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云:藏于心,笃于行,德必向善,学必精进,功自然成。这种大道至简至真的境界,用来形容广发基金的新锐后浪费逸非常贴切。他的投资价值观,他对价值的笃定,对赛道的谋定,对研究的投入,最终体现在基金业绩上:由他管理的广发聚瑞混合基金,过去两年累计回报超216.76%,在410只同类基金(股票上下限为60%-95%的灵活配置型基金)中排名前6%(数据来源:银河证券,截至1月15日)。

优异的业绩源于费逸对投资的深入思考。在他看来,首先要谋定赛道,选择推动时代发展的行业;其次放眼长期,与优秀企业一起成长;最后是要有行稳致远的价值观。在他看来,业绩是价值观在市场上的映射,没有正确的价值观,就不能保证结果的长期向好。

谋定

选择推动时代发展的赛道

2010年,从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本硕毕业后,费逸加入广发基金,最初研究的是煤炭、钢铁等周期行业,尽管彼时经济数据依然闪耀,但周期行业已经开始步入尾声。从“繁荣的顶点”下行的过程是痛苦的,自2011年下半年以后,周期股就步入了漫漫熊途。与之相对应的是,随着iPhone4的横空出世,智能手机时代悄然开启,科技成长股的美好时光迎面而来。

周期行业的盛极而衰,让费逸印象深刻。2012年,一个同事感慨地说,“我们可能已经站在大周期拐点附近,煤炭钢铁等行业不用看了。”他建议费逸转行看新兴产业,费逸于是向公司提出申请,转而研究TMT行业。

从现在回头看,十年恍然一梦,彼时正处在大周期的拐点。主要经济指标在2010年达到高点后,一些传统行业至今再没出现“新一轮上升周期”,而是进入了漫长的下行周期。“九年时间过去了,很多当年风光无限的煤炭股都破净了,有个美股的煤炭股都破产了,后来重新上市后又破净了”,这让费逸唏嘘不已。

对于投资来说,基金经理的个人奋斗固然重要,但更要考虑历史进程。TMT行业和周期股的上天入地,带给费逸截然不同的感觉。这也让他认定,投资要与时代站在一起,把握好时代主旋律,选对好赛道,是投资升堂入室的起点。

“我从做投资就开始思考,在不同的时代,每个行业出牛股的概率也不一样,美国长牛股是消费和科技公司,包括互联网、医药等,我要选择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行业。”费逸进一步解释说,“聚焦为时代发展提供动力的行业进行布局,无疑比全行业配置的胜率要高很多。”

费逸在研究美国投资史时发现,牛股总是随着时代起舞,尽管中美两国的发展背景不同,但历史总是压着相似的韵脚。要把握时代发展的脉搏,必须有与之对应的格局思维和前瞻性思考,去思考未来十年、二十年能够蓬勃发展的行业。由此出发,他选出两条投资主线并重仓持有。

一是高端制造业。在研究中费逸发现,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的定位,即使再过很多年,也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因为美国很多科技和商业模式上的创新,都需要到中国生产,苹果产业链就是最好的证明,预计特斯拉也会复制同样的故事,因为他们都需要中国供应商去做配套。

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最初是做低附加值的简单组装,再逐步自制零部件,接下来自制芯片,从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提升。“中国制造业升级,本质上是做全世界的生意,制造业讲规模效应,只有做全世界生意,才能做得更大,也更有优势,华为就是一个代表,这样的公司成长起来,才是中国发展的希望所在。”

费逸进一步解释说,中国各行各业都有一批这样的公司,它们融入世界产业链,从财务报表可以看出,毛利率在不断提升;利润增加之后,就可以靠研发,做有壁垒、别人做不了的产品,“目前电子产业链的很多公司,就是中国制造业升级的典型代表,它们向世界提供更好的产品,具有全球竞争力,这是时代发展的主旋律,也是我布局的主线之一。”

二是消费升级。在费逸看来,这是永恒的主题,中国有很大的内需市场,随着制造业升级,不管是企业管理层,还是员工、股东等都会更富有,他们自然会买品质更好的产品。

通过总结过去几轮科技浪潮,费逸发现,从最初的PC时代,到手机移动互联网时代,再到物联网时代,每迭进一个时代,市场空间就大一个量级,未来的市场空间将越来越大。例如,无线耳机就是苹果硬生生地创造出来的千亿级市场。

行笃

与优秀企业一起成长

赛道谋定之后,接下来是找到好公司。

巴菲特的搭档查理芒格说过,股票的本质是投资这家公司背后的生意,做投资就要买最好的生意。作为芒格的拥趸,费逸相信公司质地决定一切,选择优质公司并和它们一起成长,是业绩长牛的最好办法。

如何选出好公司?费逸主要从三方面筛选:一看企业的生意模式。生意模式决定了企业赚钱的难易程度,高增长、低资本投入、强品牌护城河的公司,往往能带来更高的资本回报率。二看企业的生命周期。要选择在行业景气周期向上、企业盈利处于快速成长阶段时买入。三看管理层。当企业处于快速成长阶段时,面临的机会和不确定因素会很多,有远见、具有创新精神的管理层,才能在竞争中乘风破浪。

从费逸所管理的基金定期报告看,在电子和医药行业,费逸布局了多个业绩长牛的公司,获取了显著的超额收益。以广发聚瑞混合A为例,从2017年7月费逸担任基金经理以来,截至今年1月18日,总回报高达176.88%。同期,沪深300指数涨幅为50.48%。

对于成长股投资来说,要想获取显著的阿尔法,必须扛住同样强的贝塔,由于面临的不确定因素较多,波动往往较大,如何在获取相对较高阿尔法的同时降低波动?费逸的答案是聚焦、勤奋、笃行。

“要聚焦于长赛道,比别人更加勤奋,花的时间比别人多,研究的案例比别人多,跟踪产业的维度比别人多,长期下来才能积累更多优势。”费逸深有感触地说,对于行业发展来说,精准把握拐点并不容易,但在不断积累之后,历史上总会有相似的东西可以参考。

在2018年的单边下跌行情中,临近年底时,市场一片风声鹤唳,担任基金经理仅一年多的费逸,顶住巨大的压力,重点布局电子和医药股。持续跟踪上述行业多年,他判断电子和医药正处在向上的大变局节点上。

度过了2018年底的“沉舟侧畔”,转眼就迎来2019年的向阳春生。在2019年初的春季躁动行情中,由于费逸此前没有降低仓位,他管理的基金三个多月时间净值上涨高达50%,迎春怒放。

在市场风声鹤唳时能够顶住压力,源于费逸的笃定,他相信专注会有回报,“大家都很聪明,在智商或能力上没有很大差异,都是24个小时,怎么才能比别人做得好?正如任正非所说,几十年只攻一个点,收获肯定比全面撒网的人更大,认知也会更深刻。”

尽管非常看好制造业,但是研究过全球制造业历史的费逸明白,长青的制造业公司非常非常少,大到一定规模后最终都会出问题,一旦出问题,就会回吐前面非常多的涨幅。对于基金经理来说,要和优秀公司一起成长,也要保持警惕之心,只有深入到行业内部,才能感受到行业的冷暖,以及投资者预期变化的起伏。

功成

投资是价值观在市场上的映射

从2010年加入广发基金,费逸积淀了整整7年,打下了扎实的研究基本功。在2015年的牛市行情中,市场表现跟他想的并不一样,他当时判断“互联网加”公司商业模式不好,成长不具有可持续性,给了“卖出”的建议。但在2015年上半年,那些主题概念股天天上涨,让他承受了巨大压力。

尽管市场的狂热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但每当回忆起当时的感受,费逸坦言感触太深刻了。不过,他始终相信所有付出都不会白费,随着炒作潮水的退去,昔日备受追捧的概念股变成一地鸡毛,也让费逸对价值的追寻愈发笃定。

美国哲学家安兰德说过,财富是一个人认知能力的产物。费逸深以为然,在他看来,投资业绩最终是价值观在市场上的映射。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坚持做长期正确的事情,早晚会结出好的果实,过于聚焦于短期,往往就会损害长期的竞争力。小胜靠智,大胜靠德。价值观才是行稳致远的基石。

“每个人的三观是不一样的,这跟其成长经历、教育经历以及环境影响有关,你希望世界是什么样,就会支持什么样的公司,让这个世界朝你希望的方向发展,尽管每个人的推动力量有限,但是涓滴意念汇聚成河后,就会推动时代浪潮奔腾向前。”费逸深有感触地说。

也正因为此,费逸特别强调长期正确的价值观。在他看来,企业经营和基金经理都要有价值观支撑。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坚持正确的经营理念至关重要,早期很多企业家,只要胆子大,敢于借钱,杠杆越高,赚钱就会越多,但在2018年的极端行情中,很多高杠杆质押股权的企业家,把过去几十年赚的钱一把全还回去了。

对于基金经理也一样,随着市场的正本清源,机构投资者会越来越多,正确的收益观愈发重要。“如果将收益建立在‘割韭菜’上,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

在投资研究中,费逸喜欢复盘牛股,把长牛股的年报、调研、老板访谈、采访都找出来看,去探索牛股长牛的基因。费逸发现,伟大的企业无一例外的特征是与时俱进,行于大道。这也让费逸怀有夕惕若厉之心,始终聚焦于长期正确的事情。

如果说投资是认知的变现,但相对于认知来说,变现则更为关键,因为丰厚收益往往来自极端行情中的笃定。在费逸看来,面临极端市场行情的时候,信心是最重要的。这种信心不仅源于中国巨大的市场空间和勤劳的民众,还有他在深入研究之后的思考和坚持。

费逸说话不紧不慢,但在同事眼中,却有着强大的定力,他似乎把很多东西都考虑清楚了,在洞察投资之门后,余下只需持续努力,笃定坚守,不疾而速,厚积薄发。

古人云:藏于心,笃于行,德必向善,学必精进,而功自然成。

而这,正是费逸的投资观,也是他的价值观。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丨本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勤勉尽职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投资人购买基金时应详细阅读基金的基金合同和招募说明书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具体情况。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和其投资人员取得的过往业绩并不预示其未来表现,也不构成本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基金投资需谨慎。)

相关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