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晓玲

过去的1个月里,中国与新型冠状病毒展开了殊死搏斗。在与我们隔海相望的韩国,人们随着疫情发展提起的一颗心不断起起落落,从焦虑转为镇定。然而就在韩国人认为可能逃过一劫的时候,疫情却突然集中暴发,使韩国社会陷入震惊和措手不及。

1月20日韩国发现了首例确诊病例,到1月底,确诊人数持续缓慢增加。但这段时间确诊者绝大多数是输入型病例,因此韩国人心态并不很紧张。由于对“新型冠状病毒”认识不足,韩国防疫的重点是关注有相关症状的海外旅行入境者,专家们对于“无症状者也具有传染性”的说法持有怀疑态度,而这种侥幸心理可能使得早期的隔离措施不够严格,为今天疫情的暴发埋下了隐患。

1月底以后,人们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恐惧心理上升,如何安置“武汉归侨”在韩国社会内部引发了争论。被指定提供集中隔离设施的两个社区的居民最初提出了激烈抗议,后来被政府说服。整个韩国社会对于应该如何对待高风险人群、如何对待在韩国生活的外国人也展开了一轮讨论和反省。最终,“武汉归侨”没有遭到歧视反而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鼓励留言。也是在这段时间,韩国社会开始积极应对疫情,开始通过各种途径积极捐款、筹备相关物资以支援武汉。

2月4日起,韩国禁止过去14天内访问过中国湖北的外国人入境,访华韩国人回国则需隔离14天。从1月20日到2月11日,新确诊病例增长缓慢,此后5天没有出现新确诊病例。疫情传播似乎得到了控制,“稳经济”“促消费”成为更抢眼的社会话题。韩国经济深度融入国际市场,国际贸易环境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在韩国掀起风浪。韩国中小企业主抱怨订单减少甚至消失。看着冷冷清清的街道,观光、餐饮、娱乐等消费产业更是哀鸿一片。经济低迷、就业困难是韩国多年来一直面临的最核心的社会难题,文在寅政府上台以来也一直因此遭到反对派的攻击。对于韩国而言,5天无确诊病例是鼓舞人心的好局面,总统开始呼吁人们不用过度紧张,国务总理在慰问“武汉归侨”时摘下了口罩,经济副总理则鼓励人们外出就餐。曾经被标注为感染者活动场所的餐厅、百货商店、影院又重新开始营业。  韩国人心中的石头刚要放下,2月19日和20日,以大邱市和庆尚北道地区为中心,韩国忽然又出现了53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者。大部分患者的感染途径为一所名为“新天地”的教会,当时参加这所教会活动的估算有500人,活动后很多人散布到了韩国各地。21日、22日疫情事态继续加剧。韩联社22日消息称,韩国新增14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346例。韩国陆海空三军都出现了确诊病例。对于处于休战状态的国家而言,传染病出现在人员密集的军队令国民不安。与此同时,青瓦台安保部队的军人也因为与确诊者有路径交叉而被隔离。

目前,韩国政府已经将大邱市和庆尚北道清道郡指定为“传染病特别管理地区”,投入了大量人力、装备和物资,希望加快查找接触者和治疗被传染者的速度。韩国政府防疫部门开始强化对隔离人员的监督,增设检测设施和检测机构,要求无论是否有海外旅行经历,医生都应该要求相关症状者接受检查。现阶段韩国政府的应对措施大体是“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虽然韩国社会也担心大邱等地会成为传染源,但也只是建议特定时间后去过“传染病特别管理地区”的韩国人注意隔离,很难实施进一步的严厉措施。首先,韩国经济尤其是国内经济多年来增长乏力,很难承受经济进一步下滑的压力,难以做出强制性限制相关区域人员流动性的决定。目前韩国政府和防疫专家们都倾向于学习新加坡和日本的疫情应对经验。其次,韩国政坛上保守派与进步派长期针锋相对。政府的任何措施都很容易引发在野的批评。4月韩国马上要开始国会选举,这也促使文在寅政府在决策时不得不更加谨慎。    中韩经济合作紧密、人员往来频繁、消费市场高度融合,中国人的观光、留学等消费对韩国国内消费市场的直接影响也是肉眼可见的。中韩两国民众早就身处同一个经济共同体和生活共同体。因此,尽管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也给韩国带来了巨大的安全、经济挑战,引发了一系列社会混乱,但韩国社会仍然不忘向中国提供援助。前往武汉撤侨的韩国飞机带来了大量防疫物资;此后韩国很多企业、机构和个人通过各种渠道向中国捐钱捐物;2月20日韩国新任驻武汉总领事毅然携大量防疫物资赴武汉上任,表达了对中国抗疫斗争的信任和支持。

韩国之所以积极帮助中国,一方面是出于韩国人对中国的深厚情谊,是同处东亚文化圈的韩国人深知“雪中送炭”的道理。另一方面,韩国深知中国的发展是韩国的机遇,他们衷心期盼中国这一经济引擎赶快渡过难关。 

古人说“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又说“疾风知劲草”。韩国的防疫工作刚刚也进入了困难阶段,我们也应该积极与韩国分享经验,给予其力所能及的帮助。相信经历了这一次的并肩作战,中韩关系又会得到新的发展。

作者为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

(校对:颜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