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关于科兴生物的法律裁决尘埃落定后,其股价可能上涨六倍。”Image

在与新冠疫情的斗争中,中国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其生产的新冠疫苗CoronaVac已被许多发展中国家广泛使用。

然而科兴生物的投资者并没能加入此轮牛市——这一轮行情利好推高了Moderna(MRNA)、辉瑞(PEE)和阿斯利康(AZN)等疫苗生产商的股票价格。

1

被困住的科兴生物

这是因为自2019年2月起,科兴生物(SVA)的股票已被暂停在纳斯达克交易。这只仅在美国上市的股票陷入了法律纠纷。

Image

图:正在北京科兴生物实验室工作的一名技术人员。 图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我们无疑被困住了。”Sapphire Star Capital的首席投资官迈克尔博根(Michael Borgen)表示。这位来自华盛顿州雷德蒙德的投资经理同时是Navellier & Associates和Yorktown Small-Cap基金(YOVIX)的次级顾问(编者注:次级顾问基金是由资产以外的其他管理团队或公司管理的投资基金)。由于看好强劲的受益和销售的增长,博根2018年开始投资科兴生物。他的公司为客户拥有约75000股科兴生物的股份。

科兴生物停牌时,其股价为6.47美元,公司市值达4.6亿美元。如果股票恢复交易,按一个投资账户来算,公司的市值将达到33亿美元。这将包括出一家中国投资方在2020年12月收购科兴生物核心子公司科兴中维部分股权所支付的价格,该子公司主要生产新冠疫苗。

博根说,科兴生物的“业务确实有商业可行性。他们的新冠疫苗正在全世界推广”。

这家中国公司的新冠疫苗产能为20亿剂,已经向全球输送了2.6亿剂。其中,印度尼西亚购买了1.25亿剂科兴生产的CoronaVac疫苗。

美国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的黄严忠教授(Yanzhong Huang)表示,中国已承诺向69个国家免费提供、向另外28个国家出口新冠疫苗,这显示出其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领导地位,并将“为中国政府带来软实力红利”。

成立于2001年的科兴生物研发了针对多种疾病的疫苗,包括肝炎、非典型肺炎(SARS)、猪流感、小儿麻痹和口蹄疫。

2003年,科兴生物通过与一家空壳公司的反向合并在美国上市。其背后的科学家是尹卫东和潘爱华。尹卫东后来成为了该控股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潘爱华是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和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是科兴生物的核心子公司,未名生物是另一家公开上市的公司,持有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27%的股份。

与许多生物技术公司类似,科兴生物多年来一直在亏损,但它获得了中国政府的资助以继续进行疫苗研究。2016年1月,中国监管机构批准了科兴生物的手足口病疫苗,手足口病会带来神经系统和呼吸系统的并发症。

2016年2月,CEO尹卫东提出以每股6.18美元的价格将公司私有化,较股价溢价23%,但远低于其2009年创造的历史高点10.46美元。投资者指出,自2008年科兴生物开始研发手足口病疫苗以来,纳斯达克的生物技术同类股的表现领先科兴生物200%以上。

几天之后,在尹卫东的前任合伙人、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爱华的支持下,山东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每股7美元的价格参与私有化竞标。

由于特别委员会介入并对交易展开研究,科兴生物的控制权悬而未决。该公司表示,它接受了尹卫东方面每股7美元的报价。随后,未名生物又“重申”其出价为每股8美元。

2018年3月,科兴生物的主要股东之一、1Globe Capital支持更高的出价,并在原空壳公司的注册地安提瓜起诉了科兴生物,挑战董事会的有效性。几乎同一时间,科兴生物请求特拉华州法院裁定1Globe Capital和其他股东[包括著名的生物技术投资者奥博资本(OrbiMed)]是否已经触发了毒丸防御(编者注:毒丸防御又称“股权摊薄反收购措施”,是目标公司抵御恶意收购的一种防御措施),这将产生2800万股新股并削弱现有股东的投票权。

1Globe Capital在特拉华州对科兴生物提出反诉,指控毒丸防御无效。安提瓜的法院已裁定科兴生物胜诉,1Globe对该裁决提出上诉。在安提瓜法院对1Globe的上诉作出裁决前,特拉华州法院一直保留该诉讼。

因此,纳斯达克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科兴生物“完全满足纳斯达克的要求,提供的更多信息之前”,其股票交易将保持暂停。纳斯达克拒绝进一步置评。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调查科兴生物的员工是否在2002年至2014年之间贿赂了监管机构和其他政府官员以批准其生产的疫苗。科兴生物在美国证券文件中披露,这些调查令该公司推迟了2016年的财报发布,并触发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司法部的调查。科兴生物重申了2014年和2015年的财务报表,对支出和其他项目进行了重新分类,并表示正在对内部销售操作进行审查。

2018年8月,科兴生物表示,美国司法部已经结束了对其可能违反《海外反腐败法》的调查。此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表示,已经终止了对科兴生物涉嫌向中国政府官员不当付款可能违反联邦证券法的相关调查,并且不建议采取执法行动。

科兴生物表示:“随着美国司法部结束调查,公司已经没有牵涉任何美国政府和监管部门正在进行中的调查。”

科兴生物还称,中国检察机构没有对公司及公司任何雇员提出指控。

2

被掩盖的价值

在该股处于停牌状态时,新冠疫情席卷全球。科兴生物的疫苗研发专长在这场危机中发挥了作用。其生产的CoronaVac采取了灭活技术,与西方制药公司生产的疫苗不同,CoronaVac可以在相对较高温度下运输和冷藏。

不过,这款疫苗的功效在临床试验中表现出较大的差异,巴西的一项试验显示该疫苗在预防感染方面具有50%的有效性,与流感疫苗相当。这项试验还显示疫苗对预防轻症的有效性为78%,对预防重症的有效性为100%。现在,土耳其、巴西、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已经在使用科兴生产的新冠疫苗。

Heng Ren Investments的CEO彼得哈尔斯沃思(Peter Halesworth)表示,交易的暂停掩盖了科兴生物的股票价值。Heng Ren Investments是科兴生物的长期投资者,并已在马萨诸塞州的地方法院起诉科兴生物,指控该公司违反了其对少数股东的信托义务。

科兴生物已经申请驳回这项起诉。该公司没有回应对此进行更多评论的要求。

从以过低价格使科兴生物私有化的艰难努力开始,“公司治理的车轮”掉落了,哈尔斯沃思出版了一本书,讲述他与科兴生物的艰辛工作经历。“(公司治理的缺位)导致了信任的破坏、联合创始人之间的分歧、贿赂调查及法庭之争和法律僵局。”

Yorktown Small-Cap基金的博根表示,当股票最终开始交易时,“我们预计它将大幅升值”,或将升值50%。

哈尔斯沃思相信科兴生物股票的价值会更高。

根据2020年12月中国生物制药(1177.HK)进行的投资,哈尔斯沃思认为科兴生物的价值至少为33亿美元。在该轮投资中,中国生物制药以5.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15%的股份,使中国生物制药的新冠疫苗产量可以翻一番。

一旦安提瓜法院就1Globe的上诉作出裁决,特拉华州的法院也可以作出裁决,并使科兴生物的股票能够恢复交易。科兴生物在此前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目前无法估计何时可以结束停牌,也无法估计纳斯达克是否会就公司的普通股的交易采取任何其他行动”。

与此同时,科兴生物与1Globe之间可能会化干戈为玉帛。

1Globe在2020年12月的一份声明中称,其董事长“与科兴生物的首席执行官进行了富有成果的会面……谈及公司发展方向、产品研发的重要性及对新冠疫苗研发的支持。随后,双方团队之间进行了多次后续的合作会议”。

1Globe和未名生物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奥博资本则拒绝置评。

即使受到毒丸防御的影响,科兴生物的收入也因CoronaVac新冠疫苗有所提高。最近,科兴生物报告称,2020年公司盈利1.852亿美元,合每股97美分,销售额为5.106亿美元。上年同期该公司盈利6520万美元,合每股41美分,销售额为2.461亿美元。剔除毒丸防御后2020年科兴生物每股收益为1.29美元。

科兴生物表示,它正在进行针对幼儿的新冠疫苗试验,同时预计其脊髓灰质炎疫苗将在今年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

哈尔斯沃思说,目前至少有28亿美元的价值“被困住了,且美国股东无法获取”。而当关于科兴生物的法律裁决尘埃落定后,其股价可能上涨六倍。

文|《巴伦周刊》资深撰稿人莱斯利P诺顿(Leslie P. Norton)

编辑 | 林一丹

翻译 | 林一丹 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1年4月26日报道“Here’s a Key Player in Covid Vaccines Whose Shares You Can’t Trade—Yet”(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本文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构成提供或赖以作为投资、会计、法律或税务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