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摸到天花板?院线已不是电影的唯一路径



“我觉得元旦的表现,更像是今年电影行情的一个定心丸,之前大家都对2021年的行情不明了,元旦给了大家一针兴奋剂。”成都市和平电影院经理柏翮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从元旦档的表现,我看到的是希望。”


据猫眼专业版实时票房数据,截至1月3日24点,2021年元旦假期总票房达12.96亿,创元旦档票房新纪录。


去年的疫情突如其来,影院经历了173天的暂停营业,让人们看到,曾经被看做现金奶牛的影院行业的脆弱。在疫情来临面对重大亏损的背景下,有危也有机,从2020年三季报来看,院线行业的龙头中国电影万达电影等公司在面临巨亏的情况下,市场占有率在同步提升。国海证券传媒与互联网分析师朱珠分析称,从长期逻辑看,疫情加速了院线以及电影行业出清,头部院线以及具有项目储备的电影内容公司相对受益,行业洗牌后市场集中度将提升。


事实上,在疫情之外,中国影院的发展近些年也在经历变局。


2012年以来,民营资本纷纷涌入院线行业。据国家电影专资办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我国影院数量逐年递增,截至2019年底,全国影院数量为12408家,但与此同时,增速持续下降,增速由2013年的36.0%下滑至2019年的14.5%。


近8年的时间里,资本局生变。早期闯入院线的民营资本格局动荡,加之互联网视频对影院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冲击,在疫情黑天鹅突至的情况下,院线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尤其是中小影院,抗击打能力较大型院线更弱。


从补贴战中开始,资本局受挫,经历了疫情突至后的茫然与空白,电影院摸到“天花板”了吗?


资本涌入,“那是最好过的时候”


据国家电影专资办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我国影院数量逐年递增,截至2019年底,全国影院数量为12408家,但影院数量增速持续下降,增速由2013年的36.0%下滑至2019年的14.5%。


那是电影院急速扩张的时代,也是电影院经营者口中“2016年和2017年是最好过的两年”。


2016年,来自浙江的商人在成都投资兴建了电影院,“那个时候,附近新建的商圈需要影院这一基础设施来引流,商城给予了三年免房租和物业费的优惠条件,并且国家财政和地方财政也鼓励更多民营资本进入影院建设行业,每年给予大额的补贴,修建影院花费在450万元左右,每年能够拿到的大大小小的补贴在100万元左右,那时候影院的日子还是挺好过的。”上述影院的管理人员王先生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2015年全国分账票房达到441亿元,同比增加49%,行业处于高速增长期,吸引资金疯狂涌入。


某影视公司高管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电影市场热钱多,大家纷纷涌入文化行业,电影项目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这种情况的出现除了得益于各种跨界资金的集体涌入,更重要的是行业政策和宽松的市场环境给投资方注入强心剂。当时对新建影院的政策补助和票务平台的票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资本进入,并且,从当时的大环境来看,资本比较活跃,文化产业蓬勃发展,资本市场又有许多成功案例,所以大家都跃跃欲试,许多高估值的影视公司出现。


东北证券分析师宋雨翔认为,2011年到2015年电影行业处于高速成长期,票房年复合增速高达54%,因此吸引资本不断入局。回顾2015年,电影市场屡创佳绩,首次出现了票房超过20亿元的单片,票房黑马也不断出现。


2016年,UME院线总裁吴思远在上影节公开表示,以前大家炒股票、炒邮票,现在电影市场好,大家都来搞电影院。


伴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其触角也延伸至院线行业。宋雨翔表示,互联网的入局进一步加速了行业的繁荣,在线购票发展迅速,猫眼、百度糯米(百度系)、格瓦拉(腾讯系)、淘宝电影(阿里系)、大众点评等平台纷纷加入竞争,线上购票的便捷性对于观众观影习惯的养成起到了一定的助推作用。2014年的票补政策也仍在持续,为电影市场持续引入增量用户,尤其是挖掘了下沉市场需求。2015年全国观影人次达12.6亿,同比增长51.1%,彼时的电影市场充分享受了人口红利,影视并购标的普遍取得了超预期的业绩,此外,文化产业市盈率较高,成为了许多传统企业产业转型的优先选择。


“2016年院线行业的蓬勃发展主要得益于行业数据推动外部资金进入和头部企业在2015年之后上市,加码主业,新建影院两点。”国海证券传媒与互联网分析师朱珠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资本局生变,影院龙头效应明显


变化出现了。


2016年9月,王先生所在的院线仅仅成立三个月后,老板便以900余万元的价格将影院出售给了正在急速扩张的星美控股,虽然院线呈现向三四线城市下沉的态势,但疯狂的外延式收购也将星美控股带进了一个死局。


与此同时,2016年-2017年,院线公司争相登陆资本市场,2017年10月横店影视金逸影视成功上市。


可以看到,电影院的急速扩张与资本的跑马圈地同步进行,也迎来了行业格局的迅速变化。在这场属于院线行业的资本变局中,有的影院几乎绝迹,有的杀出重围。


2017年,正在三四线城市开疆拓土的星美控股是那一年前十大院线中唯一一家处于亏损状态的院线上市公司。这一年,星美控股仍在积极并购三四线城市的影院抢占市场占有率。


外延式并购推高商誉,业绩不达标的情况下将面临商誉减值的危险,商誉减值又将进一步吞噬利润,在恶性循环下,星美控股的资金链最终断裂。2018年5月,新京报独家报道了星美控股欠薪事件。随后,星美控股各地影城纷纷停业。资金危机也导致了星美控股的2018年年报出现了二十年来的首次亏损。


星美控股四处寻求援兵,从保利到英皇再到中植,但最终,2020年12月14日,星美控股迎来了最终章,被取消上市地位。曾经无限荣光的品牌衰落的速度之快不免令人唏嘘。


在熬过了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激烈竞争,走到2020年,新冠疫情的黑天鹅突至,电影院停业173天,影视行业加速出清,龙头效应也越发明显。


数据显示,万达电影前三季度实现归属净利润为-20.15亿元,作为行业龙头,万达电影院线业务上半年减收近八成,但能够看到的是,万达电影的市场占有率在上涨。中国电影前三季度的归属净利润也未能扭亏,为-5.59亿元,同时,在放映端,中国电影的银幕市场占有率小幅提升。横店影视前三季度归属净利润为-3.68亿元,横店影视的影院数量也较2019年底减少了。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曾经被称作现金奶牛的院线在黑天鹅事件冲击下无力,中小影院抗击打能力较大型院线更弱。


无论是近年来的行业发展趋势,还是受到疫情的催化,目前行业呈现出小型影院出清,大型院线的市场占有率越来越高的二八效应。上述影视公司高管也表示,院线牌照放开,一方面制定出行业规则,让那些有实力的选手能有明确的目标方向,知道行业的门槛标准。另一方面,一些小玩家也注定逃不开被并购的命运。高级的玩家数量越来越少但规模越来越大,腰部玩家会逐步寻求退出路径,小型玩家长期存在此消彼长的态势。


线上线下融合,电影院摸到天花板了吗?


对于电影产业来说,直接的经济收益主要产生在中下游的发行和放映环节。电影发行的对象是庞大的线下影院渠道。


影院的收入来源有三个:票房分账、卖品和广告。此前,某院线负责人介绍,票房收入占院线收入的70%左右,广告和运营占20%左右,而卖品则占10%左右。


多年来,院线在电影行业中有着较高的话语权,也致使中小规模影片在排片上有着一定争议。坐拥院线这头现金奶牛,深耕在行业内的玩家努力扩展市场占有率。


但一位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影院提供的服务同质化比较严重,缺乏更多的个性化服务,也就缺少了新的利润增长点。由于影院能承载的服务结构太过单一,所以极容易因为科技发展,出现新的内容分发渠道,造成电影观众的分流,过去几十年,电视技术、互联网视频技术已经构建出了新的内容发行方式。


在互联网视频领域,“腾爱优”三足鼎立的模式开始有了裂隙,芒果超媒率先实现盈利,中移动旗下的咪咕视讯不断在超高清技术领域突破,对传统的院线造成一定冲击。疫情来袭,院线停业,视频网站对线下院线的冲击凸显。


2020年大年初一,强片云集的影视春节档停滞,一颗惊雷却炸开,原定上映的《囧妈》登陆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等字节系平台,免费播放。院线开始反击,2020年1月24日晚间,横店影视所在的浙江省电影行业协会发布声明称,全国影院为《囧妈》放映投入相当大的费用,《囧妈》的上述行为,给全国影院带来重大损失。声明希望欢喜传媒停止电影《囧妈》互联网首播的行为,否则浙江电影行业后续将对欢喜传媒及徐峥出品的电影作品予以一定程度上的抵制。


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曾公开表示,“观众现在有强烈的观影心态,要回到电影院来享受这样一种长视频的观赏方式,因为大家的生活已经越来越被碎片的短视频占用了。”


华谊兄弟却没有扩张院线的打算,王中磊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我们院线一直以来都不是特别大的扩张,一开始做院线是基于中国特殊的市场环境,我们可以看到疫情后,各个电影公司的中期报表中,大多数公司亏损的原因都是因为旗下有电影院。我觉得未来的战略,华谊在院线上一定不会是一个扩张的战略。


根据国家电影局披露、智研咨询整理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备案电影数量同比下滑18%至2583部,生产和上映数量分别为1037部和423部,分别同比下滑4.16%和7.63%。这组数据显示,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影片未能发行成功。而发行成功的423部影片中,“一日游”的影片也不在少数。对于这部分影片来说,互联网视频播放平台成为了好的选择。从一定程度上,视频平台能够消化过剩的影片产量。


显然,线上视频媒体已经动了院线的蛋糕,在过去几年间,行业人士谈及院线和视频媒体的关系,提到的最多的一个词便是融合。


宋雨翔表示,院线与流媒体不应当是完全的替代关系,两者满足了差异化的需求,未来可能会形成互补、融合发展。相对于流媒体,院线的电影播放设备更加高级,播放质量、观影体验会高出很多,对于注重视听效果的特效大片来说,院线是观影首选。而流媒体的观影场景更加多元化,对于更加注重故事性的影片,流媒体的观影体验相比院线差异较小,便捷性凸显,尤其是家庭放映设备大屏化的今天,流媒体的吸引力进一步显现。此外,对于观影体验需求并不强烈,追求观影场景多元化及私密性,更想窝在家里看电影的人,流媒体是优于院线的选择,这部分人群可能并不是经常去影院看电影的主流观影群。由于观影需求存在多样性,因此将流媒体作为院线的补充,可能并非是从流媒体手中夺回存量观众,而是进一步扩大了用户范围。


上述影视公司高管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如何能够把握院线的趋势?5G时代给了互联网频道许多契机,近百部影片通过互联网成功获得千万量级以上的票房,这个启示很深刻。对影院来说,还有一个重要的方向就是如何多元化经营场景并布局配套业态,这是一个开放式的试卷,未来会呈现不同的玩法。而互联网院线的出现,让许多中小成本院线电影的玩家转移阵地,会大大降低无效发行的项目浪费时间、金钱和资源。


电影院已经触碰到天花板了吗?上述影视公司高管表示,互联网视频行业的兴起使影视制作公司有了更多选择的机会。院线不再是唯一的发行路径,未来完全有可能不断触探天花板,如果运气好,网络院线票房过亿的案例很可能就在2021年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