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集团已经确定无法按时披露2019年业绩预告了!

暂停上市倒计时

2月14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报告》称,截至目前,公司现有员工无法承担 2019 年业绩预告的编制工作,公司无法按相关规则的要求披露 2019 年业绩预告。

暴风集团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 2019 年年度报告的风险。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年度报告,深圳证券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据披露,公司2019年9月30日合并财务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63344.99 万元(未经审计),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根据相关规定,若公司经审计的2019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显示2019年年末的净资产为负,深圳证券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暴风集团在报告中坦陈,2月10日,公司与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及附件,合同履行期间,存在法律、法规、政策、技术、市场等方面不确定性或风险,同时还可能面临突发意外事件以及其他不可抗力因素影响所带来的风险等。公司员工持续大量流失,目前仅剩10余人,同时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

除此之外,近期,公司还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送达的《裁决书》,裁决公司向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等合计4.7亿元。公司存在无法支付上述费用产生的法律风险。

不仅如此,公司正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不符合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条件。2019年 9 月 16 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公司及冯鑫先生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根据相关规定,最近十二个月内受到证券交易所的公开谴责,不得发行证券。公司于近日收到北京证监局下发的《关于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公司将对相关事项落实整改措施,存在经调整后2018年末、2019 年末连续两年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年报难产

其实,暴风此前已多次表示无法按要求披露2019年业绩预告:2019年12月25日,其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风险。此后,在2020年1月23日、2月7日的提示性公告中均有提及这一信息。

2月11日,由于仍未披露2019年业绩预告,深交所还给暴风集团下发了问询函,要求后者对未在规定时间内披露业绩预告的原因进行说明。

同日(2月11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关于签署重大合同的公告,公告称,已在2月10日于与风行在线签署《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合作协议》、《广告经营授权书》、《代运营授权书》、《品牌授权书》。双方将在互联网视听服务领域开展合作。

对于暴风的这一举动,深交所在同一天(2月11日)晚间再次发来关注函,要求暴风说明风行在线代运营安排是否符合互联网视频相关法律法规及监管部门的要求,并针对本次合作事项对公司主业经营和本年度经营成果的影响,能否化解公司主业陷入停顿的风险一事进行说明。

曾经的一代妖股

据悉,暴风集团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的资产总额35955.09万元,负债总额101748.59万元报告期内营收1000.75万元,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暴风集团成立于2003年,2007年,冯鑫收购暴风影音,并将其打造成具备超强解码功能的播放器,那些年国内版权保护意识不强,暴风影音仅依靠播放功能便收割了国内多数互联网视频用户,2009年暴风影音的用户总数增长至2.8亿。

2015年3月,冯鑫依靠播放器带来的红利,将暴风影音送上了资本市场,在深圳创业板上市,上市后还曾创下40天收获36个涨停板,连续拿到29个一字涨停的记录,股价从7.14元飙到327.01元,市值最高的时候一度超过400亿元,当时被称为“一代妖股”。反观如今,截至2月14日收盘时的3.2元/股,市值仅剩10亿元左右,让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