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日报网财经讯 3月22日下午,承德露露发布关于公司董事长辞职的公告。 自2021年2月份以来,这已经是承德露露发布的第三份高管辞职公告了。更重要的是,该公司还有不思进取的六年(2015年之后)、加上深陷商标纠纷泥淖,经营惨淡,可想而知。

根据天猫发布的《2020植物蛋白饮料创新趋势》报告,2020年,我国植物蛋白饮料市场增速高达800%,购买人数上升900%,仅排在饮用水、茶饮料之后,成为饮料市场的一匹“黑马”。若六个核桃、椰树牌椰汁奋起直追,加上乳业巨头的觊觎,承德露露还能任性多久呢?

根据公告,3月22日,承德露露收到董事长梁启朝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梁启朝因工作需要不再担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职务,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辞职后,梁启朝继续担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总经理等职务。截至目前,梁启朝未持有公司股份。


不足两月 三位高层离职

今年2月18日午间,承德露露发布高管变动公告称,马翔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职务。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截至目前,马翔先生未持有公司股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距离马翔辞职不足半月,承德露露的另一高层也有了动作。3月5日下午,承德露露发布关于公司董事辞职的公告,宣布公司于3月4日收到董事丁兴贤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丁兴贤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职务。丁兴贤辞职后,将继续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截至目前,丁兴贤先生未持有公司股份。

两份公告接连而至,投资者们坐不住了。有人在互动易平台询问承德露露,“请问,公司目前董事辞任后,董事人数是否符合公司法?董事辞任不辞职,背景是什么?是否有新董事就任?”

对此,承德露露表示,公司两位董事的辞职未导致公司董事会人数低于法定的最低人数,不会影响公司董事会依法规范运作,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其中丁兴贤董事是由于工作需要不再担任公司董事。公司董事会已按照法定程序提名新的董事候选人,并提交公司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

高层频繁变更,让投资者不禁为承德露露的经营捏一把汗。


承德露露 得过且过的六年

杏仁露是承德露露的的立身之本。根据该公司2020年半年报,公司收入100%来源“露露杏仁露及其它”产品,且产品没有出口海外,9.97亿元营收全部来自于国内。承德露露是全国最大的杏仁露生产企业,年生产能力50多万吨。根据2020年三季报,承德露露前三季度实现营收约13.80亿元,同比下降22.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2.9亿元,同比下降17.64%。

业绩暗淡,并非一朝一夕。承德露露的业绩分水岭在2015年。根据财报显示,2015年该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27.06亿元、4.63亿元,算是上市之后的高光时刻。彼时承德露露股价为26元/股,约为现如今股价的4倍。此后,承德露露便开始了得过且过的六年,2016年至2019年,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21亿元、21.12亿元、21.22亿元、22.5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5亿元、4.14亿元、4.13亿元、4.65亿元。

承德露露的一直靠杏仁露养活,几乎没有任何投资。根据财报,2019年该公司70%的资产都是货币资金。2015年之后,虽然承德露露的营收和净利润不佳,但是该公司的货币资金一直呈上升趋势。2016年至2019年,该公司的货币资金为21.62亿元、19.06亿元、19.27亿元、22.04亿元。

承德露露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呢?总结一句话就是占用上下游资金。一般企业用别人的钱企业可以提高自身的盈利能力。具体方法有三种:延期付款;加快回款;以及降低库存。在延期付款、占用上游资金上,格力是老前辈了。2019年它的账上的货币资金有1254亿元,其中包括存放在银行的存货620亿,这些钱产生的利息就有23.5多亿元,比A股50%的企业一年的收入还要多。但是这么有钱的格力,它一直在欠供应商的钱。2019年格力欠供应商的钱有669.42亿。格力把自己卖空调的钱都放在银行里做理财了,它去“压榨”上游,用别人的钱来维系企业的周转。承德露露也在占用上游资金,根据财报,2016年至2019年,该公司的应付账款分别为2.82亿元、1.97亿元、1.06亿元、2.18亿元。

此外,通过应收款项和预收款项来看,承德露露很少给别人账期,并且还要预收款,对下游很强势,占用下游客户资金。2016年至2019年,该公司的应收款分别为543.34万元、26.45万元、16.23万元、0。同期的预收款项为6.4亿元、3.92亿元、6.25亿元、6.66亿元。

拿别人的钱造富,承德露露可谓得心应手。但是在去库存上,承德露露显得格外笨拙。自2016年开始,承德露露的存货越来越多。由于承德露露是植物蛋白行业的龙头企业,所以它对上下游摆足了架子;但是因为产品销量增速放缓,它的库存越来越多。它千方百计去占用上下游别的企业的钱,最后却因为自身的产品的原因、占用了大量的资金。2016年至2019年,该公司的存货分别为2.33亿元、2.58亿元、2.83亿元、3.13亿元。

上市超过十年,承德露露一不做并购、二不购置资产、三不投资,一直在杏仁露上作文章,看似老实本分,但其实是得过且过。一方面在于,承德露露并没有专心在产品经营上,销量下降、存货高居不下就是证明;另一方面依靠“欺负”上下游,并非长久之计。产品销量才是现金流的活水之源,承德露露完全是舍本逐末了。疫情期间,承德露露更是减少了研发投入。根据其三季报,前三季度承德露露研发费用的营收占比仅为0.51%,同比减少40.06%。

目前来看,承德露露似乎打算吃杏仁露这一单品的“老本”。但是商业竞争也如逆水行舟,除了老对手六个核桃、椰树椰汁等,维他奶、豆本豆、达利园花生牛奶等植物蛋白饮料的玩家都冲劲十足,甚至伊利等乳品企业也在加速布局,再不思变,留给承德露露的时间还能有多少?

南北露露 旷日持久的商标之争

2020年,承德露露被讨论最多的便是南北露露的商标之争了。2月1日,一直未曾发声的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简称“露露南方公司”)发布声明称,马拉松式的诉讼严重伤害了露露品牌。南北露露历史上曾经是一家人,露露南方公司愿意就相关问题进行沟通,期待共同做大做强露露品牌。

此前,承德露露及其控股股东曾多次针对商标纠纷发起诉讼。最近一份诉讼结果显示,在承德露露控股股东万向三农集团有限公司诉露露南方公司等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中,法院已经驳回了双方的诉讼请求。

关于商标始末,要追溯到2006年。彼时,承德露露与露露集团(霖霖集团前身)签署《无形资产转让协议》《无形资产转让补充协议》,斥资30100万元购买“露露”商标、专利等无形资产。该事项经过承德市政府国资委、中国证监会的批准,经过公司董事会、监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独立董事发表了同意的独立意见,并依法办理了过户手续。承德露露方面表示,在此商标专利购买过程中,由于时任承德露露董事长的王宝林以及王秋敏、林维义和杨小燕等人,私下与露露南方公司等单位秘密签订了与《无形资产转让协议》承诺事项相违背的《备忘录》《补充备忘录》,且签订各方长期持续隐瞒。致使承德露露斥资3.01亿元购买的是已被露露南方公司侵权使用的“露露”商标专利等无形资产,导致公司目前商标不完整,市场不统一。承德露露认为,上述关联交易合同直接损害了上市公司及其广大投资人的利益,构成公司董事实施的损害公司利益的关联交易。2020年4月份,承德露露将王宝林、王秋敏二人告上法庭,要求判令被告两人共同连带赔偿关联交易给承德露露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1.08亿元(商标侵权损失截止日为2019年12月31日,2020年后的商标侵权损失另行计算)。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5年以来,承德露露方面及其控股股东先后发起了多起诉讼。2015年6月23日,承德露露向承德市双桥区人民法院提起合同效力纠纷诉讼,请求确认《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无效,后因该案被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裁定应由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此次诉讼于2017年10月17日开庭审理,承德露露于2017年12月4日撤回了起诉。2017年8月21日,承德露露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3项外观设计专利侵权诉讼,后因涉案专利全部被无效而裁定驳回起诉;2018年2月8日,承德露露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商标侵权诉讼,指控露露南方公司依据《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的许可而使用相关“露露”商标的行为构成侵权。

如今南方露露想要休战,不知道承德露露意下如何。值得关注的是,成都露露的无形资产比固定资产还要多,且该公司70%的无形资产是专利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