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人类投资历史200年,股票是最好的长期资产,债券是较为中庸的长期资产,黄金则是乏善可陈的长期资产。

全球著名经济学家西格尔教授研究了1802至2012年间美国主要大类资产的表现,扣除通货膨胀之后,股票的年复合收益率为6.6%,长期国债的年复合收益率为3.6%,黄金的年复合收益率为0.7%,美元的年复合收益率扣除通胀以后只剩下-1.4%。

这意味着,不管是美元还是黄金,在长期都不是非常好的资产;股票和债券才是资产配置的当家花旦。这一点从全球养老金投资、主权财富基金投资、以及广泛的商业保险的投资中,可见一斑,这些机构都大规模地配置股票和债券。

从源头上来看,不管是哪一类资产,持续的增长、稳定的现金流,永远是价值创造的源泉。如果缺少这两大核心,不管被冠以如何好听的概念,都容易沦落为投资博弈的工具。

对于股票投资,长期的收益来自经济增长和企业盈利,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从“此岸”到“彼岸”的波折。“彼岸”是长期收益或者目标收益,“此岸”是客观现实,但“此岸”到“彼岸”之间,有很多投资者不愿意承受的回撤。

当很多投资者沉湎于2020年权益市场的辉煌收益中,今年前四个月上证指数的最大回撤为9.15%,恒生指数的最大回撤为10.25%,沪深300的最大回撤为15.18%,创业板指的最大回撤更是达到了22.86%。

在这种股票市场波动面前,很多人想到的是“高抛低吸”。但这个难度不亚于在高空走钢丝。在成熟的投资世界,更多是利用不同资产之间属性的差异,对股票走势“削峰填谷”,追求更加平滑的收益走势。而承担这一责任的,天然的角色,就是债券。

它与股票不同,债券一旦发行上市就确定了其所能获得的最高现金流,而且并不随着公司盈利的变化而变化。这意味着,债券市场长期回报,直接反应其现金流价值。当与股票组合的时候,一方面债券的现金流价值,会形成一个投资的安全垫;另一方面,股债之间不同的牛市周期,也会起到平抑资产价格波动的作用。

如果以沪深300、恒生指数和中债综合指数分别赋以固定的权重,搭配一个看起来略显僵化的组合,无论是股债4:6组合,还是股债2.5:7.5组合,都有可能取得8%以上的年化回报,且回撤控制较为出色。

尽管专业机构对于增长、通胀、信用的分析乐此不疲,设计出林林种种的投资策略与组合。但在大类资产配置中,固收+是一种最为纯朴、有效的策略。对市场敬畏越深,对固收+期待也就越高!

相关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