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三胎政策的推出,相应的配套措施也在不断地完善。

7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

决定提到了,取消社会抚养费,将入户、入学、入职等与个人生育全面脱钩等问题。

当下,人口问题已经成为社会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促进生育已经刻不容缓了。

实际上,要让年轻人敢于生三胎,就需要解决年轻人的后顾之忧,包括带孩子问题、教育成本问题以及养孩子问题。

当下,相关问题已经开始在着手解决了,包括:

第一,北京西城区已经取消了学区房概念,这就意味着房子绑定教育的问题逐渐会成为历史。当学位随片区随机划分的时候,教育的公平性就能体现出来了,这也让买不起学区房的学生家长松了一口气。

实际上,过去学区的概念不仅让地产绑上更多的金融属性,也让城市的房价一涨再涨。当下很多城市的房价已经完全脱离了年轻人的收入范围,年轻人就算奋斗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房,这就有碍年轻人的进一步发展。所以给楼市去“杠杆”、减去一部分金融属性,这可能是楼市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常态。

第二,解决无休止的加班问题。当下年轻人的加班问题越来越严重,一些大城市大厂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很多年轻人下班之后还不得不面对领导布置的任务,周末去加班更是一种常态。

长此以往,年轻人不仅越奋斗越累,可能在待遇方面也获得不了很大的提升。

当下,很多行业尤其是互联网行业,加班则并不是提升生产效率的有效途径,从谷歌等国际著名的公司经验来看,只有让员工在轻松的环境里工作,他们才能有出更高的工作效率以及创新灵感。

因此,一定要给年轻人多一点的生活空间,让他们不仅能找到家庭与工作之间的平衡,也能让工作变得有趣,这才是应该提倡的。目前,从互联网领域开始,取消大小周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未来普遍双休甚至每周工作四天也不是不可能。

当年轻人有了更多时间的时候,生育三胎就变得敢想、敢生了。

第三,整治校外培训机构问题。当下我们的基础教育并非不完善,而是太完善了。实际上,对于儿童来说,童年就是要多一些玩耍。

但是,这几年由于校外培训机构的野蛮生长,“不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口号成为一种常态,年轻的家长怎能不焦虑?

焦虑就会制造出更多的需求,这样家长累,孩子更累。你能想象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钢琴消费国吗?实际上,学钢琴是为了陶冶情操,而不是考级。但实际上,钢琴考级机构在我国已经非常发达了,已经完全脱离学习钢琴的本质了。

所以,开始整治校外培训机构,也是给家长减负的重要手段之一。

第四,解决住房问题。从日韩的经验来看,实际上不管婚后生育配套再完善、奖励再多,实际上对下滑的生育率影响并不是很大。所以,我们要解决生育的前置问题——结婚率。如何提高结婚率?

我认为,就是要让年轻人娶有所居、嫁有所居。当下我们已经在探索多举措解决年轻人的住房问题了,相信未来我们一定能尽力满足大多数年轻人的住房难、租房难的问题。

综上而言,当这些问题都一一解决之后,年轻人自然就敢生、多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