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通胀预期打满,高位资产隐忧

美国两党的拔河越来越向民主党偏移。

美东时间2月22日,美国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以19票赞成16票反对的投票结果,决定推进美国总统拜登1.9万亿美元纾困法案,并将在本周晚些时候提交众议院进行表决。力求在抗疫失业救济补助项目3月14日到期以前通过新刺激案。

没有任何共和党议员投支持票,但不妨碍结果。如今民主党人的席位优势给了拜登在国会两院的绝对话语权,携滚滚洪流而来,挡不住的。

拜登政府的1.9 万亿美元纾困法案,几无悬念。

1、经济复苏放缓,刺激计划势在必行

法案主要面向个体民众,包括1400美元的支票、失业补助金、学生贷款、住房补助等等,总之就是到处发钱,雨露均沾。

这1.9万亿之外,接下来还会有一个至少3万亿美元的刺激法案,其中包括了拜登此前提出的有关基础设施、振兴制造业和绿色能源的详细计划。

接二连三的巨额支出,对美国本就已经站上危险红线的债务又是巨大的打击。截止到目前,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总额已达到27.8万亿美元,是其GDP的133%。

不过从白宫透露出的声音可以看出,如何让美国经济重归正常才是当前拜登工作的重心。至于不断攀升的债务,自然有人帮着买单。再者说,政绩是自己的,债务的锅则是可以甩给川普同学的,抉择起来丝毫没有心理压力。

新任美国财长耶伦是刺激计划的最大拥趸,上周四这位前美联储主席再次力挺新冠救助计划。耶伦表示,尽管当前势头表明,美国2021年初经济增长速度比预期要快,但大规模刺激计划仍是让经济恢复全面强劲的必要措施。

近期的数据显示,美国的新冠疫情正在缓解消退,经济形势也在趋好。

由于政府的强制控制措施和疫苗的铺开分发,目前美国接种疫苗的人数为4413万人,所以新增感染数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单日人数回落至5万上下。截止昨日,美国已有2818万人感染新冠病毒,超过50万人死亡。

经济方面,总体趋势是回暖的,但速度其实是不及预期。

1月非农就业报告显示,美国目前的失业率为6.3%,非农业部门新增就业人口仅4.9万人,不及预期的一半。美国财长表示,由于疫情期间有至少400万人因为种种原因退出了劳动力队伍,因此实际失业率接近10%。

此外,上周美国初次申请失业金人数为86.1万人,意外上升,此前已连续4周下滑,超过预期值约10万人。

美国2008-2009年金融危机经历了漫长而缓慢的复苏,他们学到的一大教训就是联邦政府需要及时拿出必要的资金让经济迅速回到正轨,尤其是在危机快要过去的时候。

而作为一个投资者,我看的只有一点——水,全都是水!

2、全球通胀,资产高位

美国是全球的风向标,这一点毫无疑问。

最近的华尔街,已经在进行“通胀交易”。一面大举押注铜、原油等大宗商品迎来超级牛市周期,一面则提前布局防范美股、比特币等高估值资产大幅回调。

全球通胀的预期已经打满。

美债收益率持续走高,十年期国债为1.369%,回到去年年初水平。

同时,长短期国债收益率曲线日益陡峭,2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扩大至125.4个基点,为2017年初以来最大。这意味着投资者看好经济即将要步入扩张时期,对通胀和未来的经济增长有更多的预期:短期国债受到市场追捧,价格上涨;长期国债则被抛压,收益率上升。

尽管美联储给出的通胀率还显示美国的通胀率只有1.4%,但过去的一年里,实体受到放水的影响并不大,货币超发真正的受益者是资产,看看股市、房价和比特币。而货币政策参考的通胀指标还是传统的那一套,以消费者为主,较少覆盖投资、资产的价格,所以在当前的时代背景下并不可靠。

但市场是总是最诚实的。

众所周知,商品的抗通胀属性是最高的,也因此对通胀的来临最为敏感,而大宗商品指数基本可以反映珍格格商品市场的走势。

换句话说,通胀来没来,看大宗商品。

不管机构和经济专家怎么分析,大宗商品的牛市行情到来已是不争的事实,通胀自然也是真的。

在全球通胀的背景下,资产价格处在历史性高位,继续上涨的压力一天比一天高。

根据罗伯特席勒的CAPE Ratio,当前美股标普500的市盈率为35.23倍,较其近20年均值25.3 高出39.3%,仅次于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时期。

金融资产价格的大回调只是时间问题。

3、加息提上日程,全球担忧

上周美联储公布的1月份会议纪要显示, 美联储官员们一致认为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宽松货币政策,以帮助美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复苏。

所以在达成就业和通胀目标前,不会考虑加息和削减购债。

但鲍威尔的屡次镇场没能稳住市场的预期,毕竟在极度宽松的环境下,联邦政府还将继续大量撒钱,通胀此时也已成为问题,加息不可避免。

根据CME美联储观察,近期关于美联储加息的概率在不断上升预计4月维持利率在0%-0.25%区间的概率为95.9%,加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4.1%;6月维持利率在0%-0.25%区间的概率为92.3%,加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7.5%,加息50个基点的概率为0.2%。

而在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市场上,押注美联储最快将在2022年年底加息的概率已经高达70%,这一概率上周还是50%。至于2023年3月加息,几乎是交易员们眼中板上钉钉的事。

显而易见,在通胀预期拉满的情况下,市场对加息的担忧不断增加。

投资者的预期对市场交易是有着极大地自我强化作用的,简单地说就是,大家觉得要加息了,股市会跌,为规避风险提前卖出,一致性形成导致股市下跌,反过来继续加强投资者们的预期。

可以看到的是,美股近期已经出现了较大的回调,前期暴涨的纳斯达克尤为明显。

特斯拉。

苹果。

美国一动,全球市场都得跟着动,因为不跟着美联储走的都吃过大亏,没法子。

A股或许会好一点,毕竟央妈给市场打了这么多次预防针,公开市场操作不只是用来微调的货币工具,也是收紧流动性的排头兵,和上头喜欢事前吹风的惯例一致。好处在于,届时央妈再跟着美联储一起加息,市场的波动也不至于很大,出现股灾的可能性会小很多。

不过,既然已经在讨论股市会不会出现崩盘的时候,大家对2021年投资收益预期是要降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