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AI财经社 姜弋

编 | 鹿鸣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近日,A股一上市公司因信披“搭车”新冠相关药物并夸大收入被监管处罚。

8月6日,化工企业雅本化学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8月5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据《事先告知书》,雅本化学雅本化学董事长蔡彤、时任董秘王卓颖、董事王博等涉嫌信息披露违法,夸大了雅本化学涉及达芦那韦医药中间体业务的收入等。

新冠疫情初期,达芦那韦曾被市场认为是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药物,相关概念公司也受到大众关注。

事实上,雅本化学的确是达芦那韦医药中间体的供应商。根据公告,雅本化学是通过其子公司朴颐化学和孙公司颐辉生物销售或提供达芦那韦医药中间体产品和服务。但据证监会调查,恰是对朴颐化学、颐辉生物收入的披露出了问题。

简言之,雅本化学将本是朴颐化学下游客户的相关收入,统计成了自家子公司的收入,因此涉嫌夸大业务收入、产量、销量和市场地位。

雅本化学原本在公告中称,2017年至2019年,朴颐化学达芦那韦医药中间体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059.18万元、 5296.34万元和3193.76万元,并披露了相关产能和利用率。雅本化学还表示,朴颐化学拥有包括Emucure、Mylan、Cipla、Sun、 Laures、迪赛诺等国内客户和印度客户。

实际上,雅本化学及下属子公司、孙公司均未与上述客户直接签署业务合同和供货,而是根据朴颐化学与下游客户八巨药业签订的《技术服务和客户保护协议》,由朴颐化学独家负责与客户的谈判、报价和成交,八巨药业则按照销售金额的一定比例向朴颐化学支付佣金。

值得注意的是,雅本化学原本披露的中间体产品销量、产能及利用率,是根据八巨药业的产能和订单情况估计并倒算出各年度销量。

这一行为直接导致披露的中间体收入金额失真。前述数据显示朴颐化学相关销售收入均在千万量级,但三年收入金额实际上仅为111.22万元、351.76万元和506.13万元,较披露金额合计少了1.06亿元。

而在今年2月4日至2月10日,雅本化学的股票累计上涨42.32%。其中2月5日至2月10日连续4个交易日涨停,同期创业板指数累计上涨13.72%,偏离值达到28.60个百分点。

由于这一违法行为,证监会决定,向雅本化学相关主管人员、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予以警告并处以15万元-20万元不等的罚款。

雅本化学方面对此回应称,“公司及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就本次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行为向全体股东及广大投资者表示诚挚的歉意”,表示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后续工作,提高合规管理和内控水平。

8月6日和7日,雅本化学股价分别下跌4.8%和3.5%,市值跌去3亿元。

今年内,雅本化学股价已累涨超过50%。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证监会点出的2月份一轮上涨,雅本化学股价还曾在7月中旬连续3个交易日涨停,疑被彼时热炒的“长寿药NMN”概念带动。

不过,雅本化学并非直接生产或销售面向消费者的NMN(即-烟酰胺单核苷酸,有观点称其是一种抗衰老保健品)产品,而是大量采购烟酰胺原料。公司仅在2019年一则投资公告内提到“开发生产NMN等生物酶制剂及相关生物技术产品。”

回归公司基本面来看,2019年雅本化学实现营业收入16.6亿元,同比减少7.82%;归属净利润8164万元,同比减少49.1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9415万元,同比减少69.42%。其中,特种化学品板块营收同比减少较多,减少52.90%。

对此,雅本化学解释称,报告期内子公司南通雅本因发生安全事故停产3个多月;此外,受“3.21”响水化工厂爆炸事故影响,相关部门要求对盐城市化工园区内所有化工生产企业进行安全环保整治提升,子公司建农植保故处于停产整治状态。截至2019年末,建农植保尚未复产,导致生产和销售量比去年同期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