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邦医药2019年毛利率仅有25.94%,低于同行平均值超10个百分点。同时,其第一大客户也是公司重要供应商

《投资时报》研究员 时雨

生物医药股的强势行情还在继续。年初至今,英科医疗(300677.SZ)、万泰生物(603392.SH)等公司的股价涨幅已超过300%。同时,拟上市生物医药公司也颇受关注。

近期,国邦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邦医药)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此次IPO该公司募资27.61亿元,计划发行总数不超过11875万股,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

相关资料显示,国邦医药主要从事医药及动物保健品领域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医药板块涵盖原料药、关键医药中间体及制剂等,动物保健品板块涵盖动保原料药、动保添加剂及制剂等。此次募集资金拟投向医药产业链新建及技改升级项目、动保产业链新建项目、研发中心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主要集中于产能扩充和新品研发。

据招股书介绍,国邦医药2016年至2018年连续3年入选全国医药工业百强名单,业绩也较为光鲜亮丽。但其仍有毛利水平、客户关系、环保安全问题等多处问题值得深究。

毛利明显低于同行

财务数据显示,国邦医药自2017年到2019年(下总称报告期)实现营业收入29.05亿元、32.79亿元、38.02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达到1.7亿元、2.05亿元、3.01亿元,近三年销售收入规模及利润均维持稳定增长。

从收入产品构成来看,该公司收入主要来自于医药板块,2019年占比为72.75%,其中原料药及中间体收入占比分别为44.02%及26.26%,原料药产品阿奇霉素原料药等出口量占国内首位。来自动物保健品板块的收入占27.25%,其中原料药占24.76%,恩诺沙星等原料药的出口量也位列全国出口量首位。

但《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国邦医药近年两大业务板块的产品毛利率均发生下滑。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年,国邦医药医药板块的毛利率为29.1%,同比下滑3.41个百分点,动保板块的毛利率为17.11%,同比下滑3.94个百分点。

据招股书显示,该公司原料药主要产品中的阿奇霉素及盐酸环丙沙星报告期内毛利率均有较大幅度的下滑。按招股书披露,阿奇霉素毛利率下滑主要系原材料硫氰酸红霉素价格波动,而盐酸环丙沙星则是采取降价拓展客户,及主要原材料乙酯胺化物、氟氯苯乙酮、哌嗪等价格上升所致。

动保板块,原料药中收入比重最高的氟苯尼考毛利率下滑最为明显,从2017年的22.87%降至去年的3.18%。该公司解释称,主要因产品原材料甲砜基苯甲醛、对甲砜基甲苯的价格涨幅较快,及采取竞争性定价策略的缘故。

同时,与可比较上市公司相比,国邦医药的毛利率显著低于其平均水平。去年五家上市公司,包括普洛药业(000739.SZ)、新华制药(000756.SZ)、富祥药业(300497.SZ)、鲁抗医药(600789.SH)、新和成(002001.SZ),它们2019年的平均毛利率为36.9%,而国邦医药毛利率仅有25.94%。

可见,国邦医药目前采取的是牺牲一定毛利换取市场份额的战略,虽然这种营销方式在前期比较有效,但长期以往反而会严重影响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

业内人士表示,近三年国邦医药采购主要原材料单价大部分呈逐年上升,而原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78%左右,未来可能还会不断上行的原材料价格将进一步削弱该公司的毛利率。

国邦医药与可比公司毛利率比较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客户也是供应商

除毛利水平外,国邦医药的客户结构也引起了市场广泛关注。

招股书披露,2019年国邦医药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浙江本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本立科技)、Mylan集团、Abbott集团、Insud集团以及浙江省化工进出口有限公司,而身为国邦医药最大客户的本立科技对该公司的经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资料显示,报告期内,国邦医药向本立科技的销售收入从2018年的4806.86万元上升至8832.49万元,本立科技也从国邦医药的第五大客户直接升级为第一大客户。

与此同时,本立科技还是国邦医药的供应商。报告期内,国邦医药向本立科技的采购金额分别达到1.30亿元、1.58亿元和2.16亿元,本立科技连续三年均为国邦医药的第二大供应商。

此外,国邦医药和本立科技还建立起了长期的合作关系。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国邦医药与本立科技正在履行的采购合同共有四项,合同金额分别为1140万元、1164万元、1257.8万元和2280万元,标的物均为胺化物。

公开资料显示,本立科技主要从事医药中间体、农药中间体、新材料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喹诺酮关键中间体细分行业的知名生产商。

这不禁让市场产生怀疑,业务具有一定相似性、同时还存在一定竞争关系的两家公司为何建立起长期的合作关系?国邦医药向本立科技采购和销售的产品是否相同?

国邦医药的招股书中并未对与本立科技的销售合同进行详细披露,所以市场难免还会猜疑这两家公司交易的价格是否公允。

对于这一情况,市场有人发声质疑是国邦医药“左手倒右手”的资本运作,但这一情况的背后原因为何,国邦医药并未给出官方答案。

国邦医药与本立科技交易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多次违规受到环保处罚

每当生物医药企业上市,证监会必然会关注其环保安全问题,而《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到,国邦医药及其下属企业近年来存在多次因环保问题而受到处罚的情况。

2016年10月,浙江国邦因臭气浓度超标,被绍兴市环境保护局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罚款8万元。2018年9月,国邦医药子公司公盛材料因未将装盛过危险化学品的原料空桶(系危险废物)按规范要求贮存管理,而是随意露天堆放,被新昌县环境保护局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罚款8.5万元。2018年11月,山东国邦因未采取有效措施减少废气排放,造成厂界异味污染,被潍坊市环境保护局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罚款5万元。2019年8月19日,绍兴市生态环境局对浙江国邦进行现场执法检查,发现浙江国邦2018年和2019年恩诺沙星和盐酸恩诺沙星产量已超出环评审批总量,生产规模发生重大变化,在未重新报批环评文件的情况下,擅自开工建设并投入生产,绍兴市生态环境局于2020年2月19日出具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对浙江国邦罚款46.48万元。

对于至今为止受到的环保问题相关处罚,国邦医药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已经及时缴纳了罚款,并已经完成相应环评审批及环保验收工作,已经完成整改,其认为上述整改行为涉及到的环境违法行为并不构成重大环境违法行为。

但与此同时,国邦医药也把环保风险列入了公司上市的风险隐患,并坦言,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公司今后依然可能由于人员操作等问题导致设备使用不当或废物排放不合规等情况,从而受到环保部门的相关处罚。

查询国邦医药招股书可以发现,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国邦医药的环保设施投资以及环保费用支出仍处于较低水平。报告期内,国邦医药的环保支出分别达到0.71亿元、0.84亿元、1.15亿元,相关资料显示,科伦药业(002422.SZ)2018年全年的环保支出累计达到3.64亿元,哈药股份(600664.SH)同期环保支出累计达到4亿元。

仅报告期内因环保问题导致的罚款就已经达到67.98万元。有分析人士指出,多次出现因环保问题被处罚的情况,或说明该公司并未重视环保问题,这对于任何一个医药企业来说都是上市的一大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