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海南省电力部门仅需在常规发展(BAU)情景基础上增加不超过2%的年电力系统投资,即可完成煤电退出的目标

2020年海南省煤电发电量为13太瓦时,到2030年常规发展(BAU)情景下煤电发电量下调至8太瓦时,而清洁能源岛(CEI)情景则完全停止使用煤炭供电。从现在到2030年,按既定政策发展推算,二氧化碳减排幅度将为36%,清洁能源岛(CEI)情景将此数值提高至91%。2030年,已建成清洁能源系统的海南 省减排二氧化碳的平均成本为50-60元/吨,成本较低。

2. 减少净电力外送和发展可再生能源是建设海南清洁能源岛的两大重要途径。

常规发展(BAU)情景根据 经济发展需求和国家政策导向制定了一系列能源转型计划,而清洁能源岛(CEI)情景为此设定了更远大的目标。在常规发展(BAU)情景下,短期内核电将成为海南省发电结构中的首要能源,2035年风电和太阳能发 电总量占比将增长至与核电占比持平。而在清洁能源岛(CEI)情景下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将达到44%, 高于常规发展(BAU)情景下的36%。海南省自然资源禀赋优越,拥有建设分布式及大型地面风电、太阳能 发电站的潜力,海上风电发展前景广阔。在海南省及其他南网覆盖区域省份,风电和太阳能发电是最经济的 清洁能源,但使用波动性可再生能源需要额外投入资金升级电力系统,提高系统灵活性,增加储能设施,优化省际互联电网调度规划。

3. 在各类能源转型路径中,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对海南省而言是成本最低的方式。

为了取代煤电在海南省发 电结构中的地位,我们需要寻找各类替代能源。天然气价格高昂,依赖进口,并且气电会产生碳排放。核电 相对清洁且无碳排放,但成本高,还需考量其他安全因素和环境影响。琼粤互联电网意义重大,对清洁电力 输送、外送盈余电力、提高电网灵活性都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然而输电线路容量扩建到何种程度,以实 现电网运行效率和成本优化之间的平衡,仍需持续进行追踪研究。

4. 建设海南清洁能源岛,不仅需要贯彻落实相关政策机制,更需要同步进行电力市场改革。

电力现货市场 是消纳大规模波动性可再生能源的最佳途径,将发电企业、电网、储能设施和电力用户纳入到市场中,能够 为电力系统提供持续的灵活性。可以考虑将广东电力市场试点经验推广到海南省,海南省也需要建立自己的 电力现货市场。两省必须构建电力市场匹配机制,确保琼粤互联电网能够稳定、高效地输送电力。还需要建 立相关监管体系,确保跨省输送的是清洁电力。

5. 研究海南省的清洁能源发展,必须要考虑南网覆盖区域的整体情况。

根据清洁能源岛(CEI)情景模型所 得的结论,相比常规发展(BAU)情景,海南省降低净外送电量也是清洁能源转型的关键环节。同时,南网覆盖区域其他省份在弥补这部分因电力输入减少而产生的电源缺口时,应尽量避免使用非清洁能源,以达到区域整体能源清洁化的目标。此外,任何地区性政策都必须以国家能源发展战略方向为指导,因此本文使用 CREO2019中的全国模型作为海南省建模分析的基础。

6. 使用低成本可再生能源电力对电力系统灵活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到2030年,海南省电力系统需采取各 种手段提高电力系统灵活性,以适应波动性可再生能源与核电的发电特性,一些可行的手段包括: 提高剩余热电机组发电灵活性;利用现有和新增的储能电站;加强电力需求侧管理,特别是将电动汽车政策纳入电力系统和电力市场的发展考量中以及充分利用琼粤互联电网。

7. 2025年海南半数一次能源消耗将由清洁能源供给,亟需对整个能源体系进行全面系统化的分析

高度电气化的社会各部门都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清洁能源岛目标的实现。在电力部门实现清洁、低碳、经济转型, 以及电力系统确保安全运行、降低外部依赖性的前提下,民用建筑、工业和交通部门内的化石能源消费也亟需进行清洁转型。

风险提示:投资人应当认真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等基金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并根据自身的投资目的、投资期限、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基金是否和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基金的过往业绩并不预示其未来表现,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其他基金的业绩并不构成基金业绩表现的保证。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转自丹麦能源署-电力行业:海南清洁能源岛电力部门转型路径

免责声明:转载内容仅供读者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其任职机构立场及任何产品的投资策略。本文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如您认为本文对您的知识产权造成了侵害,请立即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