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首家外资全资控股第三方支付机构正式诞生!

近日,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国付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国付宝”)工商信息发生变更,原本持股30%的国富通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退出,美银宝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下称 “美银宝”)补位。

Image

继受让国付宝70%股权后,PayPal入华进程再一步向前。此次变更完成后,PayPal通过旗下子公司间接和直接持有国付宝100%股份,正式全资控股国付宝支付公司。

实际上,早在2019年PayPal借道收购国付宝70%股权之时,业内就有过外资控股支付机构入华的讨论。而此次全资控股完成后,入华迈入新阶段的PayPal如何分取国内蓬勃发展的第三方支付市场的“一杯羹”也令人好奇。

业内人士向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指出,恰逢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时点,PayPal实现对国付宝的全资控股不仅有着进一步探索中国市场的战略意图,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其看好中国对外开放的金融市场。面对国内支付市场激烈的竞争,跨境支付可能是PayPal入华之后的主要发力点。

首家外资全资控股支付机构

日前,国付宝公司工商信息发生变更,原本持有该公司30%股份的国富通退出,由PayPal旗下全资控股公司美银宝补位,受让该30%的股权。至此,PayPal完成对国付宝的全资收购,不过此次工商信息变更并不令人意外。

早在2019年9月30日,PayPal就已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成为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彼时,国付宝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人民银行已批准国付宝股权变更申请,PayPal通过旗下美银宝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成为国付宝实际控制人并进入中国支付服务市场。

通过借道持股成为国内持牌机构的实际控制人,PayPal由此拿下国内支付牌照,成为第一家进入中国的外资支付机构。

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国付宝的两大股东为美银宝和北京智融信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智融信达”),持股比例分别为30%和70%。而北京智融信达亦由美银宝100%全资控股。

Image

成立于2011年1月的国付宝,是一家以第三方支付为基础的科技金融综合服务平台。2011年,国付宝获得央行颁发的互联网络支付、移动电话支付业务许可,2015年获基金支付业务许可,2016年,获跨境人民币支付业务许可,同年年底增发预付费卡发行与受理业务许可。

外来的和尚咋念经?

在中国支付服务市场中,外来的PayPal如何参与竞争?有支付机构业内人士向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表示,本土化是其来华发展的一大难题,“进入中国后做什么,能否适应中国市场以及中国用户的行为习惯,都尚待观察”。

据艾瑞咨询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第4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约为59.8万亿元,同比增速为13.4%。对任何一家支付机构来说,都难以抵挡在如此大规模支付市场中“分一杯羹”的诱惑。

诞生于1998年的PayPal,是一家总部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荷塞市的在线支付服务商。2002年首次登陆纳斯达克后被eBay并购,成为eBay买卖双方的交易工具。2015年,PayPal与eBay分家后再度登陆纳斯达克。

有分析人士向记者指出,尽管收购具有支付牌照和相关业务许可的国付宝能够为PayPal带来了入华“分一杯羹”的机会,但是在国付宝没有收单牌照的情况下,其仍难以在线下的竞争中与国内支付巨头抗衡。而在线上交易场景下,国内支付牌照已有较强布局,PayPal拓展空间有限。

没有国内市场用户的积累,交易场景方的合作积极性自然不大。在当前金融机构获客竞争加剧的情况下,PayPal无论是用户还是商户的获客都眼见困难不小。

错位竞争优势指向跨境支付

一面是蓬勃发展的前景诱惑,一面是激烈的市场竞争氛围。那么斥巨资选择正式开拓中国支付市场的PayPal,意图在哪?

资深信用卡研究人士董峥向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分析道,实际上,PayPal在跨境支付方面有着较强的优势,长远来看,应该有盯住Visa、万事达卡、美国运通这些国际卡组织进入中国清算市场后的商机, “让出境的中国人用他们的卡和支付服务。这才是他们的策略”。

相较于在中国开展业务的难度而言,PayPal与卡组织在跨境交易的合作中更成熟,针对即将进入中国清算市场的外卡组织,或许就是PayPal在中国支付市场中错位竞争的优势所在。

2020年6月,美国运通已获得中国银行卡清算牌照,彼时已在国内引起关注。此外,万事达卡与网联的合资企业也获批进入筹备阶段。对于国际卡组织而言,境外市场仍然是他们的主场。“虽然目前受到疫情影响,国人出境消费受到限制,但是一旦疫情缓解或解除后,国人被积压的境外消费意愿不容小觑。”董峥表示。

也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坦言,PayPal不太可能会与微信支付宝们同台激烈竞争。“大部分用户的支付习惯已经形成,也很少有人会去在乎自己用的卡到底是什么卡组织发的,大家的态度普遍是有个卡能用就行。”业内人士表示,此时,逐步进驻中国的卡组织们短时间内也难以与本地银联抢占市场份额。

相比之下,在国外,PayPal的支付能力比国内支付行业覆盖力度更广。“进入中国市场大概率是要拿下中国的跨境贸易市场,比如奔着旅游业和外贸。虽然支付宝、微信在中国普及率很高,但是在国外就不一定了,国内支付行业只进入国外的商场,并没有进入国外的市场。”有市场人士向记者表示。

对外开放引新竞争活力

与支付市场蓬勃发展伴随而来的,还有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的政策导向。有分析人士指出,恰逢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时点,PayPal实现对国付宝的全资控股不仅有着进一步进入中国市场的意图,另一方面其看好中国对外开放的金融市场。

2018 年 3 月 21 日,央行印发《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7号》明确外商投资机构的准入和监管政策,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程度,并表示欢迎和鼓励外资机构参与中国支付服务市场的发展与竞争。此后,相关政策也不断出台,吸引全球目光。

苏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表示,对于任何一家有国际化布局金融机构来说,进入中国市场都具有重要性。无论之后取得怎样的成绩,PayPal布局中国市场本身就有战略意义。

亦支付机构风控人士告诉记者,外资支付机构进入国内市场带来的影响值得被看好。从微观来说,外资支付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后,可以增加行业的竞争性,提高行业活力,“PayPal作为美国最大的支付机构,风控做的很好,进来了也可以带来新鲜的理念,可以倒逼国内行业自主改革,加快行业整体成长。”

从宏观方面来讲,允许外国机构走进来的同时,国内企业也可以积极走出去,业务层面加强国内外市场的合作与紧密度,形成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发展格局。

“对外开放也体现了中国的自信,引进了国外支付机构无疑是增加了新鲜的血液,同时国内行业也不惧竞争。”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对于国内支付市场而言,PayPal入华本身能搅动的“水花”有限,但作为试水先行者,其他国际金融机构也会锚定中国的发展机会,“只有把他们放进来,才能够学到东西,发展模式、国际化布局方面也都有很大切磋空间”。

那么监管方面的压力会不会增大呢?前述风控人士表示,挑战肯定有的,毕竟监管体系不同,但对外开放不意味着放松监管,“从监管的方面来看,都得接入国家的网联银联,现在第三方的监管基本上都建立起来了,不然国家也不会放开的。”其表示。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