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中秋节双节临近,但上交所并没有放缓工作节奏,坚持工作到最后一天。

9月30日,罗普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罗普特”)将科创板上会。

科创板给人的印象是“高大上”和“科创严谨”,但申请科创板的罗普特却是个“傻白甜”,拥有5个版本的财务数据。另外,IPO日报发现,罗普特的实控人曾拖欠数千万的个税长达一年多。

财务数据有5个版本

罗普特在科创板上会稿中表示,公司是一家专注于视频智能分析技术、数据感知及计算技术在社会安全领域开发及应用的安全综合服务商和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营业务包括社会安全系统解决方案设计实施、软硬件设计开发、产品销售及运维服务业务。公司以视频智能分析技术、基于三维地图的视频融合与展示技术、多模态数据感知技术、基于边缘计算的机器视觉技术、公安大数据分析技术、海洋大数据感知与计算六大核心技术为依托,致力于为平安城市、雪亮工程、智能交通、社会市域治理信息化、城市危险源管控、管廊安全等城市安全管控领域提供系统解决方案、产品销售及运维服务,并逐步扩展到国防安全、海洋安全、环境安全、食品安全、工业安全、信息安全、电力安全等领域。

罗普特的这番自我介绍,使用了一大堆“前瞻热词”,令人有种仰视的冲动。但IPO日报发现,罗普特或许没有这么“高大上”,其财务数据一变再变,连自己都算不准确。

2019年1月,罗普特与国金证券签订上市辅导协议,并于2019年5月完成第一期辅导备案。

第一期辅导备案显示,罗普特2017年年末和2018年年末的资产总额分别为3.75亿元和4.98亿元,其2017年和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9亿元和3.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700.91万元和5648.91万元。

财务摘要,数据来源:第一期辅导备案

到了2019年9月的第二期辅导备案中,罗普特不少数据发生了改变,比如2018年年末总资产由4.98亿元降为4.93亿元,2018年净利润由5648.91万元降为5610.08万元。

财务摘要,数据来源:第二期辅导备案

第三期辅导备案数据未改后,罗普特2020年3月的第四期辅导备案数据又发生改变。比如相较前一期,罗普特2018年年末总资产增加1.79万元,总负债增加526.27万元,净资产减少524.48万元,2018年净利润减少73.82万元。

财务摘要,数据来源:第四期辅导备案

经过重重修改,两个月后,罗普特终于报送科创板申报稿,其数据再次“变身”。比如相较第四期辅导备案,罗普特2018年年末净资产减少了161.82万元,2018年净利润减少了96.28万元,2019年净利润减少了891.9万元。

财务摘要,数据来源:科创板申报稿

故事还没完结,罗普特4个月后公布的上会稿中,其财务数据又变了。比如相较科创板申报稿,罗普特2018年年末净资产减少0.98万元,2018年净利润减少0.98万元,2019年净利润增加11.62万元。

关于这次差错更正,罗普特在上会稿中表示,由于公司财务人员与工程项目现场经理沟通不到位,资料传输不及时,导致财务人员将部分工程项目领用材料当做研发项目试点使用的研发材料误计入研发费用中。

财务摘要,数据来源:科创板上会稿

迟缴的个税

除了财务“迷乱”,罗普特的实控人还迟迟不缴数千万的个税。

从股权结构来看,罗普特的实控人为陈延行,其持有罗普特50.41%的股权。

2018年7月,陈延行将部分罗普特的股份转让给厦门富凯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汇智同安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汇智同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转让作价1.8亿元,涉及个人所得税3542万元。

不知因何原因,陈延行迟迟未缴纳这笔个人所得税。而且,保荐机构国金证券在第一期进行辅导时似乎也未发现这笔“巨额拖欠款”。

随着辅导的深入,国金证券在第二期的辅导时发现这个“大窟窿”,并开始督促陈延行进行个人所得税补缴。

需要指出的是,在保荐机构的督促下,陈延行直到第四期辅导时,才完成补缴。从时间跨度来看,保荐机构共督促了3到8个月。从发生到陈延行缴纳完成则持续了至少一年零四个月。

个人所得税摘要,数据来源:辅导备案材料

关于这个欠税的黑历史,罗普特并没有提及。另外,罗普特众多对赌协议也只体现在问询回复函中。

陈延行将罗普特作为标的共签署6波对赌协议,涉及众多罗普特的股东,比如火炬创投、华科创投、华兴润明、十月华隆、厦门厦创、建发新兴伍号、汇智同安、汇智同舟及富凯创投。

这些对赌协议在2016年3月至2018年11月签订,既有涉及罗普特的上市期限,也有罗普特需要达成什么样的业绩承诺以及估值保障等。比如,火炬创投要求罗普特2017年净利润不低于9000万元,并且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IPO上市。

从结果来看,罗普特2017年至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3510.65万元、5439万元、1.02亿元。罗普特的6波对赌协议中,除了第6波没有业绩要求外,剩余5波的业绩承诺均未实现。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虽然罗普特未完成承诺目标,但这些投资者均未行使权力。协议解除的时间是2020年3月和2020年4月,随后罗普特在2020年5月提交了科创板申报稿。

关于股东为何放弃索赔,是否还有其他除了协议双方外人都不知道的“抽屉协议”,以及公司实控人为何迟迟不缴税费等问题,IPO日报向罗普特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END

记者 邹煦晨

版式 王莹

编辑 王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