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近日,深处债务漩涡的华夏幸福自曝超52亿元债务逾期,涉农业银行兴业银行、渤海银行、广州银行、平安资管等多家金融机构

近日,深处债务漩涡的华夏幸福自曝超52亿元债务逾期,涉多家金融机构。

2月2日,华夏幸福发布《关于公司及下属子公司部分债务未能如期偿还的公告》(下称“《公告》”)。

在公告中,华夏幸福表示,截至目前,华夏幸福及下属子公司发生债务逾期涉及的本息金额为52.55亿元,涉及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等债务形式,未涉及债券、债务融资工具等产品。

农行、兴业等多家大型银行踩雷

行长要参发现,华夏幸福爆雷案中,不少“金主”大佬踩雷,而这之中多为银行、信托等机构。“宇宙行”工行,是华夏幸福债权人委员会的牵头人之一,给华夏幸福授信高达139亿元,使用额度最高。

不只是工行,国有大行中还有四家“沦陷”。根据华夏幸福发债募集说明书,截至2019年9月末,银行合计授信约为3795亿元。中国农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中信银行兴业银行中国银行、渤海银行、广州银行、交通银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等,均涉及其中。

2020年1月13日,华夏幸福与兴业财富签署《可续期债权投资协议》,与兴业财富及兴业银行北京分行签署《可续期委托贷款借款合同》,涉及兴业财富设立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并通过兴业银行向公司发放可续期委托贷款,金额为20亿元人民币,无固定贷款期限。

2016年10月,与渤海银行石家庄分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渤海银行石家庄分行计划三年左右时间向华夏幸福及其下属公司提供各类授信和融资的总余额不超过200亿元,主要用于华夏幸福产业新城、住房开发、物业管理、园区建设和金融产业等业务板块发展。

与此同时,华夏幸福还拟与邮储银行河北省分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邮储银行河北省分行计划三年左右时间向华夏幸福及其下属公司提供各类授信和融资的总余额不超过500亿元,主要用于华夏幸福产业新城、住房开发、物业管理、园区建设和金融产业等业务板块发展……

在昨天正式承认爆雷之前,华夏幸福早已出现问题。去年10月,华夏幸福的子公司向自己参股的银行借钱,说明资金已经危险到了一定程度。

2020年10月,华夏幸福旗下三浦威特园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固安九通新盛园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拟向廊坊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合计申请10亿元授信额度,授信额度使用期限为2年。

公告披露显示,公司董事长王文学任廊坊银行董事,公司控股股东华夏幸福基业及其全资子公司华夏幸福(嘉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计持有廊坊银行19.99%股权,为廊坊银行第一大股东,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廊坊银行为公司关联方。

平安资管对赌失败

华夏幸福的流动性紧张早有风声。1月8日,中金公司发表了一篇研报,指出华夏幸福与平安资管业绩对赌难达成。一石激起千层浪。

事实上,华夏幸福的当下“雷”,早在几年前已经埋下。受环京房地产调控政策影响,2017年以来,华夏幸福营业总收入增速大幅下滑,销售回款放缓。2018年,华夏幸福面临资金链危局。为缓解危机,2018年7月和2019年2月,平安资管斥资180亿元,两次入股华夏幸福,并以25%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二大股东。

不过华夏幸福引入平安资管的同时,也签下了一纸对赌协议,根据对赌协议,2018-2020 年,华夏幸福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不得低于114.15 亿、144.88 亿和180亿,否则华夏控股将对平安资管进行现金补偿。

然而根据华夏幸福2020年三季度财务报告披露数据,2020 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80.5 亿元,同比大幅下滑,全年大概率无法完成利润目标,华夏幸福控股由此将补偿平安。

据中金预计,华夏幸福难以完成业绩对赌要求,同时考虑到在三条红线新规试行后,其未来将减少拿地,土地储备规模难以提升,预收房款同比持续下降,预计未来结算收入和利润增速亦将承压。

不过,根据会议纪要内容显示,平安已带头展期。平安资管等主要债权人当场表态称,拥护配合政府、共同推进债务风险化解工作、不抽贷、不断贷,努力实现共赢。

华夏幸福为何会陷入债务危机?

华夏幸福在公告中坦言,因受宏观经济环境、行业环境、信用环境叠加多轮疫情影响,自 2020 年第四季度至今,到期需偿还融资本息金额 559 亿元,剔除主要股东支持后的融资净现金流-371 亿元,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导致出现部分债务未能如期偿还的情况。

与此同时,一份华夏幸福债委会第一次沟通会议纪要流出。据悉,2月1日上午,华夏幸福以线上线下联线方式在北京、廊坊、上海、深圳等6地同时召开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这份纪要中,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检讨自己“好高骛远、管理粗放”。

流动性危机的发生既有外部疫情原因,也有企业内部原因。王文学称认为:一是错误研判环京形势,环京住宅量价齐跌,四年累计影响公司回款超1000亿元;二是新拓展区域尚在培育,效果不及预期(长三角大湾区);三是前期扩张激进,管理不精细,公司计划超越实际能力,经营不效率,考核机制不健全,抓规模不重效益。

事实上,多轮疫情使华夏幸福雪上加霜,2021当年到期应偿付金额1000多亿,华夏幸福目前货币基金200多亿均受限,资金枯竭。

王文学称,去年下半年企业已经就流动性情况跟股东沟通,向政府求助。其中企业内部通过降本增效,下半年资产盘活实现回款67.4亿元,归还融资支出490亿元。王文学本人资金支持公司93亿元,控股股东华夏控股也积极解决自身流动性问题,去年下半年偿付47亿元融资。

据悉,目前华夏幸福和河北省政府希望通过债务重组解决问题,但如果谈不下来也不排除破产重整的可能。

— END — 如非特别说明,本号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本号会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文章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不作为投资建议,风险自担。

作为易趣财经传媒旗下最具影响力的原创金融新媒体平台,易趣财经聚焦资本市场,致力于“讲一个好的投资故事”。同时,为构建最具活力的同业合作与交流圈子,我们既有相对应的垂直粉丝群,又有资金资产对接的会员俱乐部,欢迎业内人士来撩。

你这么好看,一定要点个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