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们来看下五家公司2021年一季报披露的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

Image

如上图,牧原和新希望需要偿还的短债最多,都在200亿元左右,温氏最少,不到100亿元。

此外,各公司流动负债中都还有数额不等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和短债相加,就是2021年个公司需要对外支付的主要现金,具体数额如下:

Image

其中,牧原股份一年内需要偿还的短债加上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数额高达近400亿元,其粉丝新希望要支付的现金也高达300亿元,皆叹为观止。相比之下,被猪界投资者们嗤之以鼻的温氏股份仅需要支付132亿元。

牧原股份而言,除了这近400亿元的刚性支出,还要分红55亿元,全年预计资本开支还要300亿元,单靠利润显然是远远不够的,100亿元的超短融和95.5亿元的可转债就显得比较紧迫了。

再来看四家公司的长债,也即长期借款+应付债券:

Image

长债体量最大的是新希望,其单长期借款一项就高达306.23亿元,傲视群雄。

长短债相加,实际上债务扩张最激进的并非牧原股份,而是新希望:

Image

牧原股份真正激进的扩张方向有两个。

其一是固定资产的扩张:

Image

如上图,截止2021年一季度末,牧原股份固定资产+在建工程金额高达862.14亿元,是前老大温氏股份的2.3倍。牧原的粉丝新希望固定资产扩张也相当激进,一举超越温氏股份。资产负债率高企的正邦科技,实际上固定资产扩张比较慢。

其二是人力资源的扩张:

Image

如上图,截止2020年末,牧原股份的员工数量暴增142.44%,达到12.2万人,在固定资产投入上不算突出的正邦科技,在人力资源投入上则下了血本,员工数量猛增119.35%。四家公司中最保守的依然是温氏股份,员工数量仅微增5.57%。

四家公司中,本科及以上高学历人才占比最高的是新希望:

Image

如上图,2020年末,新希望9.6万名员工中,本科及以上员工数量达3.13万人,占比高达32.65%;正邦科技5.23万员工中,本科及以上员工数量达1.28万名,占比也达24.56%;不断造势高薪揽才的牧原股份,本科及以上员工数量占比仅13.36%,略高于温氏股份。

人力资源扩张可谓是把双刃剑,在行业景气期,充裕的人力资源是公司开疆拓土的利器;而一旦行业转入低落期,庞大的人力资源就是巨大的负担。许多公司一到行业低谷期就大规模“优化”人力资源,就是这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