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低估值的不一定涨,高估值的不一定跌?


文望京博格


一、基于估值的低买高卖


网友问:

“最近科技股涨的这么厉害,是不是应该把高估值的行业指数卖出,调入低估值行业指数呢?”


望京博格:

“用反证法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依据行业估值高低的方式进行行业轮动有效的话,为什么历史上各种实盘行业轮动策略回报都不如意呢?但是,这个符合低买高卖的逻辑,可以让投资者长期持有,在证券市场但凡长期持有,收益都不一定会差,这个收益并非来源于所谓行业轮动,而是来源于长期持有。”


换一个角度,这个也是投资者思维方式的进化:

起初,买价格便宜的、卖出价格贵的;

现在,买估值便宜的、卖出估值贵的;


从之前的只看价格,变成了现在看估值;所有的问题都是相对的,如果之前大家都看价格不看估值,那么看估值是高级的;但是现在大家都懂的看估值了,问题就出现了,谁相对谁更高级呢,或者说谁赚谁的钱呢?


其实,低估值的不一定涨,高估值的不一定跌,因为什么PE、PB都是反映过去的数据,但是投资股票是看的未来。


二、低市盈率策略


最近在读《约翰涅夫的成功投资》,为什么要读这本书呢?因为,约翰聂夫是跟彼得林奇齐名的投资大师,与彼得林奇优选成长股策略不同的是,约翰的策略是低市盈率策略。约翰涅夫执掌先锋旗下的温莎基金31年。在此期间,约翰聂夫将投资者起初的1美元,变成了最后的56美元,简而言之就是31年55倍的投资回报。


约翰聂夫选股的第一个指标就是市盈率,因为市盈率(PE)代表企业股价与企业盈利的比值,这个如同望京博格去超市买牛奶,不同包装不同重量的牛奶价格不一样,导致不能直接衡量谁贵谁便宜,但是我们可以根据价格除重量的方法等出每克牛奶的相对价格,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哪个牛奶便宜了。


同样,上市公司的股价不同,但是我们可以使用市盈率衡量上市公司的估值,例如工商银行的市盈率是7倍,宁德时代的市盈率是70倍,也就是说同样获得1块钱的企业盈利,买工商银行仅需要付出7倍的价格,买宁德时代需要付出70倍的价格,相比而言买估值低的似乎更靠谱。但是,这个仅是约翰聂夫选股的第一步,仅是第一步。


约翰聂夫说,这些市盈率数据仅是企业历史数据,投资股票是买企业的未来不是企业的过去,但是每个人的偏好不一样,但是约翰聂夫喜欢在便宜的股票里面选择拥有业绩反转能力,但是目前暂时处于困境的潜力股,这个所谓的就是戴维斯双击。


股票价格=每股盈利X市盈率;

处于困境的企业并非企业濒临破产,而是企业盈利增长缓慢没有前景,例如钢铁股,这样的传统企业每股盈利通常并不低,但是企业没有什么发展潜力,市场给予的估值——市盈率通常低于10倍。但是如果这个企业在未来出现反转,不仅每股盈利增长,而且市场也会对其刮目相看给予更高(市盈率)估值,最终的结果是每股盈利增长,同时市盈率也增长,导致股票价格的飙升,这就是戴维斯双击的效果。


到这来,大家似乎是不是跟望京博格有一个同样的感觉,约翰聂夫的投资策略更适合于困境股选择,而非行业指数的选择;即便在汽车这样的行业里面,也有类似吉利汽车的业绩反转的股票,但是整个传统汽车行业很难反转,因为整个汽车行业产能过程,同时还面临特斯拉这样造车新势力的挑战。


三、价值核心与成长卫星


《买茅台与买芯片的不是同一类投资者?》提到的:

“价值负责防守,成长负责进攻,当然价值的投资金额一定还是比成长多的,安心长期持有获取回报才是指数投资的正途,是不是正途这个不知道,但是长期投资首先需要心理安稳。”

望京博格有绿巨人、蜘蛛侠、李时珍、还有一个军工战神组合,嗯绿巨人很稳健,李时珍与蜘蛛侠很活跃。今年以来特别容易看基金经理或者基金组合的投资风格:

(1)偏价值的过去3-4年收益都不错,但是今年以来就不行,收益也就勉强收红;

(2)偏成长的最近一年收益都不错,尤其今年以来都差不多20%左右。


接来科技股下周走势如何呢?


周五晚上,美国与欧洲市场下跌,黄金大涨,全球投资者估计都开始担心冠状病毒继续在韩国、日本蔓延,起码现在已经知道是什么病毒了,而且有了治疗方案,但是在印度与伊朗这样国家似乎就不一样了,你懂得!


最近领导们又开会了:

“要积极扩大有效需求,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发挥好有效投资关键作用,加大新投资项目开工力度,加快在建项目建设进度。加大试剂、药品、疫苗研发支持力度,推动生物医药、医疗设备、5G网络、工业互联网等加快发展。


中国经济继续调结构,对于房地产的政策也不会放松,有人说:

2020年如果有牛市,一定是科技股的牛市?


这句话,反正我就信了一半!

(声明:以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基金投资需谨慎)

本文来源:绿巨人星球 时间:2020-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