的命。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21号凌晨通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一起死亡病例,死亡病例上升至4个,而累计确诊病例维持198起。广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1月21日已经发出春节消费提示,第一条就是:食品安全放第一,野生生冷莫贪食。

是时候紧急行动起来:修改法律,而且永久关闭所有野味市场、店铺、餐厅,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刻不容缓。

17年前,在玉兰花开的时节,广东省中医院护士长叶欣永远离开了人世,她留下了一句令人刻骨铭心的话:“这里危险,让我来”。我们希望叶欣的悲剧永远不要重演,白衣战士和任何人的家庭都不愿也不能承受这样的悲痛。

祈祷这一次的疫情赶快平复,因为我们热爱这美好而平静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