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水研究,美国一家做空公司。所不同的是这个成立刚刚10年的公司起初做空美股上市公司,但在做空其他国家赴美上市公司鲜有成功后,怎么办?浑水把目标专门瞄准了中国赴美赴港上市公司,即中概股。

据说,成立以来的短短10年多,在做空的中概股中,有6家被摘牌,1家停牌5年。浑水与联合做空公司赚得盆满钵满。浑水研究做空中概股已经做上了瘾,赚翻了。

进入2020年后又一次大战告捷。1月底做空瑞幸咖啡后,瑞幸咖啡今天的命运就不必赘述。包括前几年做空辉山乳业时,我都一直紧盯并撰文提醒公司不敢轻视。

浑水研究,已经成为中概股的噩梦,已经成为悬在中概股头顶上的一把利剑,说不定掉到谁的头上。有必要扒扒浑水的皮,了解认识一下这个奇葩公司。

从2009年开始在北美资本市场当中,出现一家叫浑水研究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它先后发出真实的研究报告揭露了四家在北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东方纸业(ONP)、绿诺科技(RINO)、多元环球水务(DGW) 和中国高速传媒(CCME),这四家在中国经营的民企因浑水公司的揭露导致股价大跌,分别被交易所停牌或摘牌。

2016年,浑水又瞄准了辉山乳业。浑水的工作人员走访了35个农场、5个生产设施,聘请了3名乳制品专家,与多个供应商谈话后,形成47页的调查报告得出的。浑水公司用无人机,记录了走访的全过程。

当天,辉山乳业股价暴跌90%。一小时内,市值蒸发了320亿港元,创下了港股史上最大跌幅。今年已经进入退市程序。

而布洛克和他的浑水,又一次赚得盆满钵满。

2020年1月底,浑水公司发布沽空报告,指出瑞幸咖啡在经营数据上存在作假和欺诈行为。瑞幸咖啡独立调查公司已经发布22亿元的造假数据。瑞幸咖啡咖啡股价跌去10倍左右。

令人惊叹惊愕的是,浑水公司正常办公员工仅仅5人,竟然能够拨动起豪大的中概股公司,无一失手,只有一家打个平手。最最令人惊奇的是发起人的传奇。

浑水公司的创始人叫卡森布洛克,最早是受华尔街投资人的父亲委托,来中国调查一家中概股公司—东方纸业值不值得投资。调查结果令布洛克大为吃惊。发现“东方纸业”存在严重数据造假,根本不值得投资。汇报给父亲后,父亲是做多投资人,既然不值得投资就算了,这就到底了。

然而,布洛克却不服气,感觉自己的辛苦劳动白费了。他竟然离开父亲公司单干。成立了律师、会计、财务专业人士等组成的调查小组。对东方纸业进行详细调查。2010年6月,布洛克团队发布了一份长达30页的报告。

在这份报告中,浑水公司指出,“东方纸业在2008年虚报收入27倍,2009年虚报收入40倍”。这份报告,把东方纸业的裤子都扒了个光。库房里唯一的存货,是一堆废纸,号称价值490万美元。

这份报告一出,东方纸业的股价下跌了50%。与此同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也开始对东方纸业进行调查。

转眼间搞倒一个公司。布洛克和他的浑水,一战成名。这次调查,花了布洛克6000多美金,但他什么都没捞到。

不过,专业做空公司纷纷找上门来要求与浑水合作。基本路径是:浑水研究负责调查中概股,出研究报告;专业做空公司融券、卖空操作,利润分成。

为何专业做空公司要找浑水研究呢?过去专业做空公司基本是与融出股票的公司赌博。即:专业做空公司看空一家公司股票,从包括券商那里融劵进来,而券商等融出公司肯定是看多看涨的。一个看跌看空,另一个看涨看多,二者是一个博弈过程。

如果做空公司卖出股票后,股票下跌50%,那么,做空公司仅仅将卖出时所得的一半资金买回股票,归还给融出股票的公司,就大赚50%。反之,如果做空公司卖出股票后股票大涨50%,做空公司就必须追加50%以上的资金买回股票,归还给融出股票的公司。做空公司大赔,融出股票公司大赚。做空公司风险与获利对半。

现在做空专业公司找到浑水研究瞄准的中概股基本不会失手,那么二者就是只赚不赔,而不是无的放矢了。

有网友提问,那么融出股票做多的公司不是赔了吗?对的,但是,这些公司可以起诉诸如瑞幸咖啡造假公司进行巨额索赔。

浑水研究创始人布洛克也非常惊讶:不透明竟然也可以赚钱。后来把这句话放在网站上。言外之意,财报虚假不透明是赚钱机会,如果上市公司没有财报虚假而公开透明,那么浑水研究们的饭碗就砸了。

浑水公司是对一些违规违法、信息不透明、弄虚作假、欺骗投资者的上市公司在充分调查基础上,掌握证据后,选择时机予以披露,令其股价大跌,获取做空巨额利润。

浑水这种模式对大势依赖程度并不是那么高。可以这样说,熊市保赚,牛市照样能赚。特别是做空中概股,基本一抓一个准,基本都赚得盆满钵满。

这么多年浑水、香橼两大做空公司在做空中概股中基本没有失过手。许多中概股公司发表声明要起诉,至少至今没有看到胜诉和浑水香橼败诉赔偿的消息。

浑水做空一家公司仅调查往往需要最少半年以上,甚至一年以上。据说,浑水做空一家中概股公司,专门雇人在这家公司大门口蹲守半年时间,暗中察看进出货车数量与装载量,从中窥视生产是否正常。发现进出的货车就没有几趟,就此线索判断这家生产公司绝对存在虚假信息披露的问题。最终成功做空。

不做亏心事,就不怕半夜鬼叫门。真正惧怕的是那些弄虚作假、虚假信披、财务数据造假,欺骗市场与投资者的公司。让这些公司心惊胆颤,把这些在股市骗钱的公司揭露出来,岂不是大好事、正能量吗?

浑水创始人布洛克表示,因为我们的交易是围绕做空,所以和市场并没有太大相关性,我们的策略反而和市场存在一定的负相关。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对于纯粹的做空策略而言,规模的扩展能力并不是特别强。

我再次建议将浑水做空机构作为一种监督机制引入到中国A股市场。这种有做空利益驱动的民间做空机构的监督力量是无比强大的,而且具有长久性持续性的动力。

对上市公司形成巨大的民间专业化以做空形式的监管公司队伍,这将对上市公司构成一股前所未有的监管约束力量,这股力量是内生的,是有强大源动力的。这就是“不透明也可以产生赚钱的机会。”这将与官方资本市场监管部门监管,媒体监管等形成犄角之势,让资本市场造假等违法者无可遁形。

在这种做空巨大利益机制激励下,中国式浑水公司将会对中国上市公司形成堪比官方监督更大的监督力量。俗话说,无利不起早,有利忙断肠。只有获利机制透明,民间监督机制就会迅速发展起来。

当然,为了获取做空收益,对上市公司进行无中生有、污蔑陷害的情况肯定会发生,那么上市公司就应该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状告民间做空机构并高额索赔。形成对做空公司的反向监督和约束。

不过,美国做空机构的浑水与香橼公司已经做空那么多公司,特别是做空那么多中概股,但至今没有看到成为被告或输过官司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