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特斯拉老板马斯克放出两个消息,一是特斯拉要自己造电池,二是正在和合作伙伴宁德时代研究无钴电池。

话音刚落,特斯拉的股价再次上天;A股的钴业们争先恐后的跌停。


长期以来,表哥花费很大的精力,给大家鼓吹一个概念:在原油进口超过70%的情况下,强势发展新能源,摆脱对原油的过度依赖。

但是,锂电常用的锂矿、钴矿等核心原材料,中国矿藏都不多,这不还是靠进口么?进口这些矿石和进口原油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大了。

中国一直强调的是自主可控,注意这句话的核心是可控,只要实现了可控,哪怕不是100%自产也可以接受。

比如操作系统我们可以接受Linux,芯片技术可以接受ARM架构,这些都是可控的,不会被卡脖子。

同理,锂矿和钴矿都是可控的,况且国内还有盐湖提锂这种天顶星技术。假设中国全面转型电动车,对锂的控制能力要远远强于原油。国际著名的大锂矿几乎都有中方资本参股,钴矿也是如此。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数据,2018 年全球钴矿储量为 690 万公吨,其中储量占比最大的国家为刚果(金),占比高达 49%,第二为澳大利亚,储量 120 万吨,占比为17.4%,第三为古巴,储量 50 万吨,占比 7.2%。

其中,刚果的钴产量高达全球66%。

全球第一大钴生产商是嘉能可,全球第二大钴生产商是洛阳钼业。没错,这个挂着钼业招牌的,是中国最大的钴业生产商,除了洛阳钼业华友钴业等巨头均在刚果有矿。

动力电池的钴使用量比较低

大约60%的钴用来生产电池,但是其中超过80%是用来生产3C电池,真正用于动力电池上的钴并不多。

为什么呢?

因为钴的储量和产能的问题,让各大动力电池厂商都不太放心,不断的尝试降低钴含量的电池配方。

早在2018年,马斯克就叫嚣要生产不含钴的电池了(到底是真的要这么干,还是为了打压钴价?这套路是不是很耳熟)。

因此,钴的价格非常不稳定。

2018年以来,钴从较高价格一路下探,跌幅最高达到67%,早就姑爷们血亏,业绩一塌糊涂。在股价和钴价大幅背离差不多一年后,姑爷们的股价终于扛不住了。

姑爷们的业绩

1月22日,洛阳钼业就发布业绩预报,净利润较上年下滑,下降幅度60%左右。

1月20日,华友钴业也发布业绩预报,预计 2019 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 85%-95%。

1月14日,寒锐钴业发布业绩预报,业绩下滑100%左右。

各位姑爷们的解释大同小异: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主要是由于受市场环境影响,钴金属价格同比大幅下跌,公司钴产品毛利降低。

看起来,寒风瑟瑟,这个特别寒冷的2020年很难过吗?

并非如此。

洛阳钼业为例,公司是经营范围比较多。钴和铜是伴生矿,公司采钴的同时,还从事铜矿业务,还从事钨矿业务… …

当然,还有钼。

作为老道成熟深埋了无数资本巨头的周期性行业,公司早就学会了如何过冬。

最新的财报显示,公司账面现金超过250亿(含交易性金融资产),手握大把现金就不怕冷。

整体来看,公司的财务状况也不算特别优秀。

公司资产负债率60%左右,资金周转成本比较高。公司长短期借款高达270亿,其中长期借款174亿,利润表显示,全年利息超15亿。

需要备注一下的是,对于跨国矿业类企业来说,存款和贷款都很高,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存贷双高,因为公司在海外的开矿业务常常需要在当地大规模贷款。和国内高效的银行工作效率相比,在国外很难跨境统筹使用资金。

姑爷们的未来

在动力电池领域,随着三元锂电池材料的发展,钴将会迎来消费强度的下降,但总消耗量还是增加的。与锂、镍相比,钴的消费增速会放缓。

在3C消费电池领域,随着消费电子的回暖,尤其是5G手机换机潮的到来,钴的消耗量会稳步增加。

中国会坚定不移的推进新能源战略,其中电动车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至少目前看产业链要远比氢能、天然气等其他方式更为成熟。而电池路线中,三元锂电依然是主流之一。

马斯克这个人,很擅长营销,他深知自己发话的分量。

毕竟,无钴电池喊了不是一次了,上次喊话是2018年,钴价一口气跌到腰斩。

好不容易钴价开始缓慢回升了,他再喊一次… …

姑爷们表示,有一句N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套路,都是套路,表哥严重怀疑无钴电池的真实性。

退一步讲,即便是特斯拉真的实现了不含钴的动力电池,也并不代表姑爷没人要了。其他动力电池厂家,以及3C消费电子领域,钴的需求会持续上升。

但是钴的价格从长期看,将趋于稳定,不会涨幅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