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星日前揭晓了2020年度基金奖名单。在此次参选的2300多只基金中,五大类奖项最终分布仅有1只基金获奖,富国信用债凭借实力斩获“2020年度纯债型基金奖”。而晨星基金奖的“百里挑一”,能否挑得出基金投资界的“名门”?

债券名门的“门槛”

什么叫债券投资名门?有几只“扛把子”的基金,还是有几位历史业绩突出的基金经理?

在业内看来,至少应该是在中国债券市场见证历史,参与历史,并顺应历史潮流,穿越经济和金融周期,为投资人提供优雅的回报;同时还应该具有不断提升的长期投资管理能力,精细化风险控制能力,多元化的策略安排;以及还需要有一个不断进化、自我迭代的团队。

2003年,中国债券市场懵懂发展。直至2003年底,全市场共315只债券,4.8万亿规模,债券基金经理几乎一支笔,一个本子,就可以精确地把组合的收益算出来。

2003年12月,富国天利债券基金成立,成为全市场首批“前十只”债券基金之一。在随后的日子中,富国天利四获中证报“债券基金金牛奖”,两获上证报“债券型金基金奖”,在过去的六年中持续正收益,而且长期业绩敢于A股大盘指数相比。

信用债的“富国传承”

如果说,早年的债券投资是以利率债为主,则进入2008年信用债投资逐渐登堂入室。2008年,市场上首次推出公司债,并在年内累计发行20只共400亿,成为债券市场“里程碑式”的事件。

正是在这一年,富国基金发行了历史上第一只以信用债投资为主的债券基金——富国天丰,并开启了封闭式债券基金的投资时代;富国基金也因此成为全市场最早专注于信用债投资的基金公司之一。

信用债市场的持续发展,和富国基金突出的投资能力,使得机构定制开始萌芽。2011年底,经历了“城投债违约风波”之后,富国产业债基金成立;并且机构占比一直高达85%以上,成为早期机构定制基金产品的试水;最终获得2012上海金融成果创新三等奖。

2013年,富国信用债基金成立,延续了富国基金扎实的信用债投研文化。尽管债券市场也有周期和波动,甚至2016年底出现了“债灾”,但优秀的债券基金是时间的朋友,长期持有方显实力。

债券投资,平台之上

时光的车轮滚滚而过,中国资本市场的高速发展,实际上是以债券市场来承担主力的。据wind数据统计,债券存量规模由2011年底的20.29万亿增长到2019年末的97.11万亿,年均复合增速高达19%。目前,除了传统的利率债、信用债以外,同业存单、地方政府债都已是10万亿级的规模。

如果说,2015年以前,债券基金的策略主要是走精品路线的话;那么2015年以后,大型基金公司的债券投资更多表现为平台策略。

2014年超日太阳债的违约,打翻了信用债违约的潘多拉盒子,市场对于信用研究的重要性日益提升,信用研究成为每一家平台型公司债券投资发展不可或缺的部分;2015、2016委外资产的此起彼伏,对于债券投资策略多样性和服务的专业化提出了新的要求;经历了2017债券熊市之后,债券市场逐渐成为一个开放的市场,并逐渐迎来与银行理财子及海外投资者共舞的时代。

在此背景下,债券基金面对不同的客户,出现了不同的策略和业务逻辑,众多百亿级债券基金产品不断涌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