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投研小咖(o),文章版权归属原创。

作者:夜夜笙歌daydayup.

原创平台收到一篇爆料,细节爆炸,图片已打码。

举报信的亮点在于:福晟违约事件相关,历数女主上位史,以及一堆辣眼睛的照片,个人的贪欲:整个团队550万的奖金额度,女主一个人就分走450万。

还有中民投曾经真赚钱!

举报信虽针对其个人,但至少也能从本文窥探出很多东西,值得一读。。。

以下是全文:

举报陈籽均侵吞公司财产,违规侵占公司资产,收受商业贿赂,造成公司财产损失和重大风险;同时生活作风堕落,插足别人的家庭和婚姻,小三成性,不知悔改。

以下文字句句真实,有照片和视频为证,手上还有很多视频可以作为证据提供,部分会和此信一并发送。如有人想了解更多,请邮箱联系我,会发送更多劲爆内容。

01

收受商业贿赂,造成公司资产重大风险 

陈籽均投出的福晟集团的项目在2019年末产生了违约,其实在这之前福晟就已经还不上钱,都被她用各种理由申请延期了很多次,结果到2019年末差不多有一个季度没有付的上利息,优先级实在不满意这个沟通情况,陈籽均才开始和律师接触,慢悠悠的准备起诉,同时还给福晟那边通风报信,通报起诉准备进度;

饶是如此,律师都沟通好法院的法官,准备好起诉材料以后,这个起诉被陈籽均按下来,决定不起诉了,还白付一笔律师费,那是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项目在投的时候,福晟集团就给了陈籽均个人一大笔好处费,福晟在外边14%的融资成本,她这边12%就能做,多出来的两个点傻子都知道给谁了,十几个亿的2%是多少钱啊?

如果要打官司了,她之前收黑钱的事情就要东窗事发了,自然是不愿意起诉。停止起诉的行为也让公司风控十分震惊,诉讼这种事已经箭在弦上,还能“悬崖勒马”?因为谁都知道即使起诉之后也可以和解,但是连起诉都不敢,也让他们内部人员对于她收黑钱的事情从猜疑变成了肯定 。

2019年底福晟接到很多起诉,都被一一解决了,显然谁先起诉,谁更有先机,明知如此陈籽均还是能把诉讼停下来,那得心虚的多厉害啊!相信如果在2019年就对福晟进行起诉,现在应该已经拿回钱了,至少能拿回一大部分。 

02

生活作风堕落,小三成性,插足别人家庭和婚姻 

那陈籽均女士在中民投是什么样的位置和角色呢?

我们来看看他的上位史吧:

实际上这位捞女从德勤华永出来后,先是去了民生银行的私人银行部,从那边攀上了民生银行的大佬,后来在中民投组建时被大佬带去上海,先是加入中民投资本,后来又跳到了北京中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各种缘由让我来揭示给大家看看: 

1.陈女士从人大本科毕业以后就去了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在安永的时候做某港par的小三,并一路睡到经理职位,主要负责该港par在北京的性生活;后来港par跳到德勤四组,就把陈女士一直带在身边。该女在德勤显示出了业务能力差,可是脾气很臭的特点,但是因为有港par护着,给她配了最好的AIC和S-manager,才能保证项目能够顺利的做下去。四组的人都知道当年她编现金流量表编了一晚上都没编出来,差点崩溃,也因此该女在德勤的时候也就有两个项目可以做,港par也不敢给她分太多项目,怕最后报告都出不了,坏了港par的名声,也没法给客户交代。

虽然审计业务不行,但是服务的活儿可是很好,别人辛苦加班的时候,她都游走于夜总会等这种酒场,陪完港par陪客户,喝到自己都没意识。

据说有次安永同事在外地结婚,请大家住酒店,给港par单独定了一间最好的,单独一层,其他人都在另一层住,晚上酒桌散场,陈女士非要在港par在的那一层再待会,让其他人先回去,可见陈女士当时真的憋了很久!当然最后她SM也没升上去,只能遁走民生银行私人银行。

不过遁走也不全因为是业务能力在德勤撑不下去,还因为当小三被港par老婆发现了,连夜从香港杀来北京监督,从此两位落水鸳鸯就只能在东方广场的君悦开房间解决生理需求了。

相传也有安永和德勤的同事好几次在君悦附近看到他俩前后脚走着,也不知道是情难断还是欲望太难断。 

2.遁走民生银行私人银行部,对于四大从业者来说也是少有的跳槽方向,该女也是有点让人出乎意料。想必这一步也是该捞女深思熟虑后的选择,可以认识多金已婚男士,满足捞女拜金+爱显摆的需求,把自己长得好看的优点发挥到最大。

在民生银行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搭上了B大佬,中民投组建时,有很多员工都是是民生银行董老板的部下,捞女也跟着B大佬一起去了上海,加入了中民投资本。去了上海业务能力还是一样差,床上功夫倒是有所长进,不知道捞女有没有想过当小三始终不是一个长期的事业,总要有个一技之长吧?也可能捞女是换了个思路,开始想要逼宫上位了,看来人大毕业也没能给她一个好脑子,最终东窗事发,又被B大佬原配发现,闹到整个公司人尽皆知。

不过B大佬也只是玩一玩,这种时候肯定要保自己和原配夫人,所以赶紧把她

打发回北京。后来B大佬在饭局上还会拿这件事炫耀,说自己能睡到长得还不错,人大毕业没几年的美女。所以说职场上,女人啊,还是少想那些捷径,多增加一点自己的业务能力,也不至于不被需要到可以随便发配,还在饭桌上沦为谈资对不对?

3.大多数女人经此一役就开始对男人心灰意冷,痛定思痛,你们也这么以为对不对?

抱歉,她只是转换了一下思路,被发配北京以后,不睡大佬了,我要睡二把手!这样大佬也不敢拆散我们,也不敢打包让我们同时走!可能也是B大佬打过招唿,她在北京也能把公司一把手吃得死死的,甚至已经升级到开始直接插手公司的人事任命和辞退了,公司里她看不惯的人,相继都被排挤离职,甚至人事任免都由她决定: 

4.他俩利用工作机会开两间房住同一间,还被同事看到在飞机上就手拉手,头靠肩,在上海出差被同事遇到过一起手拉手逛街。在北京那更是肆无忌惮,捞女虽然82年生,但是一直未婚,而且自己一个人住,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不断精进业务水平的惯三。两人经常安排一块出差,然后周末一块去外地度假,还花着公司的钱,简直是全世界最爽的工作,身心都得到满足 。

5.吴先生也经常在工作时间和陈女士一起回到她家,做饭看电影俨然一副小夫妻的模,分开了还要视频通话,你侬我侬的,当然也少不了发些辣眼睛的照片。

不知道是这个年纪的女人就这样,还是陈女士格外厉害,他俩在全公司团建那么累的情况下,晚上还啪啪啪啪的!可惜偷摸进出的时候还是被同事看到,傻女自己还拍照做纪念,也才让我们有机会看到他俩在全国各地的“艳照”,也得感谢陈女士在享乐过程中,还不忘记录这一刻欢愉,简直是中民投陈老师:

6.陈女士大龄单身,虽然一直做小三已经成为习惯,但是也会有人不断给他提供相亲机会,她还会娇嗔的问吴先生,我明天去相亲,你不想说点什么么?这是在逼宫,还是一种小情趣呢 。

03

不当得利,工作能力奇差

当然一份耕耘一份收获,陈女士在2018年到2020年从公司拿到手的奖金可是拿到手软,羡煞旁人,难道睡到了公司二把手就可以赚这么多吗?工作上她对老总百依百顺,送礼送的勤快,生活上乐于奉献,加上和二把手的小三关系,捞女在这家公司兼职如鱼得水,捞的盆满钵满:

可以看到,捞女早2018年的奖金就到了快450万,2019年初中民投爆出现金流危机以后,整个集团都在高喊开源节流,员工自救,整个集团都停止年终奖的发放的情况下,捞女仍然拿到了大概387万的奖金,试问每个子公司都能这样给特殊人员偷偷 发奖金的话,中民投能不倒吗?这还不包括她参与的这个公司暗地里发起的高管激励计划,在短短四个月时间内将该公司四千多万利润掏空,拿去给部分高管当做奖金。

可实际上她并没有什么直观的业务能力。

捞女作为北京中民资产的创始元老(虽然是被发配),算是第一批业务人员,刚开始提到的福晟集团,实际上是老总原来单位的老客户,北京中民资产成立以后,也主要做这个客户,老总不可能自己做业务,就让捞女承做。捞女在这家公司期间,基本也就做过这一个客户的业务,没能做成过任何一个通过自己发展的业务。还做了一笔股权投资的LP,也是白白给别人交管理费拿回扣的那种,按照原定退出计划晚了好几年也没能退出,且看以后怎么处理吧。

除此之外,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业务是通过自己的能力获取的,能力实在是差,只能做领导身边可以随意使唤的人,叫你干啥就蹦跶着去做。

而且作为前台业务人员,竟然直接让下面的小朋友做完项目方案,直接让风控总帮她定方案条件,她自己完全没有对项目的建议和想法,这让风控总下面的人怎么审项目呢?

据说还有同事听到她问一堆到爆的问题,比如容积率怎么算,IRR公式是怎样的?还曾比较两个项目拿地楼面价格都是一样的,为什么收益率会不一样这种问题,在她概念里,建安工程和费用都是和楼面价等比例的,就这能力,能做成项目那真的是要谢感谢太多人! 

04

擅离职守,工作时间去国外游玩,裸泡温泉

说回陈女士和吴先生的恩爱事迹,不得不感叹办公室恋情实在是太适合小三了,他俩除了平时工作时间兴致来了,出去开个房啪啪啪以外,还会积极安排两个人一起出差,一起看项目,和其他机构不一样,这个公司都是风控总和业务总直接去,都不用承做人员一起。

这也给他俩很多私会的机会,更有甚者,两位还在工作时间去日本游玩,定了很多温泉酒店和情趣酒店,想想同一时刻下属们都在公司努力工作,而他俩惬意的在温泉泡澡,远程遥控指挥应该别有一番满足吧! 

除了去和有妇之夫去日本裸泡温泉,还在工作期间去韩国玩,甚至还计划一起去美国玩,这人夫的老婆也是心大,这难道都没有发现?

05

侵吞公司财产,违规报销,不当得利 

据说陈女士在公司人缘非常差,把自己当公司老板娘,对行政财务人员颐指气使的,财务人员对她怨声载道。

在公司期间,她频繁以给客户送礼为名买高档电器,开了发票以后进行报销,实际上都是买给自己用的。据相关人员见票统计,买的有戴森的高档吸尘器,森海塞尔顶级无线运动耳机就买了两套,还有RIEDEL的酒杯套装等等,还有其他高级用品和奢侈品,当然自己买的家电家具也是能报则报,简直就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小金库

如果有审计部门来调查她,建议能统计一下她报销的餐饮发票,估计平均下来每天吃饭的报销就得有五千块,每天中午都要去吃高档餐厅,吃不过来的,就拜托朋友开发票之后拿回公司报销,能捞一百是一百;吃腻了高档餐厅之余,平时如果叫外卖和小吃的发票也是能报则报,十足的捞女,相当于平时吃住用都可以走公司报销,赚那么多钱就买买衣服养养小狼狗喽?

这还没完,靠着和领导的“特殊关系”,她还运作了一个茅台经销公司,专门卖茅台酒给北京中民投这家公司,然后自己再拿去“招待宴请”,实际上中民投业务2019年开始停 摆,根本没有新业务,她仍然以业务宴请的名义领酒,然后直接拿回自己的店里,继续卖给北京中民投,简直是一本万利,令人发指。中民投的相关审查人员,不妨去查一查这家公司这两年消费了多少茅台啊?

以上文字句句真实,有照片为证,手上还有很多视频可以作为证据提供,部分会

和此信一并发送。

举报信作者说:手里料很多,还会发送更多劲爆内容。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