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消费 徐霁

刚刚给价格战踩了一脚刹车的通达系快递公司,最近因为另一组集体动作而受到行业广泛关注。

韵达股份圆通速递实控人减持,申通卖身阿里受阻后,近期将控股股东股权划转至实际控制人名下,还有市场消息称,百世可能要对外出售汇通快递。桐庐帮集体撤退吗?

这应该是中国商业史上最励志的底层创业故事之一。桐庐帮,一群来自大山深处的淳朴农民,以拓荒者的身份成为中国快递行业的崛起基石。

2016年底前后集体登陆资本市场后,2019年解禁期到,叠加快递行业的瓶颈期,导致各家快递公司进入实控人的密集减持周期。申通陈德军、陈小英家族,圆通喻会蛟家族等,套现均以十亿计。

顺丰控股、京东物流、菜鸟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挤压之下,四通一达从商业模式到网络配置,均陷入落后窘境。

通达系何去何从?这个问题已经扔给了阿里巴巴来回答。

起步

杭州西南山区,富春江与分水江交汇,勾勒了桐庐山水的底色。宋代大诗人范仲淹路过此地,留下了“潇洒桐庐郡”、“出守桐庐道中”、“赴桐庐郡淮上遇风”等多首组诗。

但是,受制于地形等因素,曾经的桐庐常年以农业为主,在杭州属于富地穷乡。即便到2020年,桐庐GDP为376.27亿元,在杭州所有区县中排名倒数第二,在共同富裕示范区浙江,也属于拖了后腿的。

桐庐县的钟山乡,更是贫中之困。但是,它却在中国快递行业,乃至中国电商发展史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

上世纪90年代初,桐庐县钟山乡夏塘村的聂腾飞、聂腾云兄弟,聪明勤奋,因家贫无力负担大学,便只能报考中专。然家里实在太穷,只能负担一个人的学杂费。没办法,哥哥聂腾飞去杭州寻找工作机会,让弟弟聂腾云进入浙江商业学校(浙江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前身)。

1993年,在杭州一家印染厂上班时,脑子灵活的聂腾飞凭借一辆三轮车帮人送货,创立申通的前身“神通经营部”,后逐渐将业务拓展至跨区托运,形成快递业务的雏形。

当然,那时候最难的并不是业务如何开展、客户在哪里,而是监管。早期民营快递业务处于灰色地带,用快递从业人员自己的话来说,收派件类似于地下党接头。

很快,申通快递站稳脚跟。弟弟聂腾云,聂腾飞的妻子陈小英,陈小英的哥哥陈德军,陈德军的同学张小娟,都进入公司担任要职。

1997年,聂腾飞因车祸去世,申通快递由陈小英及其哥哥陈德军掌舵,公司部属纷纷出走自立门户,快递业进入群雄割据时代。

1999年,负责申通慈溪业务的聂腾云,以此网络为基础,创立韵达速递。

装修生意失败、负债182万元的喻会蛟,妻子张小娟的建议下,2000年在筹集5万元赴上海创办圆通速递

木材老板赖松梅,2002年拉上申通快递一级站点负责人桑学兵,在上海创立中通。

汇通快递成立虽晚,但早期来势汹汹,很快追赶上来。2004年汇通卖给做食品生意的徐建荣,2010年被百世网络收购,组成后来的百世汇通。

这五大快递公司之外,还有诸多中小型快递公司,创始人也是来自于桐庐,如天天快递、CCES等。另外,各大快递公司上至高层管理人员、中间的各级站点负责人甚至是基层的快递员,都有相当一部分来自桐庐。

桐庐中国快递之乡的招牌,实至名归。

高光

快递业的高速发展,与电子商务产业的强势崛起,息息相关、互为依存。快递作为电商产业的基础设施而存在,电商则为快递提供源源不断的业务量——中通快递曾对外披露,其90%的业务来自于电子商务。

2003年,淘宝网创立,再到2012年淘宝商城更名为天猫网,C2C、B2C电商模式逐渐在中国市场发扬光大。

2009年,淘宝首次推出打折促销活动,马上就导致各大快递站点爆仓。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快递行业跟随电商产业的脚步,开启了大约10年的黄金时代。

2010年,中国快递业完成业务量23.4亿单,快递业务收入574.6亿元。2014年快递业务量破百亿单,此后一年一个台阶,2020年完成业务量833.6亿单,收入8795.4亿元。10年时间,业务量增加了35倍,收入增加了 14倍。

总部都在上海、依托江浙沪包邮区的申通、圆通们,通过这一波电商红利,确立头部快递公司的地位,业务量和业绩均实现大爆发。

不过,经过多年的发展,快递巨头们的位次也发生了变化。最老牌的申通,曾长期稳坐快递行业头把交易,后来被圆通超越,到现在则是中通凭借业务量优势独占鳌头。

那时候,谁跟阿里巴巴绑得紧,谁就能拿到更多的业务。虽然圆通是最早主动找阿里巴巴谈合作的头部快递公司,但中通的崛起本身就带着阿里巴巴的资本加持,有着天然的业务优势。

电子商务蓬勃发展带来的电商件需求,自然地把民营快递行业划分成两个市场,四通一达在走量型的电商件市场短兵相接,而顺丰控股在独自深耕高价值的商务件市场。

经过20多年的发展后,快递业终于在2016年-2017年迎来了自己的最高光时刻。

2016年10月,圆通速递借壳大杨创世上市,成为中国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快递公司。当月,中通在美股敲钟。随后,2016年12月底申通快递,2017年初的韵达股份顺丰控股,纷纷完成借壳上市。2017年9月,百世汇通在纽交所上市。六大快递公司在资本市场聚首,四通一达轮流敲钟,堪称一时之盛况。

2017年底,顺丰控股、圆通速递、韵达股份、申通快递的市值分别为2223亿元、473亿元、464亿元、378亿元。

快递公司的老板们,跟随老板创业的元老们,各个大区的封疆大吏们,都赚到盆满钵溢。

按照2017年底的公司市值和持股比例计算,圆通喻会蛟、张小娟夫妇身家达到317亿元,聂腾云家族持有公司股份价值超过300亿元,申通掌舵人陈德军陈小英兄妹,名下股票市值超过226亿元。

撤离

近期,市场传言,美股上市公司百世或将出售旗下快递子公司汇通快递,对价10亿美元,用来筹集资金、消减债务。

这一消息引发了市场对桐庐系快递去留的讨论。

其实,2010年百世收购汇通快递打包成综合物流服务商百世汇通之时,汇通快递与桐庐系就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桐庐帮撤离快递业,早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通达系快递公司多在2016年下半年及2017年初上市,3年禁售期后,减持大幕在2019年拉开。

最老牌的申通快递,其创始人也是第一个祭出减持方案。

2019年之前,申通快递实际控制人陈德军、陈小英兄妹,个人持股及通过控股股东德殷控股持股,合计59.79%。

2019年初,德殷控股分别向其全资子公司德殷德润、恭之润转让申通快递29.90%和16.10%的股权,公司控股股东一拆为三后,德殷控股持股仅剩7.76%。

2019年7月,德殷控股向阿里巴巴转让德殷德润49%的股权,对价46.65亿元;2019年8月,公司对外公告称,将向阿里巴巴转让德殷德润51%股权和恭之润100%股权,对价99.82亿元。

如果这组计划顺利实施,阿里巴巴将成为申通快递的实际控制人,持股46%;陈德军、陈小英兄妹套现146.47亿元,退居二股东。

但是,几年操作下来,到现在,这个计划其实只执行了一半:阿里巴巴通过上海德峨受让申通快递25%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陈德军、陈小英套现数十亿元后,合计持股35.84%,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韵达股份(002120.SZ)借壳上市的限售股份于2019年12月24日解禁,实际控制人聂腾云、陈立英夫妇毫不手软。

当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上海丰科、桐庐韵科、桐庐韵嘉,通过大宗交易合计减持公司股份4452.5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减持均价30元/股,合计套现13.36亿元。

这样的减持同样发生在今年9月,上海丰科、桐庐韵科、桐庐韵嘉减持韵达股份,合计超过1%,套现数亿元。

此前一直在减持上毫无动作的圆通速递,并没有迟疑太久。

2020年9月,圆通速递实际控制人喻会蛟、张小娟及其控制的蛟龙集团,向阿里网络转让12%的股份,一把套现66亿元。

随后,去年年底至今年以来,圆通实控人小型减持不断,其持股比例已经由减持前的66.66%降至40.42%。

桐庐帮做快递,有传帮带的传统,亲戚带亲戚、朋友帮朋友,一起干快递。除了少量自己开快递公司的能人,还有大量桐庐人在快递公司的各个层级任职,这些人功成身退,已经无法统计了。

内卷

快递大佬们离开这个行业的原因很直接,快递业赚钱太辛苦了。

早年,快递行业的创始人,如申通聂腾飞、顺丰王卫,都有过自己坐火车送货的经历,后来各大快递公司业务条线的高管,也大多拥有在一线送快递的工作经验。

桐庐帮虽然可以看作是中国快递行业的开拓者,但行业一旦打开,后来的模仿者甚多,包括以小红马快递为代表的“北京帮”,以DDS为代表的“深圳帮”等,结果却只有桐庐帮笑到最后。为什么?人们在总结桐庐帮的特点时,都会提到一点,桐庐人,吃苦耐劳。

这是一群来自大山深处的淳朴农民,在这个产品和服务极度同质化的行业中,竞争手法几乎只剩下最简单粗暴的价格战。早些年,你收4块一单,我就搞10块钱三单,近些年,在义乌等地,甚至还出现过快递平均价格低于1块钱的惊人业务。

四通一达的快递业务,平均一单两三块钱,抛开各种硬性开支,其实单票毛利率就几毛钱而已——2019年以来这一轮价格战,部分快递公司的单票毛利润甚至跌到了一两毛。

行业太辛苦了,赚钱太难。所以,实现财务自由后,快递行业的上层人士,选择落袋为安,其实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止是快递公司的老板,连高管们也都不想继续“搬砖”了。

以圆通速递为例,2018年董事童文红、副总裁郝文宁,2019年副总裁邓小波、副总裁苏秀峰、副总裁兼董秘朱锐,2020年副总裁张树洪,2021年董事万霖、副总裁许张清,纷纷离职。这些人多是公司的创业元老,上市功臣。

近几年,快递行业进入瓶颈期,行业整体增速下滑,产品服务层面很难再继续提升,人员等成本持续上升,连原先那种辛苦钱,其实也很难挣了。

何以解忧?行业给出的答案,仍然是价格战。

这一次的价格战,由顺丰等行业巨头,带着提升市场份额的目标,降维打击而来。所以,2020年以来直到2021年上半年,成为快递业最焦虑的时刻。

坚持自建物流的刘强东曾做出预测,顺丰和京东物流将成为中国两大快递公司,其他不够独立的快递公司都将成为菜鸟的附庸。如今看来,这样的预测正在慢慢变成现实。

早些年,通达系快递公司合资成立蜂网,试图自己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后来,在菜鸟的合纵连横之下,蜂网野心逐渐凋零。各大快递公司在行业中随波逐流。创始人的退出,也成为必然选择。

相关证券:
  • 申通快递(002468)
  • 圆通速递(600233)
  • 韵达股份(002120)
  • 顺丰控股(002352)
  • 德邦股份(603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