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仓都加满 作者仓都加满

震惊投行圈!痛心!

我一直关注的一位知名投行大V猝死,年仅49岁。

这位大V是首批保代,后担任某券商投行部门负责人,做投行18年。

他在去年的微博曾写到:“去年病榻上,竟然怀念起深圳,回忆中的不是已经高端大气的福田南山,而是老旧的罗湖,火车站、向西村、湖贝路、巴登街…熙熙攘攘的人流、杂乱的都市。

其实我怀念的是背着双肩背包四处奔波的年轻岁月,因为那时真的萌生退意,开启养老生活。

好在冬天过去,一切都在好转,深圳,来了无数次的城市,我又来了,虽然是两天的高铁,与其说是对深圳有感情,不如说是喜欢继续投行的生活方式。”

我不知道这是近年来第几宗证券从业人员猝死了。

前不久,中交基金的原总经理李雪松在办公室突发心脏病,救治无效,猝死。

前几个月,招商证券某研究员突然咳血,没急救过来当天去世。

我的一位基金业故人也是前几年猝死,他是交银施罗德前投资总监项廷峰,几年前,因心脏病突发离世,年仅46岁。

还有诸如上投摩根前投资总监孙延群41岁去世,中信建投前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因胰腺癌去世,年仅44岁。

这里说一下,很多人羡慕基金券商的工作,认为报酬丰厚。

但是拿基金经理来说,要四处调研出差、做出业绩、排名压力、内部下岗压力、要去渠道路演,现在甚至还要上阵直播表演才艺,各种压力是很大的。

其实每个人,都不是那么容易的,经过漫长的煎熬和压力,能够走到最后,成为市场熟知的明星基金经理,本来就是一种幸存者偏差,多少人在中途就已无奈下课、转岗或离开这个行业。

这里提醒下,金融业猝死的比例不见得比其他行业高,但是心脑血管病猝死的比例却是最大的。

原因在于,证券投研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长期脑力劳动强度大、生活不规律、缺少运动等,长期积累就有心脑血管病的问题。

至于文中的投行大V为何猝死?就在11月19日,他还发过微博。

他的简介或许说明了一切:投行民工累+保代高薪但压力大+CPA枯燥=积劳成疾、负重前行,终于不可支持下去。

祝他在去的那个地方,没有超负荷的工作,充满的诗和远方,活出属于自己的从容与优雅吧。

工作诚可贵,事业价更高。

若为生命故,二者皆可抛。

与各位金融同仁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