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3月份是特殊的,这一个月,受本轮传播情况的影响,全球市场出现史诗级震荡

为了挽救扩散给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带来的冲击与恐慌,这个3月里更是出现了历史罕见的全球货币扩张与财政扩张

下面,我们先按着时间线一起简单回顾下这些非常规操作:

先是美国联储在3月3日和3月15日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两次意外大幅度降息,并且把基准利率一把砍到零之后,又明确提出要无限量直接购买债券与MBS。全球各国央行也先后大规模降息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

26日G20开会,声明要在病毒传播防控、增加医疗资源、保卫民生和恢复贸易秩序等方面加强合作,并且提出了5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美国国会又通过了两万亿美元的财政救助计划。

27日中国的政治局开会研究病毒传播防控与经济形势:

一方面提出病毒传播防控常态化,另一方面提出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明确提出要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要落实好各项减税降费政策,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和使用,加紧做好重点项目前期准备和建设工作。

要充分发挥再贷款再贴现、贷款延期还本付息等金融政策的牵引带动作用,疏通传导机制,缓解融资难融资贵,为传播防控、复工复产和实体经济发展提供精准金融服务,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确保实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目标任务。

那么问题来了:

怎么看待全球货币扩张与财政扩张的效果?

我们把年初传播出现以来和以后全球经济与金融市场的走势大体上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全球传播扩散冲击全球经济与全球金融市场;

第二个阶段是全球货币扩张与全球财政刺激应对全球病毒传播冲击;

第三个阶段是全球病毒传播见顶到全球企业复工、经济恢复正常秩序。

目前我们正处在第二个阶段

目前看,在全球各国加大病毒传播防控力度和史无前例的全球货币扩张与财政扩张之后,全球的金融恐慌明显缓解,各国股市在暴跌30~40%以后也出现了不同幅度的反弹,各国的货币扩张与财政扩张一定会有助于维护民生和病毒传播防控,对于缓解金融恐慌造成的流动性问题也有直接作用,但客观来说能否带动各国股市和A股迅速企稳反弹则需要观察。

困难主要是在第三个阶段,由于病毒传播的复杂性与持久性,病毒传播扩散见顶之后各国企业复工和经济要恢复正常秩序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根据多种模型测算和多种数据来源,欧美各国病毒传播扩散大概在4月中旬见顶

在全球病毒传播扩散没有见顶之前,各国股市的风险仍然较大。

目前各国股市包括A股的主要矛盾已经不是流动性环境与无风险利率的问题,也不是股票估值的问题,而是未来经济何时能走出传播扩散带来的萧条与上市公司盈利增长的问题。换句话说,当前A股的主要矛盾已经从股票估值模型的分母转向分子和投资者的风险偏好

但相较于全球股市,3月份的A股下跌幅度明显较小,在全球横向对比中,A股的长期配置价值凸显。在短期的不确定因素下,投资人可关注避险风格较为明显的固收增强型产品。

长城医疗保健混合(000339)

长城久恒(200001)

长城品牌(20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