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AI财经社 赵怡然

编 | 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疫情令围绕华大基因的种种争议暂时平息。

6月23日,北京首个充气式可移动核酸检测实验室“火眼”投入使用。作为参与搭建方,华大基因在微博发布一张董事长汪健、在北京大兴体育馆看台座椅上睡着的照片,配文:66岁的董事长,2003年抗击非典的病原组组长,1月带队逆行武汉,5月率队驰援哈尔滨,6月到北京建设火眼实验室,几天没怎么睡。

而在商业角度,作为少有的既生产上游试剂盒,又覆盖下游检测服务的全产业链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华大基因实现营收7.91亿元,同比增长35.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0亿元,同比增长42.59%。股价亦从2月3日每股87.45元,涨至6月24日每股145.98元。数家机构首次给予推荐评级。

从一家非营利科研机构发展至今,情怀与商业的平衡一直困扰这家公司。

董事长汪健科研出身,强调学术能力和责任感,一度被称为“基因教父”。但在疫情前,公司业绩难言出色。营收增速连续多年放缓,净利润甚至出现负增长:归母净利润2018年同比下降2.88%,2019年同比下降28.53%。此前又加之汪健曾经扬言“活到120岁”,被指“华而不实”“大话连篇”。

疫情令科研与盈利达成短暂平衡,但这是否牢固?有分析认为,鉴于期间反应速度及表现,华大技术能力被看好,之后或可发展高端检验项目。

被核酸检测带火的公司:一个试剂盒赚50元,老板曾称要活到120岁

非典型商业公司

华大基因并非一家典型商业公司。

董事长汪建1954年生于湖南,医学背景,1999年联合志同道合的科研学者,组建华大基因,初衷是代表中国,参与1%人类基因组计划。为此,汪健抵押变卖了此前盈利稳定的公司。

随着人类基因组测序工程的“框架图”宣告完成,华大基因一夜成名。在财新报道中,当时任执行主任的汪健就表示:一流的科研同时就是一流的商业,科研机构不应商业化,科研成果却可以产业化。

7年后,汪健终于迎来基因产业发展机会。新一代高通量测序仪的面世,将测序成本降了一个量级,测序速度提升一个量级,汪健于是从科研体系剥离,赴深圳成立独立商业公司。

作为公司,华大基因具有颇多独特之处,其中最具争议的是,汪健布局极为宏大,业务铺得很开,其中许多并不赚钱,称要“探索科研”“造福人类”。反对者认为,这实在天马行空,削弱公司商业竞争力;支持者则认为,这是一种高举高打的平台型模式,抢占先机,也巩固根基。

汪健对争议并不十分在意,在学界与商界间随心所欲。 2007年南下深圳后,华大发表论文2792篇,SCI收录的有2463篇。2012年,时任华大基因研究院执行院长王俊入选《Nature》杂志年度十大影响力人物。

也是在2012年,华大开始接触资本市场,引入超过50家投资机构,并于2017年登陆创业板

被核酸检测带火的公司:一个试剂盒赚50元,老板曾称要活到120岁

业绩平平

而在资本审视下,公司战略宏大、创始人经历传奇的华大,却只获得华而不实的评价。

据招股书,公司主营业务是通过基因检测等手段,为医疗机构、科研机构、企事业单位等提供基因组学类的诊断和研究服务。

2014年到2016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1.31亿元、13.19亿元及17.1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852.98万元、2.72亿元与3.5亿元。过半利润用于研发投入。

各类服务中,生育健康类服务营收占比最高。2014年到2016年,营收分别为3.57亿元、5.68亿元和9.29亿元。其中接受程度最高的是无创产前DNA检测技术,只需提取孕妇5毫升血液,就可检测胎儿是否患有唐氏综合症。

这一业绩表现并不完全符合外界预期,但仍令人心怀期待。上市后,华大股价持续上涨,市值一度突破千亿。

但没想到,2017年,华大基因赖以盈利的生育健康业务,营收增速及毛利润双双下降。外界解读为,这说明华大的先发优势并未建立壁垒,随着竞争对手增多,营收增长不乐观,利润下降。

2018年,一篇名为《华大癌变》的文章称,“无创DNA检测”代替“羊水穿刺”,或导致唐氏综合征患儿漏检,更为生育健康业务蒙上阴影,公司股价大跌,股东接连减持。

即便如此,据2019年年报,生育健康基础研究和临床应用服务产品,仍占公司营收的42%。苦苦支撑利润。股价也长期在每股60元上下徘徊。

检测服务赚钱吗

在此背景下,说疫情激活了这家公司,并不为过。

从时间线看,1月7日,导致不明肺炎病症的元凶被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14日,华大基因成功研制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26日成为通过应急审批,获准首批上市的抗击疫情检测产品,投入生产。

2月下旬以来,海外疫情蔓延。华大基因分别在美国、瑞典等国家布局火眼实验室,出口设备、试剂及服务,并于4月底承接沙特部分检测任务,合同总金额不超过2.65亿美元。

检测服务是个好生意吗?

据主营第三方医学诊断服务的司金域医学2019年年报,第三方医学诊断服务,成本主要包括试剂成本、实验室直接人工、配送费用及其他费用。其中,试剂成本占比最高,达57.21%。直接人工成本占12.5%。

以核酸检测为例,据洛阳新区人民医院对外披露,一次核酸检测的总费用为195元,其中130元为检测试剂费用,65元为省卫健委确定的核酸检测服务价格。

而在检测试剂生产领域,由于入局机构众多,价格已相对透明,成本约为每份15元上下。据开源证券测算,华大基因2020年新冠检测试剂,单盒净利润15—50元不等,销量6000—11000万盒,预计今年利润区间为9亿—55亿元。

事实上,早在疫情之前,华大基因就已开始重视医学检测业务。据华大基因2019年年报,2019年,精准医学检测综合解决方案营收约为5.71亿元,包括仪器试剂及综合解决方案服务收入,占营收比例约20%。毛利率约为65.97%。

当时年报指出,按报告分部重要性标准,将精准医学检测综合解决方案,在2019年年报中单独作为一个报告分部披露。而据业内人士推断,该业务看重公信力及规模效应,疫情后或迎来拐点。

被核酸检测带火的公司:一个试剂盒赚50元,老板曾称要活到12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