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股低估的原因找到了!

还在买银行股?全世界的银行投资价值都在走低,投资者要注意啦!

对于A股投资者来说,银行股是一个奇葩的存在,银行是国家金融的核心,享受特殊保护,每年赚很多钱,分红也不错,但是一直不受市场待见,估值一低再低,我们看中证银行指数的十年估值:

银行股低估的原因找到了!全世界银行股的宿命:长期低估

从市净率PB看,当前银行指数的估值已经是十年最低,这一悲惨的估值被银粉们即愤怒又无奈,这是怎么回事呢?

有人解释是银行是风险后置的企业,可能存在大量的坏账,有人认为银行盘子大,没有资金炒作,今天大富翁从另一个角度思考银行股为什么会被低估,希望和大家交流。

一、兄弟买鞋

以前有两个兄弟很穷,给地主打工,看到别人穿鞋,很羡慕,就琢磨凑钱买鞋。哥哥比较狡诈,就和弟弟说,我们一人出一半钱,我白天穿,你晚上穿,怎么样?弟弟一听就答应了。

于是,白天哥哥穿着鞋趾高气扬走在乡亲们前面,甚至引起了小姑娘的注意,而弟弟只能光着脚走路。到了晚上,大家都睡觉的时候,弟弟就穿着鞋一个人在月光下走路。

我说这个故事是想告诉大家:理想是美好的,很多好听的东西只能在理论中存在,而现实是残忍的。

在投资市场有个美好的传说:同股同权,而这在实际中是不存在的。

银行股低估的原因找到了!全世界银行股的宿命:长期低估

大股东拥有公司的经营权、财务权、人事权,这些小股东都没有;大股东可以知道公司的经营实际情况,小股东不知道;大股东可以在公司“拿工资”,展开所谓的“战略合作”,小股东不可以;大股东可以定向增发,可以私有化,小股东不可以。

港股的老千股让多少投资人折戟沉沙!增发、定向增发、回购、合并、私有化,活活一个榨汁机,小股东的所谓股权统统摊薄到零。

而近年来流行的的可转债、优先股、同股不同权的结构更证明了“同股同权”是非常薄弱的。

而当这种大股东是国企身份的时候,形势就更复杂了。

好的比如茅台、格力、万科这些,公司股价一直涨,小股东很开心,但是公司的经营决策真没小股东什么事情,地位就更谈不上了,基本上看大股东心情,说你有你就有,说有多少就有多少,说你没有,那就是真没有。

惨一点的,直接无视小股东,比如前段时间中国太保发行GDR,小股东喊破嗓子,可能大股东、高管们知道都装不知道。而更惨的,也有很多,此处不举例啦,比较敏感。

其实所谓的同股同权,指的是对利润的分配权,这个一般情况是可以保证的,不可能在公司分红的时候,大股东每股分红比小股东高。

我们为什么要投资股票呢?其本质是投资公司的股权,享受公司经营的收益,这是投资的基础,也是估值的基础。

下面我们看看银行股的具体情况。

二、喀什农商行

今天我们讲一个鬼故事,这个故事的主角是喀什农商行,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

6月18日,新三板上市银行喀什农商行(871122)发布公告称,近日,该行收到喀什银保监的电话通知,根据指导意见,按照“少分红、多留存”的原则,要求其以未分配利润向全体股东每10 股派发现金红利0.8元(含税)进行权益分派。

喀什农商行表示,为立足长远发展需要,处理好业务增长、利润分配与资本补充的关系,按照“少分红、多留存”的原则,2019年权益分派方案将按照喀什银保监的意见进行权益分配。

银行股低估的原因找到了!全世界银行股的宿命:长期低估

而早在6月9日,喀什农商行公告曾显示,该行拟以公司现有总股本5.07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人民币现金1.00元。6月11日,喀什农商行再次公告称,因公司2019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相关内容需调整,导致权益分派实施时间延期。

以最新权益分派计算,喀什农商行权益分派较此前下降20%。

股东大会通过的利润分配方案,却遭下调20%,作为市场经济下一个自古盈亏的公司股东,有何感想?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以来,喀什农商行有四人任职资格被监管部门否认:2017年11月,向阳董事任职资格被否,原因为不符合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董事任职资格条件;2018年7月,孙根深独立董事任职资格被否,原因为不符合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独立董事任职资格条件;今年5月,田晓龙合规风险部总经理任职资格被否,原因为不符合农村中小银行机构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条件;今年5月王云行长助理任职资格被否,原因为不符合农村中小银行机构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条件。

2018年8月,还否认了德展金投集团有限公司入股喀什农商行的股东资格,原因为德展金投集团有限公司将3500万股股权(占总股本的6.90%)全部质押给包头农商行,为其全资子公司美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获得19440万元贷款提供担保。

4月30日,喀什银行发布:2019年年度权益分派预案公告,同时喀什银行在公告中表示,本利润分配预案尚需报喀什银保监分局同意后方可实施,若喀什银保监分局依据规定,建议给出不同的利润分配意见,将根据利润分配批复,实施股金分红计划。

具体来看,喀什银行2017年实现净利润1.47亿元,提取各种准备后再加上年初未分配利润2.53亿元,累计未分配利润为2.8亿元;2018年,该行实现净利润8067.17万元,提取各种准备后再加上年初末分配利润2.8亿元,累计末分配的利润为2.4亿元;截至2019年末,该行未分配利润为2.52亿元。

我们再看经营情况,2017年到2019年,该行营业收入分别为4.94亿元、4.73亿元和5.02亿元,增幅为10.83%、-4.34%和6.27%。喀什银行2017年实现净利润1.47亿元,提取各种准备后再加上年初未分配利润2.53亿元,累计未分配利润为2.8亿元;2018年,该行实现净利润8067.17万元,提取各种准备后再加上年初末分配利润2.8亿元,累计末分配的利润为2.4亿元;截至2019年末,该行未分配利润为2.52亿元,如果按照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0元(含税)计算,将派发现金红利5070万元。

注意,在2018年公司的经营净利润仍然高达8067万,但是提取各种准备后累计未分配利润竟然减少了,而公司的分红情况,2017年,该行向全体股东按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0.9元(含税),共计4563万元;2018年,该行发布公告称:本行坚持审慎经营原则,根据2019年业务发展计划,合理补充运营资本,立足长远发展需要,处理好业务增长、利润分配与资本补充的关系,按照“少分红、多留存”的原则,本年度不进行股金分红;而2019年,喀什银行原定的分红方案是,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 1.0 元(含税),被否定后改为每股0.8元。

公司经营实现了收益,计提准备后未分配利润反而下降,且不能分红;公司分红需要监管部分拍板;公司管理层任职资格需要监管部分审批。

这就出来一个问题,公司是股东的,还是个别部门的?

这个角度看,所谓的坏账其实已经不足为惧,你的经营都自己决定不了,谈坏账不可笑吗?

银行股低估的原因找到了!全世界银行股的宿命:长期低估

6月17日会议指出,引导金融机构进一步向企业合理让利,助力稳住经济基本盘,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减少银行收费等一系列政策,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

这个所谓的让利带来的坏账增加、息差收窄是一个必然,让利就是股东让利。

这个个例吗?并不是,全世界都如此。

4月1日早间,汇丰控股在港交所公告,董事会接获英伦银行通过审慎监管局发出的书面通知,要求汇丰取消派发2019年第四次股息。英国其他银行集团亦接获类似要求。

据此,汇丰决定取消原定于4月14日派发的第四次股息(每股普通股0.21美元),并在2020年底前暂停派发所有普通股的季度或中期股息,也不会进行任何普通股的回购。

三、格局

汇丰事件显示出在世界范围,政府已经深度介入对经济利益的调整。近一个世纪以来,科技迅猛发展,社会中从事管理,而非直接生产的人员比例大幅度增加,政府越变越大,相应的,其职能也越来越多,对经济的调控也越来越深。

一个商业行为必然涉及社会利益、股东利益和客户利益,在市场经济中股东利益才是驱动力,但是在大政府时代,社会利益才是拥有决定权的,这三种利益并不是平等的地位,股东利益是殿后的,换言之,股东是最弱势的。

我们做投资,一定要记得自己的股东身份,我经常讲,某某行业整体不具备投资价值,因为工从股东价值看,行业越发达,股东利益毁灭越迅猛,我们一定要记得自己的身份。

并不是每家公司上市的目的都是为了替股东创造经济价值的。

这个舞会,大家各有目的,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要迷失。

在这里讲个机会

作者对大盘和主流核心龙头的认知非常到位,堪称妖孽级,可以说对市场整体的运作体系认知及其完善,对每一个周期的炒作龙头基本全部收入囊中,整个股市的大局观堪称完美。

致力于及时分享最新最硬的股票内核参考信息、每日短线实盘牛股分享、每日涨停板个股信息分析及市场最强短线股相关资讯。独特的眼光,多年的经验,以及正确操作方法,形成一套属于自己的模式。在这里整理了一份金股名单,需要回血的朋友可以免费参考。

多年的炒股经验告诉我炒股绝非运气,没有技术和方法很容易亏钱的。如果你炒股不好,对接下来行情迷茫以及手中个股被套,不知道该怎么操作。


银行股低估的原因找到了!全世界银行股的宿命:长期低估

这些年来,随着巴塞尔协议、地方平台贷、互联网金融、利率市场化等事件看,银行本质成为一个金融政策工具,被动应对,主动决定经营决策的空间越来越少。

作为银行,你可以赚钱,但是不属于股东,当前的金融市场动荡和全球经济衰退,如果是理性的银行股东和高管,只考虑自身的利益,恐怕都会选择收缩业务,保存流动性资金,这就必然会造成信用的收缩,使大量企业资金链断裂,加剧经济的下滑。

而显然政府是不愿意的,强迫大型银行减少给股东的分红,逆周期加大贷款投放,降低贷款利率,把赚的钱“让利”给社会其他行业,这显然是一种强迫式的利益转移,也是一种绑架式的风险共担。这更是一个典型的大股东占用公司资金,甚至进行利益输送的典型。

银行在经营中没有承担应有的风险识别和定价,赚的时候靠政策而不是能力,亏的时候也是靠政策而不是意愿,你以为你赚的钱是你的?那都是政府钱柜里面的保险金罢了,经济困顿的时候就拿出来灭火。

而全社会所有人都认同银行有这个责任,即使银行股小股民也没有反对,不敢反对,不能反对。

那么这个时候我们根据银行每年的利润去进行估值还有必要吗?

银行小股东确定的收益就是分红了。如果从分红角度看,银行的投资价值还是不错的,以农业银行为例,其股息率为5.4%,秒杀绝大多数理财产品,近几年的净利润增长大约为5%,那么预期每年分红增长率也是5%左右,摸着良心说,这还是很不错的。

但是这里有一个小小的问题,这种分红持续性如何?进一步,小股东的本金安全吗?

我们看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时,房利美、房地美、AIG等金融公司发生问题,政府为避免金融系统崩溃,下场救市,但是政府救的是公司,而不是公司的股东啊,钱,不就是央行的一个数字吗?

大量流动性的注入,原股东权益几乎被摊薄殆尽。这才是恐怖的地方。

你要承担政府宏观调控的责任,就要逆势而上,做不能做的事情,拿股东的钱(股东出资和留存收益)去做贡献,但是最后出了问题,却没人管你。外部投资者看银行基本上是黑匣子,这个箱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不得而知。

随着经济规模变大,经济活动日趋复杂,政府对经济的主动干预也越来越深入,这里面的工具就是银行,去执行各种各样的任务,窗口指导越来越多,实际经营越来越条例化,大家都是千篇一律,这样的金融系统几乎没有对风险的对抗能力,牵一发而动全身,谁也跑不了。

所以即使一个小小的城商行、农商行出了问题,监管部门都很紧张,第一时间介入,决不能有一点点火花,因为银行系统可是一个一个炸药包,而且仅仅绑定在一起!

这可能才是银行股长期低估,不断更低估的真正原因吧。

由于银行业的特殊性,我们无法判断留存收益是为了维护现有获利能力还是扩大再生产,或者仅仅为为了大股东、社会需要的时候执行任务储备的资金池。这个时候决定银行股估值提升唯一的有效因素就是分红了,只要股息率足够高,能够对冲本金风险,还是有资金愿意进来的。

那么银行股应该分多少,怎么分呢?问题又绕回去了,无解。

这或许就是全世界银行股的宿命:长期低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