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锐 “武汉封城之后,我连私家车都找了,5000元,人家听说要去武汉、去湖北都不愿意。”


“你们都怕武汉人、怕湖北人。我就是湖北人,你怕我吗?”


“我父母50多岁了,就我一个儿子,他们都劝我别回去,连外卖都不要吃。我在这里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已经吃了七桶方便面了,什么牌子都有。”


“只要城一解开,我就回家。”


1月26日,佛山突然降温了,风呼呼的吹,街上的行人少的可怜,但傍晚却看到一丝丝夕阳的余辉。这一天,佛山通报,截至1月25日24时,全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0例。当天零时起,进出佛山的跨省客运班车和旅游包车全部暂停营运。


而截止1月25日24时,武汉市累计报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618例,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1052例。


1月26日,也是陈少峰滞留广东的第三天。或者说,这是他想回家而不能回的第三天。他是湖北籍,房子买在武汉,强调自己是荆州人。


“我原本是计划今年不回家的,留在公司值班,想多挣点钱嘛。”今年1月中旬,陈少峰断断续续听家人说起“武汉不明肺炎”的事,但一直没有引起重视。直至武汉宣布,自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陈少峰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随后,广东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陈少峰也收到公司“停止营业”的通知。陈少峰的第一反应是回家。他查了飞机、高铁,问了私家车,最后还是没回得了,父母、亲戚朋友也一再的劝他不要回去。


原本公司安排的春节值班有三个人,除了陈少峰,其他两个都是广州的。除夕夜,公司的人都走了,陈少峰在朋友圈询问,有没有哪个要回湖北的,顺路带他一程。


留下的城市里,陈少峰代表的似乎是一个不那么受欢迎的群体。他在佛山有亲戚,临近城市也都这两天相继公布可以提供给湖北人居住的酒店。陈少峰选择留在公司宿舍,因为不想给亲戚添麻烦,也不想参加任何群聚活动。


他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刷抖音,住在商业街区,但不敢点外卖,因为父母再三提醒他不安全,他强调自己是家里的“独子”,还要回家照顾父母。楼下的便利店是陈少峰所有生活供给的来源,两天时间他就吃了七桶方便面。“如果便利店再关了,我就真的凉了。”


1月26日晚,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因应春节和疫情,有500万武汉人离开了。


全世界好像都在找武汉人,找湖北人,在业主群公开举报的,路上看到偷偷报警的。


陈少峰觉得有点委屈,也有点生气,他在朋友圈里一条条的转发湖北人加油的视频,也给武汉打气。“我希望大家能理解武汉人,武汉人也能理解大家。”


除夕夜零点时刻,他给记者发了一句新年快乐万事如意。他说,等武汉好了,回家的路上想怎么采访都可以,最后还加了一个笑脸的表情。但是他也不知道武汉什么时候好,疫情什么时候能过去。


来广东前,陈少峰就在湖北做生意,投资了三十多万开火锅店但不太顺利。去年10月,他辗转到了佛山,想着好好挣一些钱。“以前每年我都回去过年的,我父母老了,我要照顾。”


(文中人物陈少峰为化名)

(来源:经济观察报的财富号 2020-01-27 11:40) [点击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