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方正的重整刚以平安集团入主告一段落后,紫光集团也进入破产重整的行列,并开始寻找接盘人。

在紫光被申请破产重整后,7月16日,北京一中院依法裁定受理紫光集团重整一案,并指定紫光集团清算组担任管理人,依法负责重整期间的各项具体工作。

最新消息,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于7月20日更新了紫光集团招募战略投资者的公告。公告显示,本次引战为整体引战,战投需整体承接紫光集团或者紫光集团核心产业。

Image

战投的资格条件包括应满足最近一年经审计的资产总额不低于500亿元或者最近一年经审计归母净资产不低于200亿元的要求,若是在芯片、云网产业领域具备优势和经验者,可适当放宽。

战略投资招募的报名时间截止到2021年9月5日17点。战略投资者需要缴纳5亿元保证金,并于2021年9月25日之前根据管理人的要求提交有约束力的重整投资方案。

管理人将在法院的监督指导下,视情况安排一轮或多轮方案递交及评选工作, 以及开展与战略投资者的商业谈判或协商,并根据相关工作机制确定最终战略投资者。

3000亿巨头的疯狂并购史

紫光集团成立于1993年,前身是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公司于2004年改制重组,目前控股股东为清华控股有限公司。

经过多年发展,紫光集团已形成以芯片和云网两大业务为主,能源金融、教育等业务为辅的多元化业务格局。

不过,紫光集团绝大部分的核心技术和业务板块并不是自身孵化,而是并购而来。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以来,紫光集团斥巨资收购数十家公司,芯片公司居多。以下为一些比较关键的收购案:

2013年,紫光集团斥资17.8亿美元收购专注于手机芯片研发的展讯通信。

2014年,紫光集团斥资9.07亿美元收购芯片设计公司锐迪科微。随后锐迪科微和展讯合并成立紫光展锐,该公司目前市占在全球排名第三,仅次于高通和联发科。

2015年,拟以230亿美元收购美国第一大存储器企业美光科技,未通过美国严格的审查,交易被否。

同年,紫光集团入主中国台湾科技公司的计划皆以失败告终。

如:欲以194亿元新台币入股全球第五大封测服务厂,台湾力成科技25%股权,2017年1月,力成宣布终止该认股协议;

欲以568亿元新台币(约134亿港元)收购半导体封装测试商矽品精密24.9%股权,但遭矽品董事会终止。

欲以119亿元新台币(约28.1亿港元)收购内存与驱动IC封测厂南茂科技25%股权,但于2016年11月由南茂科技终止该项入股计划。

2016年,紫光集团联合多方组建长江存储,紫光集团占股51.04%。

2018年,紫光集团旗下紫光联盛以22亿欧元(174亿人民币)收购法国智能芯片组件制造商立联信Linxens。

疯狂并购引发的债务黑洞

在一系列疯狂的并购和投资后,紫光集团被“套牢”了。

据了解,紫光集团旗下的芯片公司大多未能实现规模盈利,如长江存储仍尚处于高投入期;紫光展锐上市计划曝出多年仍未实现,盈利规模存疑……

芯片行业技术密集、高投入、周期长的属性使得紫光集团未能获得足够回报,从而陷入债务黑洞。

负债逐年攀升,现如今的紫光集团不堪重负。

根据紫光集团往年的年报,公司负债率长期居高不下: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公司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2.09%、73.42%、73.46%。

截至2019年末,紫光集团总负债2187.47亿元。而2012年,紫光集团的总负债只有46.47亿元。7年时间,总负债上涨47倍。

总负债如此之高,加上同期现金流净额仅为234亿元,导致紫光集团债务偿还能力存不确定性,也因此被相关债权人以缺乏清偿能力为由申请破产重整。

卖资产、等救党?

在紫光集团7月9日发布的被申请破产重整的公告中,提及“具备重整价值和重整可行性”,某种程度上说明其手中还是具备相当有价值的资产。

现如今,已步入破产重整程序,紫光集团不得已考虑是否要掏出之前并购的资产出来卖一卖,以偿还部分债务。

据外媒报道,由于更多的应付债券即将到期,债务高达310亿美元的芯片巨头清华紫光集团正寻求剥离其在深圳上市的紫光股份46.45%的股份。

与此同时,紫光集团已经行动起来寻找救党来接盘,于7月20日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招募战投的公告。

此前有消息称,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和几家中国国有企业正在探讨竞购云计算基础设施公司紫光股份有限公司股份的事宜,涉资可能高达77亿美元。

据报道,潜在的收购方包括无锡市政府拥有的无锡产业发展集团、北京电子控股以及国家支持的半导体投资基金北京建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截止目前,上述消息尚未得到紫光集团的回应。

编者寄语

不难看出,紫光集团有一个很宏伟的“芯片帝国”梦。当初的“买买买”到如今的“破产重整”,可以说是高杠杆进行收购的资本行为带来的结果。现如今的紫光只能盼着战略投资人出现了!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