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方超 童海华 上海报道


“要做有野心的成吉思汗,不做守城的宋徽宗。”创始人程宏带领下的徽派房企恒泰集团曾欲“剑指千亿”,如今却颇显尴尬。


克而瑞数据显示,2019年恒泰集团销售额为203亿元,位列榜单第99位,而2018年则分别为220.3亿元与98位,也即恒泰集团在2019年销售额不升反降。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早在2017年,程宏就对外表示,计划5年达成1000亿元目标,但目前看似乎“遥遥无期”。除此之外,恒泰集团原总裁周成辉已于1月初正式递交辞呈,引发行业广泛关注。


业绩下滑 千亿“难产”


在连续两年的元旦寄语中皆言及“千亿”后,程宏2020年的元旦寄语再未出现“千亿”字眼,而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恒泰集团正遭遇业绩下滑的局面。


克而瑞《2019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TOP200排行榜》显示,恒泰集团以203亿元的销售额位列行业第99位,其业绩表现、行业排名与2018年相比皆呈现下滑局面,2018年其销售额达到220.3亿元,同比增长115.77%,位列第98位。


彼时,“恒泰地产”官微梳理了恒泰集团获得的殊荣,称“飞跃式跻身2018中国百强房企销售增幅排行榜4强,并荣登2018年度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金额百强排行榜第98位”等,并对此表示:“取得了爆发式的业绩增长,实现了历史性的新突破。”


尽管官微列出诸多殊荣,但在2018年高达115.77%的业绩增速背后,也未达到程宏所定下的业绩目标。程宏在2018年曾如此表示,2017年“恒泰集团新增货值471.4亿元,为2018年实现销售300亿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回过头去看,基础或坚实,目标却未成。


除了2018年业绩未及300亿元、2019年遭遇下滑之外,更让外界关注的则是恒泰集团千亿目标或成“泡影”。


2017年,恒泰集团将总部落户到上海,并在北京、深圳设立副总部。而同样也是在2017年,程宏对外表示,近期计划3年冲击全国房企50强、5年达成1000亿元的目标。


相关信息显示,在此之后,“千亿”几乎成为恒泰集团“朝思暮想”的目标,“大湾区连下两城!恒泰再放大招:巨资求地,剑指千亿!”“除夕倒计时48小时:恒泰人仍奋斗在千亿之路的一线前沿”之类的文章并不鲜见。


此外,恒泰集团还多次邀请行业专家为其千亿目标出谋划策,有专家就表示,“2016~2020年是房地产发展最好的五年”,恒泰集团“只要踏准节奏,未来几年能冲击千亿门槛”。但在2019年业绩同比下滑的局面下,恒泰集团的千亿之梦或正蒙上一层阴影。


在合肥房地产行业高管王哲(化名)看来,恒泰集团提出的千亿目标“还是有点浮夸”。其同时表示,千亿规模虽是未来房地产市场的门票,但是作为中小型房企的恒泰集团,距离千亿目标,“我个人觉得还是有距离”。


易居企业集团克而瑞合肥机构市场总监叶乾华表示:“(我)只能说土储的情况,我前年的时候盘过它的土储情况,从它的土储情况来说,是可以实现它的销售目标的。”但叶乾华也坦言,其对恒泰集团具体的“开发节奏这些东西我就不清楚了”。


尽管如此,程宏似乎并不这么认为,其曾对媒体记者表示,“人就是要有很远大的目标”,“做有野心的成吉思汗,不做守城的宋徽宗”。但在地产白银时代,叠加疫情影响,恒泰集团的千亿目标能否如期达成或仍存疑。


高管离职 家族化弊端隐现


除了业绩下滑外,恒泰集团还因高管离职引发行业广泛关注。


相关信息显示,周成辉在1月初向集团提出离职,而这距其加盟恒泰集团还不到一年时间,据悉,周成辉在恒泰集团的主要工作是抓销售回款,作为职业经理人,周成辉曾在万科、复星等知名房企工作过。


而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有消息称,周成辉离开恒泰,是由于集团家族化倾向明显,不少条线仍由亲信管理,其众多想法无法与集团层面达成一致,因此干了不到一年就止步恒泰。”


王哲也表示,“他家族中的很多人员占据了集团公司各个部门”,“应该说是一个家族型企业”。


“(家族化倾向严重)如果是企业在成长的过程中,一定不是帮助,一定是阻碍。”王哲直言,“在守成阶段可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扩展过程中,家族化一定是一个弊端。”其认为某种程度上会阻碍企业的扩展步伐。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周成辉离职外,此前的恒泰集团总裁任某还卷入安徽国土官员案件,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2002年底,安徽恒泰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开发长丰县阿某小区项目时,该公司经理任某结识徐长进”,法院认为被告人徐长进存在收受安徽恒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屋差价款的事实。


除了媒体报道的家族化倾向较重、职业高管离职之外,王哲认为,恒泰集团的“发展思路和模式可能也有些问题”。


王哲分析称,恒泰集团曾依靠合肥的阿奎利亚项目一战成名,而该项目达260万平方米,开工于2004年,一直开发至今,“过去土地拿的非常便宜,然后赶上这波房价快速上涨”的周期。


叶乾华也表示,“恒泰在合肥的主力项目只有阿奎利亚这一个,但是阿奎利亚分成很多期,有很多的地,它的开发节奏还蛮复杂”,恒泰集团“在合肥是这么一个情况”。


“(恒泰集团)当时可能也想复制阿奎利亚模式。”王哲分析称,“后来恒泰在全国的很多地方,像辽宁的葫芦岛、黄山等拿了这种远郊很便宜的地,其实也是不成功的。”


梳理恒泰集团布局各地的时间,某种程度上也佐证了上述说法。恒泰集团官网信息显示,其在2010年进入黄山,并在同年上半年进入海口、唐山,下半年进入辽宁绥中,而绥中正隶属于葫芦岛市。


王哲表示,恒泰集团后续好像在战略上又做了一些调整,在“第一拨走出去,逐步在包括江苏、东北等一些其他地方拿了一些成熟地块”,“所以才有2018年卖了220多亿元吧”。相关信息显示,恒泰集团在2016~2017年,曾密集进入长沙、苏州、无锡、徐州、重庆、西安等地。


对于恒泰集团的发展表现,王哲直言,除了“战略思路并不清晰”,“我觉得一个好的房企应该有它的根据地”,但恒泰集团在大本营安徽区域做得不扎实的情况下,又在“全国到处摊大饼”。


据新安房产网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安徽)房地产企业销售数据榜单显示,文一地产集团位列第二,仅次于碧桂园,成为排名最高的安徽本土房企,恒泰集团不在其中。


对于恒泰集团业绩变动及高管离职等,《中国经营报》记者此前多次致电并致函程宏,但截至发稿,仍未得到相关回复。


(编辑:石英婧 校对:颜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