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最常见的词汇叫“活久见”,美国股市活久见,中国股市也是活久见。

新能源、新基建,但凡新字辈,一蹭就飞,一沾就火,即便估值贵得让人惊掉下巴,投资者仍然疯狂买入。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新字头们高歌猛进背后,曾经的“煤飞色舞”、传统行业便宜到令人发指。 以有色金属行业指数为例,2012年5月,最高到达5723.08,时间过去了8年又5个月,金属行业指数4116.09,8年时间算是白过了。

极端现象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价值投资专指新行业,传统行业已是昨日黄花,压根不可能有创新。 真的是这样吗?

投资这回事,从来人多的地方去不得,所有人都能发现的投资机会,即便有价值,前景一般也不会太大了。 挖掘价值,如果连挖掘的动作都省了,遍地捡黄金,还有多少价值可言?

这个行业 有金子被埋没!


发现价值,得从产业链源头挖起,这么做既可以享受新产业的繁华热闹,不偏离时代潮流,又能够远离喧嚣聒噪,洞见被遗忘的金子。

新能源产业链堪称今年最火的行业,政策持续助力,千年市骨买来的特斯拉持续给力,让整个新能源产业链一涨再涨。 作为我最关注的新兴行业之一,寻找新能源产业未被挖掘的黄金,是我持续研究的课题。 最近,我发觉一个被市场先生忽视的新能源行业里的老兵,铝行业。 政策面上,新能源汽车替代传统汽车的趋势是非常明确的。

10月9日,国常会通过《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规划明确提到,到2035年,国内公共领域用车将实现全面电动化;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占比达25%左右;到2025年,智能网联汽车新车销量占比达到30%…… 政策支持,执行到位,需要电池发力,降成本增续航,还需要材料给力,通过轻量化给新能源插上腾飞的翅膀。

光大证券的研报显示,新能源车平均铝消耗量为 141.5 千克,比传统汽车用料高出50%左右。 2019年9月,国际铝业协会发布《中国汽车工业用铝量评估报告(2016-2030)》预测,因为新能源的崛起,2030年中国汽车行业用铝量将增加两倍多,从380万吨增加到2030年的910万吨,其中新能源车耗铝量占全国铝消费总量的比重从2018年的0.42%提升到2030年的7.22%。

以往国内铝需求,大头在建筑房地产行业,占比接近30%,这是铝行业的基本盘。 最困难的2020年,国人对房地产的需求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在增长。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前8个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为4.6%,全国商品房销售额同比增长1.6%。

作为全球最刚的两大市场之一,国人的楼市信仰牢不可破。强大的信仰加持,对铝行业来说,无疑是一大利好,基本盘稳稳嗒。 假设地产基建变化不大,由于新能源汽车等交运领域爆发,会让铝行业迎来二次增长。 看看世界的发展趋势,德国、日本、北美等发达国家,无一例外,交通运输才是铝行业最大的需求地。

10月10日,据新浪科技消息,9月份,德国、英国、法国、挪威、瑞典、葡萄牙、意大利、瑞士、西班牙九国新能源汽车销量继续上升,注册量合计13.3万辆,同比上升195%。

欧洲已经超越中国,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 再过几年,欧美国家的用铝量还会继续攀升,中国当然不会落下,追上欧美只是时间问题。 拆解产业链结构,电解铝是核心中的核心。

眼看着铝行业有望二次成长,电解铝供给侧却受到巨大约束。 2017年之后,电解铝进入存量博弈阶段,新增产能大幅受限,产能指标稀缺。

工信部下发《关于印发部分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的通知》和《关于印发清理整顿电解铝行业违法违规项目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等重磅文件,政策如泰山压顶,电解铝总产能“天花板”已然形成。

随着2017年10月工信部发布《关于企业集团内部电解铝产能跨省置换工作的通知》,2018年初,工信部发布《关于电解铝企业通过兼并重组等方式实施产能置换有关事项的通知》,电解铝行业进入置换时代。 环保压力始终是悬在传统行业头顶的一把利剑。

2020年9月27日,生态环境部召开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吹风会。 吹出的风声就是传统高污染行业的供给侧改革,“十四五”期间要进一步加快碳市场的建设,把其他重点行业加快纳入进来,钢铁、水泥、化工、电解铝、造纸等行业前期已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工作,下一步要考虑加快纳入。

行业政策强壁垒,环保政策限制,加上电解铝行业本身的重投入,让电解铝供给增长非常乏力,2019年电解铝产量创30年来首度负增长。 目前电解铝行业TOP 5 集中度已经超过50%,除非政策有大幅变动,不然电解铝行业赢家通吃是大概率事件。

如果看不懂其中的投资机会,请参照供给侧改革之下的水泥行业。 需求在增长,供给在受限,这样的行业,值得关注。

行业黑马 看点十足!


电解铝,顾名思义,电解产生铝,能耗、电力是关键成本,也是企业竞争力的核心价值。 吨铝成本最大的两块,一块是氧化铝,一块是电力成本,两者合计占到70%以上。

全球氧化铝行业供给长期过剩,机构测算2020年过剩72万吨,2021年过剩77万吨。 国内因为疫情关系,短期供应短缺,造成氧化铝价格有所回升,不过这并不能改变氧化铝产能供大于求的局面,未来随着山西、河南等高成本生产地不断复产,氧化铝价格重新回归弱势是大概率事件。

另外,氧化铝和电解铝之间的政策正出现明显分化,电解铝在管控,氧化铝在放开。 2019年10月28日,工信部发布《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 7157 号建议的答复》中指出,“不宜再通过控制氧化铝产能总量规模、实行产能减量或等量置换等行政手段约束行业发展,应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创造公平市场环境,引导氧化铝行业有序健康发展”。

政策差异,将使产业链整体向电解铝倾斜。 氧化铝成本不足为惧,化解用电成本才是电解铝的重中之重。 电解铝电力等综合成本最低的地方,集中在新疆、山东、陕西、云南等地,其中政策允许电解铝发展且享受优惠的地方,云南是少数中的少数。

2018年1月,云南曾下发过一个文件《关于实施优价满发推动水电铝材一体化发展专项用电方案的通知》,文件特别提出,对于通过招商引资引进企业自带电解铝产能指标的电解铝企业,前五年按照0.25元电价执行,电解铝产能投产五年后,执行用电价格逐年递增机制,在0.25元的基础上,从第六年起每年增加1.2分,增加至0.3元封顶。

云南水电丰沛,电价低廉,水电用不完也是浪费,吸引用电大户来云南,既解决水电资源浪费的问题,也能进一步促进当地的发展。 企业选择在云南做电解铝,如虎添翼!

神火股份就是嗅觉敏感的聪明企业。 云南优惠政策下发仅3个月,2018年4 月27日,神火股份便在成立了云南神火铝业有限公司,把在河南本部的电解铝指标置换过来,用更低的成本,做更大的业务。 云南神火项目,堪称高效电解铝典范。

光大证券统计,2010年以来,在电解铝单一项目上,云南神火的总投资最大,达到63亿。 投资大,效率不低,神火63亿投资创造90万吨产能,单位投资只有7000元一吨,在行业内非常领先。

作为一家负责任的上市公司,神火股份并没有盲目的把云南神火项目随便装进上市公司,而是在行业翻转信号出现之时,择机而动,尽可能给股东快速回报。

2020年7月9日,神火股份发布公告,筹措对云南神火增资并表,成为控股股东。

2020年9月10日,神火股份公布了增资购买云南神火的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

0元受让文山城投持有的云南神火3亿认缴出资权;在云南神火注册资本由 50.6亿元变更为 60.6亿元增资过程中,神火股份认缴7亿元。10亿元认缴之后,神火股份持有云南神火的份额将提高到 43.40%。

神火集团承诺,把表决权交给神火股份,让神火股份用73.60%表决权,更好的为股东创造价值。 这次增资之后,神火集团已经将所有电解铝业务全部注入上市公司,彻底解决同业竞争问题,市场的后顾之忧可以打消了。


一体化是电解铝行业的顶级玩家的必修功课,神火股份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电解铝行业,有一个经验公式,一个单位的电解铝,大概需要2个单位的氧化铝,3.8个单位的铝土矿。

神火股份现在有125万吨电解铝产能,云南神火满产之后,将上冲170万吨。 这意味着,未来神火股份需要340万吨氧化铝,646万吨铝土矿。这么大的需求,足以送神火股份坐上中国氧化铝需求量头把交椅的位置。 需求量大是好事,也是坏事。

之前分析过,尽管氧化铝行业本身供应充足,但是头部竞争,一旦核心材料被卡脖子,影响可能是致命的。 2020年,我们被卡脖子的事情还少吗? 任何一家企业都应该通过一体化,通过全产业链来化解外部风险。 8月17日,神火股份发布公告,以0元价格受让锦江集团对龙州铝业36%的股权,以及4.41亿元的出资权利和义务,神火股份由此成为成为龙州铝业的大股东。

神火股份未来还可能继续增持,直到持有不低于51%的股份。 高手过招,提前买好弹药,给养充足才是赢家风范。 通过收购龙州铝业,尽可能解决氧化铝和稀缺资源铝土矿的问题,这步棋,神火股份走得超前而明智。

历史之最 这种情况非常罕见!


2020年尽管有疫情,但中国对铝的需求却非常惊人。从沪铝库存变化来看,2020年3月到6月,库存下降幅度创历史最大。

沪铝周度库存变化 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中国罕见的开始净进口铝。 9月23日,据中国海关总署数据,8月份,中国连续第二个月铝净进口,由于贸易商利用海外价格较低的机会增加进口,8月份中国铝进口量同比大幅增加8倍。

8月份的进口规模,创2009年4月以来的最高月度进口水平。 中国为什么在今年重启铝进口? 基建地产等老需求+新能源等新需求爆发,加上供给侧的产能的限制,是电解铝行业迅速回暖的短期因素。 2020年二季度,电解铝行业复苏态势明显,成本低,增量大的头部企业,无疑将更加受益。

2020年半年报显示,神火股份净利润达到1.534亿元,扣非净利润7344万。 2020年10月13日,神火股份发布三季度预报,显示净利润达4.89亿元,扣非净利润达2.941亿元。 扣非利润是衡量一个公司赚钱与否的真指标,神火股份已经连续三个季度扣非利润高增长,2020年一季度同比增长65%,二季度同比增长158.11%,三季度同比200.96%。

一般而言,看一个企业盈利是否翻转,能否持续,三个季度就能看出端倪,神火股份目前的情况正是这样。 拆解神火股份的盈利组成不难发现,电解铝业务贡献最多。 其中,新疆神火净利润前三季度实现利润总额7.75亿元,同比增加3.95亿元。

第三季度表现最为亮眼,单季度实现利润3.84亿,环比增加1.88亿。新疆神火前三季度一共给上市公司股东贡献了3亿利润,占到全部净利润的6成左右。 刚刚完成资产重组的云南神火已经贡献净利润,且进展神速。 前三季度一共实现1.91亿利润,归属上市公司的份额为5,865.70 万元。

查阅相关电解铝上市公司的业绩,我们发现神火股份的复苏速度,远远领先同行,复苏力惊人。 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新疆神火80万吨电解铝+未来云南神火90万吨产能,170万吨产能集体亮相,将会是什么模样,画面太美,难以想象。

神火的复苏,体现在盈利增长上,更体现在费用下降上。看看神火股份的财务费用,2019年下降了17.4%,2020年上半年在2019年的基础上,又下降了9.35%。


打通铝产业链的一体化竞争力之后,神火股份在煤炭领域继续深耕,走双主业路线。 雌雄双煞,煤铝双雄。 别忘了,神火可是做煤出身,煤炭是老本行。 随着煤炭价格回暖,前三季度河南神火兴隆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同比增利 1.02 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达到6266万。

神火煤炭品质不俗,产销量常年保持在100%的高水准,但苦于新增产能不足,限制了煤炭板块盈利和造血能力。 为了打破产能瓶颈,2020年2月,神火股份发布公告,打算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集资金20亿,其中17亿元左右用于梁北煤矿改扩建,3亿元用于偿还短期贷款。

据神火股份相关公告,梁北煤矿属于瘦焦煤,煤种稀有,煤质优良,用户以长单为主,客户群稳定,几乎没有滞销。

技改之后,梁北矿生产能力将由90万吨提升至240万吨,一下子突破了神火股份多年550万吨煤产量的限制,未来每年煤产量将突破700万吨。 根据《梁北煤矿改扩建可行性研究报告》,按产品综合售价538.29元/吨(不含税)测算,技改后梁北煤矿可实现营业收入8.07亿元/年、净利润2.15亿元/年。税后收益率12.74%。

据悉,梁北煤矿最近3年的平均售价是898元/吨,按照这个数字,未来实际收益可能比可行性研究更高。 煤炭行业同样是政策约束性行业,新增的优质煤炭产能,将带来优渥的利润和现金流。

内循环时代,分为老循环和新循环,老循环用来托底,新循环带来契机,两者互为补充,齐头并进。 百年大变局之下,新老都占的行业和企业,最具看点,最有可能迎来重大机遇。 金子满地捡,不是理想国,而是白日梦,能挖出现实中的真金白银,是真本事。

-- END --

Copyright

作者:叶檀 编辑:景枫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叶檀财经作品 尽情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