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市界 张洋


编辑 | 山海关


瑞幸自爆22亿元财务造假,产生多米诺骨牌效益,背后推手陆正耀一手创造的“神州系”相继雪崩。


截至发稿,新三板公司神州优车跌超25%;港股公司神州租车盘中则暴跌70%,跌幅一度超过瑞幸咖啡,目前已经紧急停牌,股价定格在1.96港元,跌幅54.42%,市值只有41亿港元元。


资本大佬陆正耀擅长高举高打、激进扩张,抓住风口、疯狂融资、快速扩张,然后谋求上市,到二级市场解套。


这套打法成功的把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瑞幸咖啡相继送上市,陆正耀也成为资本市场传奇人物。但上市并不意味着结束,资本盛宴过后,盈利难题始终是陆正耀需要解决的问题。


神州租车是陆正耀打造的第一个上市公司。


神州租车通过“充100送100”的活动迅速做大规模,股价曾一度达到22港元。上市后,创始团队短短9个月时间内,抛售42%的股份,合计套现了16亿美元离场。


成功打造神州租车后,相同的套路被复制到神州优车和瑞幸咖啡身上,同样是重资产运营,同样是高举高打,陆正耀的手法却是越来越纯熟,神州租车从创立到上市用了7年,瑞幸则只用了短短18个月。


2017年10月,瑞幸咖啡第一家门店在银行SOHO开业。而到2018年底时,瑞幸咖啡已经开出2073家门店。


这是什么概念呢?星巴克进入中国后用了17年时间才将中国门店数量提升至2000家。到了2019年底,瑞幸的直营门店数量增长到4507家,超越星巴克,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


为了拉新和维护客流量,瑞幸咖啡5.8折、3.8折甚至1.8折的优惠券让用户领到手软。


“神州系”三个上市公司呈现同样的发展路径,就是初期发展迅猛,上市后仍旧继续扩张,同时陆正耀试图打造一个生态闭环。


神州租车主要做汽车租赁,神州专车成立后,神州租车增加车队租赁业务,主要向神州专车输送车辆。待租车和专车退役后,放在神州买买车上作为二手车进行销售,神州车闪贷则在神州买买车销售时提供金融贷款服务。


2019年初,神州优车从福田手中接盘宝沃汽车后,一个庞大的“神州系”生态系统便建立起来。


陆正耀精心打造的完美闭环,看起来坚不可摧,却无法承受丝毫闪失,一旦其中一环出现问题,便容易引发危机。资金是维持这个闭环的“血液”,而陆正耀始终无法解决盈利问题,缺乏自我造血的能力。


神州优车2019年半年报显示,营业收入下降48%,净利润爆降550%,年报迟迟没有披露。


神州租车2019年经营情况也不佳,营业收入约55亿元,同比微增4%,但经调整的净利润只有2.9亿元,同比下滑57%。


神州租车平均日租金从2016年的284元下降到2019年的210元,单车日均收入则从164元下降到121元,扩张并没有带来预期的收益,“烧钱”也没有烧出正向的现金流,只有靠不断发债来维持持续扩大的生态系统。


陆正耀和郭丽春夫妇直接持有神州租车约30%的股份,神州租车暴跌54%后,二人的股权一天跌去14.88亿元。


瑞幸咖啡2018年亏损了16亿元人民币。2019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总营收约为25亿元。三季报发布时,瑞幸预计第四季度公司产品净收入在21亿元至22亿元之间。以此推算,意味着这段时间内,瑞幸有一半的营收都是虚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