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吕韬

股市狂欢即将结束?美联储动手薅羊毛了!

7月14日A股早盘低开,反复挣扎之后,大幅跳水,如果不是神秘力量在下午两点左右,入场抄底,大盘和创业板肯定不是1%左右的跌幅。

股市疲软,聪明资金自然先跑为上。7月14日据东方财富数据,北上资金单日流出173.84亿,创近期新高。

A股跳水之前12小时,美国股市其实先行上演了一出跳水大戏。

昨夜美国股市原本非常强劲,纳斯达克一度上涨1.9%,特斯拉更突破1700元大关,全世界都以为华尔街音乐没停,狂欢仍将继续,可谁知,临近尾盘,风云突变。纳斯达克不断跳水,收盘大跌2.13%,特斯拉从最多上涨16%,硬生生被拉低到下跌3%,波动幅度高达19%。

中美两国股市不约而同成跳水状,和美联储释放的一条消息,脱不开干系。

7月13日,据澎湃新闻消息,美联储7月9日公布数据显示,截至7月8日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总规模减少约880亿美元,至6.97万亿美元,而一周前为7.06万亿美元。这是逾11年来最大的单周跌幅。

据华创证券统计,美联储其实最早从6月份便暗度陈仓,逐步拧紧水龙头。

热钱 热钱 热钱 千万小心!

98年金融风暴,2008年金融危机,几乎每一次全球市场大洗牌,始作俑者都是美联储。

作为全球央行——美联储在危机时刻往往以美国为根据地向全球放水,全球市场因素会异常繁荣,而当美国经济开始有回暖迹象的时候,在新兴市场赚得盆满钵满的热钱,立刻就会回归美联储怀抱,留下其他国家一地鸡毛。

这一次波动恐怕也不例外。

7月10日,央行召开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会上中国国际电视台的记者特别问到,接下来央行对于热钱的流入会有怎么样控制的政策的考量?

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回应道:

央行相关部门,以及国家外汇管理局都高度重视热钱流动现象。对于短期内大规模的跨境资本流动需要保持高度警惕。

更早,7月11日,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副司长、司长管涛在接受时代周刊专访的时候,也专门被问到,热钱的问题。

为什么现在大家对热钱如此重视?

热钱来得快,去得也快。来的时候推高资产价格,造成资产泡沫,撤的时候,往引发泡沫破裂,严重者会造成金融危机,让整个国家崩溃。

东南亚,韩国,拉美各国,这方面吃的亏堪称惨烈。

2015年,股灾之所以如此惨烈,造成巨大影响,除了所谓配资等杠杠资金以外,热钱快速流出同样影响巨大。

上面这张图,取自央行2015数据,看看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股票以及存款变化,从2015年5月份开始,连续大幅度缩水。

股票6个月撤走近4000亿人民币,存款更是减少快7000亿。

最近有个数据,在股市中传播甚广。

据学术科普平台 VoxChina 网站,一篇题为 Wealth Redistribution in the Chinese Stock Market: the Role of Bubbles and Crashes(作者为安砾、边江泽、楼栋、施东辉)的论文中提到:

在 2014-2015 年大牛市与股灾期间,中国顶端 0.5%的家庭获得了收益,而底层 85%的家庭亏损,损失达 2500 亿元人民币,均相当于它们所处类别初始投入资本的 30%。

外资向来是股市里最聪明的资金,其聪明程度绝对不亚于中国顶级家庭,所以相信2015年股灾,外资同样拿走了85%散户带血的筹码。

2020年,外资的表现和2015年非常相似。

从北上资金流向来看,2015年5月之前外资快速流入A股,如今同样如此。

截至 2020Q1,外资持有 A 股市值达到14,531 亿元,和公募持有市值已经非常接近。6月以来,7月开始,北上资金单日超过百亿的次数和频率屡创新高。

7月10日,据FX168援引美国银行消息,公司流入中国基金的规模创2015年7月以来最大,也是有史以来第二大。

从持股结构看,据广发证券的分析,截止到2020年7月8日,以北上资金作为外资的代表,其持仓结构和2015年年初非常相似。

从收益率来看,在市场7月份大涨之前,外资已经的利润其实已经非常丰厚。

据券商的分析,2017年3月17日到2020年6月11日,北上资金区间收益率为51%,大幅跑赢市场,较万得全A超额收益率为52%。

7月股市大涨,存量外资无疑赚得更多,新来的洋和尚恐怕短期收益也是不菲。

有的表现和2015年相似,有的表现则远远超出2015。

西部证券的分析,外资在A股各行业中的影响力,与日俱增,2016年只有交通运输和食品饮料是外资主导,而2020年一季度,从上游的采掘、化工、交运到中游的钢铁、建材、机械,再到下游的汽车、家电、纺织。

外资已经获得11个行业的定价权,占比超过一半。前面说过,外资同期的持股规模还比不上公募,但就定价影响力来看,远远超过公募,堪称A股绝对的第一。

除了A股,香港市场同样面临“热钱现象”。

7月9日,新华社香港消息,港元汇率持续走强,多次触发7.75港元兑换1美元的强方兑换保证,香港金融管理局根据联系汇率制度连续4日入市沽出466.72亿港元,旨在将汇率稳定在不高于7.75港元兑换1美元的水平。9日金管局也数次向市场沽出港元,其中一次的沽出规模为134.08亿港元,创今年以来单次入市规模新高。

7月之前,香港金管局其实就已经多次出手捍卫港元,捍卫联系汇率。

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的数据显示,2020年4月至6月下旬,港元汇率因为不断触及强方兑换保证,金管局入市承接美元沽盘,共计沽出的港元规模已超过570亿。

其中仅6月,金管局就出手6次,已累计向银行业注入190.81亿港元,

港币持续升温,港股不断走高,背后其实都有热钱蜂拥而入的影子。


还记得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吗?

如果没有南下资金驰援,香港市场注定是另一方模样。

2020年7月,我们又一次看到,南下资金捍卫香港。

东方财富数据,6月30日,南下资金便大举流入,稳定香港市场。

6月30日至今,南下资金一直处于高水位,显示“内资”对香港市场信心非常足。

7月10日,高盛说,疫情加强了“美元霸权”。在第一季度市场波动的背景下,美元外汇储备在全球所占份额有所上升。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高盛这句话,让人听着不寒而栗,要知道3月份以来,全球股市一片大好,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股市不断创出新高,量价齐升。

如果这时候,美联储有收紧水龙头之意图,让热钱回到美国,那结果很可能是,新一轮的全球市场动荡,而新兴市场无疑会受到最大冲击。

高处不胜寒,警惕热钱,小心美联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