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的冲击下,基建投资加码预期升温,新基建VS老基建成为投资者讨论的热门话题,为稳经济稳增长今年会大力发展基建吗?今年的基建投资能和2008年的4万亿相提并论吗?

今天,邀请了信诚中证基建工程(基金代码:165525)基金经理——黄稚女士,为大家分享。

嘉宾简介:黄稚,硕士,曾任职于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平安证券。2015年加入中信保诚基金,现任信诚中证基建工程指数基金、信诚中证500指数分级基金、信诚中证800医药指数基金等7只基金产品的基金经理。

image.png

嘉宾核心观点:

1、目前投资体量而言,新基建还远远未达到传统基建的投资体量。

2、当前传统基建板块估值比较便宜,基金持仓处于历史低位,在政策面持续宽松的情况下板块估值有望得到修复,具备较好的配置价值。

3、全球疫情扩散导致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基建稳增长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可以参考2008政府推出的“四万亿计划”。

4、中国基建投资占GDP比重可能会逐步有所下降,但长期基建投资绝对额仍有望持续增长,未来更侧重于市政民生工程。

访谈详细内容:

1、您如何看待新基建和老基建?

黄稚: “新基建”的概念最早出现在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议强调“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经过随后的多次会议和工作部署,以信息网络为载体的新基建含义也不断丰富。

从最新央视报道来看,新基建主要覆盖七个领域:5G基站、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特高压、充电桩以及城际高速和轨道交通。而老基建,或者说传统基建,通常是指交通设施、水利建设、城市建设、公共事业等领域基础设施建设,所以新基建中的“城际高速和轨道交通”,其实仍是属于传统基建“补短板”的重要内容。

今年新冠疫情对国内经济形成了明显冲击。为应对疫情影响,实现稳增长的目标,预计今年新老基建将相辅相成、共同发力。

传统基建以政府投资为主,投资体量大、在固定资产投资中占比较高,将是特殊时期“稳经济稳就业”的主力;而新基建投资有望实现较快增长,以调结构作用为主。

就目前投资体量而言,新基建与传统基建相比还是比较小的:根据国盛研究所测算2020年新基建投资规模预计在1.5-2万亿左右(其中有较大一部分来自于传统基建补短板的“城际高速和轨道交通”),而传统基建投资在2019年投资完成额达到18.2万亿。因此从基数上看,传统基建对经济拉动作用更加重要和明显。

从板块投资的角度上讲,今年新老基建均有较好投资机会。在“稳增长稳就业”的需求下,逆周期调节持续加码,积极财政政策持续发力,货币环境有望持续宽松,今年基建投资增速有望较大幅度的回升。

2、25万亿投资会带来一波基建潮吗?旧基建究竟是一轮历史大周期,还是昙花一现?

黄稚:从当前的情况来看,全球疫情扩散导致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基建稳增长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

受疫情冲击,1-2月国内经济大幅走弱,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的增速均大幅负增长(1-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13.5%,1-2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24.5%,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20.5%)。

考虑到海外疫情仍处于上升阶段,一季度外需走弱,可能会进一步影响一季度国内经济发展,一季度GDP增长为负的概率较高。对于GDP的三架马车,进出口、消费预计今年将比较低迷;在投资中,制造业投资呈现顺周期性、受疫情影响将维持弱势,在“房住不炒”的主基调下,房地产投资较难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力,因此扩大基建投资更显必要和紧迫。

基建投资将成为今年稳增长稳就业的重要抓手,在逆周期调控政策上也有较大支持力度。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共同发力,大大缓解了基建投资的资金压力。今年专项债总量扩容,财政部提前下达专项债限额1.29万亿元,占2019年当年新增专项债务限额2.15万亿元的60%,预计新增专项债额度3万亿以上;同时投资结构上也有大幅优化,从年初发行专项债来看,募集资金流向基建领域比例从之前的20-30%大幅提升至60%-70%以上。

货币政策也持续宽松,2月份下调MLF和LPR,3月份的定向降准。后续来看,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空间也都比较大,政策催化值得期待。

从项目上看,之前提到25万亿,其实之前是7个省份公布的重大项目投资计划总额的概念,并不是今年全部完成的。但今年总体项目情况来看,基建项目储备是比较充足的,新项目审批速度会加快。最近全国已经有超过20个省市公布了重点投资项目,投资计划规模合计超过40万亿,其中2020年计划投资规模超过7万亿。从已经公布的投资项目规划来看,基建投资在投资计划中仍占有较大的比重。

因此,今年从资金和项目上看,政策支持力度都较大,基建投资增速有望显著反弹,以起到稳经济稳就业的重要作用。

长期来看,基建增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整体经济增长,未来基本与GDP同步。可以参考2008年11月政府推出“四万亿计划”之后的情况,在计划推出后一年多时间内,基建投资增速保持高位,基建投资持续发挥“稳增长”作用,而此后随着消费复苏,基建投资增速逐步基本恢复到“四万亿”计划前的水平。对于本次基建投资对冲疫情影响下的经济下行,在经济增长回到合理区间后,预计基建投资增速也将逐步回到合理水平。

3、未来的基建投资机会在哪里?

黄稚:目前,中国传统基础设施建设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中国城镇化率约60%,远低日本和美国,发达国家基本超80%;铁路密度和公路密度也远低于日本和美国。人口城镇化及城市群建设对于高铁轨交的需求较大,因此在交通市政基建仍然具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另外,学校、医院等民生基建投资也是市政投资的重要增量。未来,中国基建投资仍有持续增长空间。参考美国的发展经验,随着城镇化率的逐渐提升,基础设施新建需求逐渐饱和,但随着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对基础设施提质增效需求仍有望支持基建投资绝对额温和增长。长期来看,中国基建投资增速将逐渐温和放缓,基建投资占GDP比重可能逐步有所下降,但长期基建投资绝对额仍有望持续增长。同时,未来在基建结构上可能出现较大调整,更侧重于市政民生工程和新基建领域。

4、这几年传统基建股除了水泥、工程机械,其他跌幅都已经比较大了,传统基建股估值是被低估了吗?

黄稚:从2017年开始建筑行业已经连续三年跑输大盘,主要原因包括PPP政策转向、地方政府融资收紧、基建投资增速下行,市场风格转换等。在2019年,基建投资增速同比3.3%,弱回升幅度不及市场预期。在中信30个行业中,建筑行业在2019年全年表现垫底。而在此期间建筑行业中龙头企业的业绩增长比较稳健,因此估值已调整至长期历史低位。

从当前绝对估值水平上看,建筑行业PE估值处于底部10%位置,具有相对安全边际;从建筑行业与创业板指的PE对比上看,建筑行业相对估值也是处于低位,相对而言具有较好的性价比。同时,由于去年基建投资回升不及预期,机构投资者参与政策博弈的意愿不断降低,建筑行业去年底整体基金持仓处极低水平。

经过前几年的调整,基建板块站在一个估值与基金持仓都较低的起点上,不论是看政策催化还是看基本面改善,板块在疫情之后这段时间内均有较好的配置价值。

在疫情冲击之下,逆周期调控不断加码,前期抑制基建板块估值的一些中短期因素均有望消除。

以中证基建工程指数为例,春节后市场大幅调整该指数PE最低点达到7.33倍,最新PE在7.7倍左右,而去年PE高点出现在去年4月份11.5倍左右,目前估值相对于去年高点还有40%-50%左右的空间。今年宽松的政策环境要好于去年,基建投资增速的回升有望带动板块估值修复。

5、您是如何挑选重仓股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黄稚:我所管理的信诚中证基建工程基金,是一个指数基金,采取被动投资的方式。我们布局这个产品的初衷,就是为投资者提供一个纯正的对基建板块的投资和配置工具。

信诚中证基建工程基金以中证基建工程指数为标的指数,该指数在建筑与工程行业中选取50家代表性的上市公司作为样本股,涵盖了基础建设、房屋建设、专业工程、装修装饰、园林工程等多个基建相关领域,有效反映基建工程领域相关上市公司的整体表现。

从标的指数最近的前十大成分股来看,以基建领域的龙头公司为主,包括像中国建筑中国中铁中国铁建中国电建中国交建这样的中字头大型建设央企,还有专业工程企业中国中冶中国化学,水利工程企业葛洲坝,装饰企业金螳螂这样的公司。根据标的指数最新权重,前十大成分股占比在60%左右。标的指数由中证指数公司维护,每半年调整一次成分股,这个和一些投资者所理解的主动型基金的重仓是不一样的。

在稳增长预期和宽松政策催化下,基建龙头公司是最为直接受益的。在今年基建投资增速回升概率较高的情况下,龙头公司将受益于集中度提高和融资环境好转,同时这些公司当前估值水平也都处于较低水平。

祝各位投资顺利!

相关产品:信诚中证基建工程指数L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