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2020全年的投资主线是什么?疫情过后投资主线有变化吗?

A1:在今年流动性较为宽裕的背景下,传统产业的份额集中新兴产业的成长兑现这两条主线都有机会。

两者都能带来增长,不同的是,传统产业行业增速慢,公司需要靠份额集中获得增长,而新兴产业则有较高的成长预期,真实的行业和公司增长需要落地兑现。

疫情过后,这两条主线没有变化。疫情对人群而言是考验个人的免疫抵抗力,对实体经济也一样,考验各个企业对困境的免疫抵抗力,作用类似小型的经济周期,抵抗力(竞争力)差的企业可能遭遇的困难更大,竞争力强的企业可能困难小一些,最后小企业可能要退出,竞争力强的企业获得市场份额。

同时,新兴产业的一些细分行业获得更好的发展契机,增长得到落地兑现的概率和幅度增加。


Q2:对未来市场走势的预判?看好哪些板块?

A2:就目前来看,疫情黑天鹅事件出现后各种对冲求稳的政策纷纷出台,就股票市场的环境而言,目前拥有较为充足的流动性环境,提供了估值博弈的充分条件。

疫情对各个行业的影响是不一样的,负面影响较大的板块有旅游、餐饮、交运、院线等,而云计算、游戏、5g等板块却获得了产业新机会。

同时,一些行业的影响是暂时性的,比如制造、工程类,可能通过后期的赶工补回,但有些行业影响是持续性的,比如餐饮、旅游、交运等偏消费行业过了旺季,很难通过赶工完全弥补。而云计算等非接触经济增速可能就此迈上新的台阶,云教育、云办公、电商等背后均需要依赖云计算产业的扩张。


Q3:什么是“结构性机会”?如何寻找结构性机会?

A3:我定义的结构性机会是两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行业之间的比较,各行业的业务模式、产业链价值地位、行业政策倾斜力度、行业成熟度决定了行业发展速度不同,发展质量不同,产生了结构性机会。

第二层次是行业内部的比较,行业内竞争格局不同,公司之间存在竞争力强弱的分化, 行业各公司机会不同,产生了行业内部的结构性机会。


Q4:目前是好的投资时点吗?此时入场需要注意哪些风险?

A4:从中长期来看,我们仍然处于3000点以下,中长期机会较大,短期可能需要忍受阶段回调的风险和压力。

投资者需要结合自己资金的性质考虑,如果是“闲钱”,即“长钱”的话,抗风险压力强,可以相对淡定,不必对阶段性震荡过于恐惧;如果是有其他用途的钱,建议根据钱的性质相对保守操作为好。


Q5:央行下调MLF中标利率对市场有什么影响?

A5:市场普遍预期此次MLF的下调,叠加各类企稳政策,可能会带来LPR的下行,保持市场流动性充裕。

从全球宏观环境来看,现在整体是低利率乃至负利率状态,海外成熟股票市场十年的牛市有低利率带来的盈利改善,即分子端的贡献,也有相当部分是低利率提升的估值贡献。

从趋势看,老龄化和贫富分化带来的低利率和负利率是可持续的,老龄化和贫富分化弱化需求,抑制通胀,需要低金融利率企稳经济增长;从结果看,流动性的宽松推升估值,提高资产价格,这也是一个在未来会持续的态势。特别是我国,目前利率水平在全球主要经济体最高,增长也是最快,分子和分母端相对海外成熟市场都更具吸引力


Q6:再融资新规落地,股权融资改革推进加码,短期和中长期对市场有什么影响?

A6:加大直接融资是降低宏观债务杠杆的有效手段,同时由于新兴产业的固定资产投资较少,特别是土地资本较少,难以从商业银行获取信贷,间接融资方式难以满足新兴产业发展需求,加大ipo和再融资从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均有意义。

未来核心问题是资金能否有效配置到有竞争力的产业和公司上。理想化的状态是更多的融资与更有竞争力的公司强强结合,但资质一般的企业也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合适的融资。整体来看,新规对已上市的公司有利,对竞争力强的公司更有利

短期看,有竞争力的企业与产业资本在定增方案上的合作,能提升参与者信心。长期看,如果资源配置到没有竞争力的公司,可能导致融资无效的现象,而把资源有效配置到有竞争力的企业,会给市场带来长期的,积极的影响。


Q7:成长类和高股息策略冲突吗?是否会直接放弃成长类股票机会?

A7:今年两条主线,份额集中主线和成长业绩兑现主线都会有机会,只是出现的节奏不一样。

高股息不局限于估值更加强调的是ROE的稳定与持续。高股息基金投资有基金合同约定,两年持续分红或者近一年股息高于全市场平均。我们筛选了几百只候选标的,其中有较好业绩增长的标的,既满足高股息特征,又具备较好的成长性,它们也属于高股息策略可投资范围。


Q8:高股息和改革红利投资策略有什么不同?

A8:改革红利是全市场选股,挑选在深化改革过程中受益的行业和公司。

高股息是聚焦股息特征,在满足股息特征情况下,选择ROE持续、稳定、乃至趋势上行的行业和公司。


Q9:科技创新主题的核心收益来源是哪块呢?

A9:股票收益来源于股息率估值变动率和公司指标增长率

估值变动率本质上是一个“零和博弈”,股息率和公司指标增长率则是“共同致富”。股票投资是“零和博弈”和“共同致富”的混合,落实到个股上,是“零和博弈”成分多,还是“共同致富”成分多,从中长期决定了投资收益率的分化。

科技创新类的公司处于初创期,目前有一定“零和博弈”的成分,不排除有公司未来最终能获得较好的公司指标增长率,比如ROE或收入、用户数这些核心指标的增长。2020年的科技创新投资,特别需要看到成长或业绩的兑现,也就是通过“共同致富”把握中长期投资机会


截至2月10日,陶灿管理的建信改革红利股票基金(000592)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达11.9%,2019年全年净值增长率达60.75%,均居全市场前1/4分位,宅家学投资的同时也别忘了关注投资机会哦。


建信改革红利成立于2014年5月14日,2014、2015、2016、2017、2018,2019年收益率分别为28.7%,69.77%,-17.3%,26.84%,33.64%,60.75%。(数据来源:基金年报,建信基金;排名来源:银河证券)以上数据均已经托管行复核。


风险提示: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投资人应当认真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等基金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并根据自身的投资目的、投资期限、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基金是否和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产品不保本,可能发生亏损。基金的过往业绩并不预示其未来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并不构成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