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大调整还有多远?

一场突而其来的疫情,把节前处于良好上升势头的中国股市砸出了一个大坑。然而,也正是这个大坑,激发了中国股市更大的勇气,节后开市的三周上演了一场填坑式的速度与激情,各大指数周线三连阳。其中,创业板数继续强势,一马当先创出三年来的新高。上证指数也回到了节前收盘点附近,近15个交易日只出现了两根绿色K线。

本周四,市场启动了呼声最高却蹒跚来迟的券商板块,一鼓作气站上3000点;周五,券商震荡上下反复,使得大盘涨幅进一步扩大。此时,有两种呼声开始出现。第一种,随着券商为首的大金融板块的启动,市场开始预测股市是否会开启2019年上半年那般的指数行情。第二种,随着大小盘的不断推高,个股的加速上行,市场担心股市随时会出现快速大调整。到底应该如何去认识这两种观点呢?

我们先说第一种。回忆一下去年年初的行情。2019年1月4日,大盘从2440点启动,到4月8日3288点结束,上涨了848点,幅度约35%,维持了15周的攻势,随后快速回落,最低到2733点,此后再涨至3127点后回落于今年创新低点至2685点。再看创业板指数,2019年1月4日从1201点启动,到4月8日1792点结束,上涨了591点,幅度约50%,随后缓缓回落,最低到1410点,此后无新低。

由此可见,去年初发动的大金融攻势,严格意义上说,那仅仅只是停留在人们思维中的认知,因为它远不如创业板来的更猛烈,我们通过数据其实是可以推出一个结论的,即,2019年初的那波,其实是在大盘于2016-2017年慢牛持续拉升,再经历2018年大盘千点下跌之后,让大金融带领大象股,开展了一波对大蓝筹的强烈反抽式自救。市场真正的目的,是调出巨量资金开始创业板的启动。所以,去年初券商持续拉升,是有备而来,创业板指数如今的持续拉升,其实是自2019年初埋下的伏笔。

因而,指望2020年的当前,发动如去年那般的大金融行情,是不符合内生情理的。当前的主战场,早已转移到了上证的科创板指数以及深市的中小创指数中。今年的银行保险,由于持续的定向降息降准,以及在疫情影响的当前为完成国民经济社会发展既定目标,而必须强化金融服务,势必会缩小利差影响业绩,它们是无力持续地推升指数的。余下的只有券商一条腿,却因为大盘的周线仍处于下行的技术趋势,而无法担当起气势如虹的火炬手重任。所以,其只能充当3000点上维系指数的旗手,演绎出间歇式的脉冲行情。

那么,大小盘又将在什么时候面临调整呢?这其实很简单,我们知道,推动大小盘持续前行的动力,在于宽裕的资金量。毫无疑问,只要市场向好,那么资金就会持续不断地涌入,这从年后的新增开户量,以及知名基金发行被一抢而光的消息面都可以看出来。上周,证监会印发了再融资新规,超大资金闻风而动,更让人们对“股权时代”的到来有了期待。本周,天大增量的社融数据,以及为应对疫情而在贷款市场利率报价上的变相“降息”,让人们对后期进一步定向降准以及不对称降息有了更进一步的期待,甚至,交易税收减免方面也有了一些心理预期。所以,不要轻言市场的调整,总体来说,是需要看好大环境与大方向的向好的。

但是,从微观上说,大调整也许体现在骤起骤落的急速震仓上。这其中,分成两个方面,一是依然处于中级下降趋势的大盘,其实下周便已来到了3100点附近的重大压力点,这里是3587-3288点下行趋势的上轨趋势压力位,按照目前的势头,或许仍会先有一次假突破,但3151点附近肯定很难一次性突破。另一方面,走出主升浪的创业板指数,目前周线的乖离度也很大了,尽管今年的目标很可能会收复2016年初熔断缺即2710点,但是,突破2016年的反抽顶2330点,依然是有较大难度的。

当前是加速冲击上述压力关口的时候,按照大小指数的引领方向,大科技、新能源汽车等中的强势热门股,仍有加速上冲的机会,但是,对于稳健投资者来说,应该立足于寻找优质有业绩有题材,且位置依旧在春节前一天价位附近甚至以下的个股,需要用耐心与定力,去等待市场的轮动。这一批个股一般基本也会补上上行的剪刀差价,甚至会出现一旦跳上坑岸的加速上行波段。当绝多数个股完成这个动作时,大调整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