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从武汉封城,到全民居家,至今已经一月有余,“宅”成为抗疫时段最重要的关键词。

当我们都宅下来之后,发达的移动互联网真的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手机让大家都开始住在“云”上,刷剧已经追完了热播剧,顺便还能回顾几部经典;视频每日刷着短视频美滋滋,在“哈哈哈哈”中消磨了时间,还缓解了精神压力;网购买买买,大件小件一起搬回家。

也有人开始靠着手机,做起了生意来,风生水起。

01 农民“撞上”直播

在拼多多平台上,迎来了一大波特殊的直播,直播间里面不是网红,推荐的商品也不是高大上国际大牌,而是一群朴实的“农民兄弟”,他们拿起了手机,在推荐自家地里面的农产品,红薯、洋葱、无花果,他们为自己带起货来,而且还带得不错。

这对于农民来讲,是一个新鲜玩意,却是一个有效的方式。

云南红河州的建水县,紫皮洋葱收获了,在面甸镇的一片洋葱田里,10余名工人在打包近万斤的紫皮洋葱。这些洋葱是29岁的王耀忠的主营商品,几年前他就入驻了拼多多,成为一名经销云南当季蔬果的商家。

2020年的春节遇上了新冠肺炎疫情,本应该进入销售旺季的建水紫皮洋葱,却遭遇到了销售的危机。上万斤的洋葱如果滞销,腐烂的味道想想都上头。

咋卖?王耀忠想起了直播。于是,他联系了拼多多的小二,参与了拼多多组织的“抗疫开拼,爱心助农”活动,不仅王耀忠成为了主播,忙起来的时候家人也要临时客串。


没有镁光灯、也没有主播台,场景就是自家,产品就是洋葱,直播间虽然简陋,但是没有挡住网友们的热情,不时拼团成功的提示,还是很振奋人心的,而最令人意外的是,短短两小时,王耀忠就在直播中卖出了1万斤的洋葱,而直播后的四天内,向全国售出的紫皮洋葱达到了22.2吨。

没有等来销售旺季的还有更多的应季特产,它们的“家长”也来帮忙做主播。

广东的徐闻是全国最大的菠萝产区,“中国每10颗菠萝,就有3颗产自徐闻”,而作为“中国椪柑之乡”,浙江衢州的椪柑也是天下闻名。

2月19日的下午5点,拼多多的助农直播间里来了一位特殊的“吃播”,他是徐闻县的县长吴康秀,而他进入直播间,就是要告诉广大网友,菠萝尤其是徐闻的菠萝要怎么吃,无论是普通的直接吃、做成菜吃还是网红式的蘸酱油吃,吴县长都介绍了一遍,不会切也没关系,吴县长亲自做示范。


晚上九点,衢州市市长汤飞帆空降直播间,成了椪柑的“推销员”。手拿一个椪柑,汤市长不仅对衢州种植椪柑的历史信手拈来,更是对椪柑本身了如指掌,更是在直播间里做起了“客服”,让网友不要错过椪柑的最佳食用期。

总之一句话:“买它”。

02 农产品流通困境

为了能“带货”,无论是王耀忠还是市县长们都很拼,因为这次疫情对农户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在整个疫情期间,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受到了影响,当大家都在关心学生的开学、工人的复工同时,却忽略了中国近2亿的农户。

疫情在逐渐得到控制,职场人群也已经陆续开始复工,短期影响也就在这一两个月,而可以远程云办公的企业,甚至没有影响多少工作,但是对于农户来讲,影响却更长久一点。

过去的一年的收成,被疫情影响,能不能卖出去,是个问题。而最重要的是,如果影响了春耕,那么可能影响的是未来一年的收成,就更别提卖出去的问题了。可以说,农户是受这次疫情影响最大的群体之一。


而其中“卡脖子”的问题就在流通,当“宅”成为主流,90%的农产品流通都要受到影响。

传统的农产品流通方式基本上集中在线下,农民手里的产品想要兑现,要经过产地的商贩收购进入产地的批发市场,然后再经过销售地的商贩进入销售地的批发市场,最后由经营者送到消费者的手中,这一轮的流通过程下来,是农产品的增值过程,但是农民却并没有因产品增值而受惠。

现在,疫情来了,在疫情的防控期间,原来人声攒动的各大批发市场面临停摆,“赚差价”的中间商们也不敢轻易走动了,流通的链条一断,农民的农产品烂在地里或者仓库里的概率就大些,即便是能够长期储存的,一方面新鲜度不够不能卖上好价钱,而另一方面,卖不掉也意味着没有现金流。

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些其实都不是事儿。中间商不来,那就砍掉中间商,如果将产地农户和消费者直接联系在一起呢?一个有时鲜应季的农产品,一个有巨大的消费需求,当手机成为这两方的连接,消费供需不对称的壁垒也就此打破了。

于是,学会了微信、拼单的农民们也拿起了手机,学习起了自己并不那么擅长的功能,手机原来也可以是生产工具。

事实上,当尖锐的矛盾摆在面前,农民们有着各种不得已,但对于新鲜方式也不抗拒,无论是直播还是网店、拼团,都给农民自救找到一条属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出路。

03 拼多多抗疫助农

除了农民兄弟们的自救,电商机构也加入到抗疫助农的大军中来。

农民兄弟们有新鲜的瓜果蔬菜,而拼多多连接着5亿消费者,农民们有改变的意愿,平台也是愿意推广,拼多多也乐于搭建这么一个抗疫助农的平台,而地方政府以及机构组织更乐于助推。

一方面是社会责任,在2月17日,农业农村部组织成立的“全国农产品产销对接公益服务联盟”将组织拼多多等联盟发起机构,协调各型连锁超市等,在2020年对贫困地区展开不低于100亿元的专项采购。

而在另一方面,拼多多本身就是中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整个2019年,拼多多农(副)产品成交额达1364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109%。截至2019年底,平台农(副)产品活跃商家数量达58.6万,直连农业生产者超过1200万人,年度农产品活跃买家数达2.4亿。

而在专项采购成型之前的2月10日,拼多多就已经正式上线了“抗疫农货”专区,来解决特殊时期贫困地区和农产区的产品销售问题,4天之后,抗疫专区还增设农产品滞销信息反馈入口,向社会征集滞销农产品信息。


已知的滞销,主动对接,而未知的信息,核实后第一时间对接,不仅协助当地的农民完成农产品的上线和销售,还会提供流量以及曝光量的支持。

除此之外,拼多多还有三个举措至关重要:

一是通过5亿元商品补贴、每单2元总资金上不封顶的物流补贴,帮助滞销农产品建立足够的优势;

二是通过创新“快团团”等零门槛应用,帮助农户快速入门,建立基础上行能力,成为经营流通的主体;

三是将农货直播设为置顶流量,帮助农户和和数亿用户直连,清晰展示产品的产地、品质,流量转化成销量。

目前,抗疫专区已经覆盖400多个农产区230多个贫困县,期间,平台仅“抗疫助农”专区的直播,日观看人次已达千万级,日均农产品销量超过100万斤,不仅转化率比较高且仍在迅速增长。

而在更长远一点,这些“抗疫助农”的经验,解决的不仅是农产品的滞销问题,更重要的是推动农户掌握更多技能方式,这种新型产销对接模式,就是农产品流通方式的变革,打开了农产品上行的新思路。

在“中国蔬菜之乡”山东寿光,不仅寿光菜开了旗舰店,寿光还与拼多多共建蔬菜数字化上行机制,拼多多线上的“抗疫助农”班也向寿光2200家企业传授“手机卖菜”秘籍,“蔬菜之乡”已经开始逐步互联网化,那么整个农产品的互联网化还会远吗?

互联网 农业,一个被估算有十万亿级的市场,对整个互联网格局的的震动是可想而知的。

而这,从农民拿起手机来“生产”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