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胜酒力”的维维股份,已然白酒梦碎。

8月4日,维维股份发布公告,将枝江酒业71%股份出售给江苏综艺集团(下称:江苏综艺)。公告显示,本次交易总额为4.615亿元。交易完成后,“醉心”白酒的维维股份将不再持有任何白酒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维维股份第二次出售白酒业务。去年,它就将其拥有的贵州醇股份悉数售出。而维维股份两次出售的买家,均为江苏综艺。事实上,白酒版块作为维维股份的拖累产业,一度处于亏损状态,江苏综艺却将其“弃子”悉数接下。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强势资本增持背后,意在建立一个类似于帝亚吉欧的“酒业帝国”。但是,身为“门外汉”的江苏综艺,面对现状不容乐观的枝江酒业,又该如何“落子”?

01

接下维维“包袱”

维维股份自2000年上市以来,其多元化“野心”就逐渐显露。目前为止,它已经先后跨界到了十多行业领域进行投资收购。其中,在2007年,维维股份转卖双沟酒业股份大赚了2.1亿元。尝到甜头后,维维股份便开始将重点偏向白酒行业,并在2009年和2012年分别增持了枝江酒业51%的股份以及贵州醇51%的股份。因为两次增持,维维股份股价也被抬上历史高点。

但是好景不长,长期开发“副业”的维维股份无暇顾及其众多产业,导致了白酒业务的营收陷入泥沼。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5年以来,贵州醇陷入持续亏损的泥淖:2015年至2017年营收分别为7244万元、6606万元、6363万元,净利润分别约为-4920万元、-4907万元、-5151万元。从2018年度开始,贵州醇作为控股子公司,与维维股份并表,并在维维股份的年报中形成经营性亏损2142.28万元。

枝江酒业业绩同样惨淡。维维股份于2009年10月及2013年8月分两次购入枝江酒业共71%股份。枝江酒业在2011年达到净利润1.25亿元的最高值,但接下来便直线下滑。2017年首次出现193万元的亏损,2018年亏损3707.18万元,2019年亏损8619.57万元。亏损额一路攀升。

02

枝江酒业能否“新生”?

在中食财经看来,不论是贵州醇,还是枝江酒业,造成亏损的原因纷繁复杂。但主因则是维维股份缺乏统筹力。虽然维维股份采取多面触达战略,投资酒业都已失败告终,其经营能力不得不令人唏嘘。

而回归酒业本身,历史上的贵州醇曾号称“黔酒老大”,百年枝江也曾是“鄂酒之王”,二者同为区域白酒,都曾拥有专属它们的“高光时刻”。所以,二者虽然在维维控股期间严重亏损,但其扎根之深不容忽视。

此外,中食财经发现,“转嫁”江苏综艺的贵州醇,已经换羽新生。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贵州醇已实现销售利润约4000万元。而且,贵州醇已定下了三年40亿的发展目标,并以每年收购1到2家省级酒企的速度,未来十年将打造一家两千亿市值酒企。

目前来看,江苏综艺“饮酒路”步履稳健。那么,枝江酒业能否如同贵州醇一般,在江苏综艺的妙手下“回春”呢?

据业内消息称,江苏综艺已对枝江酒业进行了深入调研,脱困复产、新品开发和市场竞争力提升等方案基本形成,待正式入驻后各项工作将会有序推进。贵州醇董事长朱伟也表示,期待枝江酒重回行业前十,回归白酒主流市场。

另外,作为省级大企,枝江酒业的发展备受当地政府关注。早在去年2月,枝江市政府就专门成立了枝江酒业振兴崛起指挥部,一是帮助企业进行自我调整,二是在各方面给予大力支持。

03

江苏综艺的“白酒帝国”

目前来看,贵州醇、枝江酒业虽然在发展中走了弯路,但是,贵州醇的业绩报喜,使得业内人士对于江苏综艺的酒业规划以及两家酒企的未来一致看好。不过,从去年12月至今,江苏综艺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控股了国内两大酒企,而此前,它还是洋河酒业上市的主要推手之一。江苏综艺驾轻就熟地布局酒业背后,到底在谋划什么? 

对此,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表示,考虑到江苏综艺集团此前投资洋河以及收购贵州醇的举动,本次收购枝江酒业既有一定的历史原因,也是综艺集团持续深化酒业板块的举措。凭借综艺集团雄厚的资本与社会资源,可能会给一些区域名酒带来全国性扩张机会,也会加速中国酒类的分化趋势,优质的区域名酒发展将驶入快车道。

另外,朱伟也曾表明其未来规划,“每年收购至少一家省级龙头企业,然后全面赋能,快速激活,在该省逐步做深、做透、做成第一”、“用十年左右时间,打造包括‘贵州醇’在内的2-3个全国性品牌,打造10个左右省级名酒品牌,形成资本层面统一,品牌和经营层面相对独立的酒业集团模式”。

从维维股份剔除曾在其麾下陷亏损的贵州醇后,后者反实现了扭亏为盈,如今再次彻底剥离枝江酒业,可以看出,经过十多年维维与白酒的“联姻”,终以失败收场。维维上市以来的“多元化”被时间洗礼得只剩下“一地鸡毛”。耐人寻味的是,维维回归主业,或许还能开创一片天地,但是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给维维股份留待的时间并不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