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到武汉、重庆等传统汽车产业重镇,再到合肥等新兴汽车产业基地,广袤辽阔的中国城市版图上,汽车产业的变革与升级正在加速向前推进,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高地正在形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左茂轩 北京报道 

从引进新能源汽车项目到打造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从争夺“小米汽车”到“特斯拉中国第二工厂”,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高速发展的背景下,中国的各个地方政府都将新能源汽车视作全新的发展机遇,展现出打造中国“新能源汽车之都”的强烈愿望。

从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到武汉、重庆等传统汽车产业重镇,再到合肥等新兴汽车产业基地,广袤辽阔的中国城市版图上,汽车产业的变革与升级正在加速向前推进,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高地正在形成。

究竟哪些城市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走在前面?各个城市的新能源汽车发展的优势何在?又面临哪些发展痛点和难点?

以城市为坐标,今年8月以来,21世纪经济报道持续推出了重磅系列报道——《汽车新商业地理 | 寻找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高地》,分析解读了国内多个城市新能源汽车产业。

11月17日,在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2021中国汽车新创峰会上,21世纪新汽车研究院正式发布了《2021中国新能源汽车城市发展报告》(下称《报告》),进一步全面深入地阐述了我国新能源汽车城市的发展现状、未来趋势和面临的发展难题,为推动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的形成给出建设性意见。

《报告》选取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杭州、重庆、南京、合肥、武汉十个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靠前的城市,从规模实力、产业密度、创新能力、营商环境、推广应用等5个维度、10个指标,对各城市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竞争力进行了分析解读。

《报告》指出,随着新能源汽车进入市场化阶段,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价值链将逐步形成,产业发展重心将发生转移,出现“以主要城市或者城市群为发展中心,形成优质产业链,实现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全新局面。

三类城市重点发力新能源汽车

截至2020年底,国内新能源汽车总产能达2669万辆,而当年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为136.7万辆,产能利用率只有5.1%。

21世纪新汽车研究院通过查询公开资料统计发现,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项目产能建设规划建设排名前五的省份分别是广东省、江苏省、陕西省、浙江省、江西省,新能源汽车规划产能均已超过150万辆。

这五个省份中,只有广东省是传统的汽车强省,其余四省并不是传统的主要汽车生产基地,不过,毗邻上海的江苏、浙江两省汽车零部件供应链体系较为完善,具有一定产业基础,而陕西省和江西省此前的整车制造项目极少。

整体来看,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主要集中在华东、华南等地,招商引资的热情和实际落地效果也明显优于我国传统的汽车工业重镇东北地区。

目前,国内的新能源汽车产业仍以具有一定产业基础、相关条件较为成熟的城市为主。近年来,部分二三线城市虽然有部分产业布局的举措,也引进了相关企业,但以实力薄弱的企业为主,当地产业链布局不善,这些企业的发展往往也会受到一定制约,有可能会造成新能源汽车产能过剩的问题。

自2014年以来,国内出现了近百家新造车公司,部分地方政府提供了土地、资金、政策、资源等各方面的支持,一些企业花费大量资金,建成了生产基地,但是迟迟造不出来车,处于被淘汰的边缘,更有一批企业已经倒闭,留下了不少“烂尾”项目。

从国家的层面来看,其实现在的新能源汽车的产能已经远超规划和实际需求。再者,某些地方政府的投资失败后,存在难以归责以及文过饰非等问题。

整体来看,目前国内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热度较高的城市,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种类型。

第一类城市,产业基础雄厚、并培育出具有代表性的新能源车企,供应链体系较为完善。目前,北上广深在产业基础、政策支持、人才储备、市场配套、营商环境等方面均有很大的优势。

第二类是传统的汽车基地,但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仍然依靠原有的传统车企,暂未培育出具有一定竞争实力的新型互联网造车公司。以武汉、重庆为代表的传统汽车生产基地,面临着转型的难题。

第三类城市,在传统汽车拥有一定基础,但缺少具有竞争力的当地企业,试图抓住新能源汽车的机会,对于引进新造车项目的态度更为积极。以合肥、南京等城市为代表,引进了一批新造车公司,从而打造当地新能源汽车产业链。

十大城市各有痛点

《报告》指出,目前,尽管主流新能源汽车城市产业布局已有一定基础,但不同城市面临着不同的产业发展难题亟需解决。

北京面临着产业转型升级的问题,低端制造业正在往外迁,亟需引进 “高端制造业+新能源”的造车项目,补齐北京在智能汽车和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短板,推动北京制造业的可持续发展,带动相关供应链体系的完善,形成新能源汽车“研发+量产”的产业协同效应。

上海的劣势在于,一是对企业端的资金支持有限。相比较而言,上海在政策层面主要以优化行政流程为主,辅以为数不多的补贴,资金方面的支持较少,某造车新势力原本计划在上海嘉定区建厂生产,但受制于资金链,转而投靠能给它投资入股的另一城市;二是运营成本偏高。尽管上海拥有广阔的市场和源源不断的人才,但租金高,人力成本也高,更适合发展相对成熟的企业,而不太适合处于发展初期的、规模偏小的、资金相对紧的企业;三是集成电路、互联网等新兴领域相对较弱。

广州则缺乏新能源龙头车企,尽管广汽埃安、小鹏汽车今年销量捷报频传,但体量仍然相对较小。其次,传统车企的体制机制模式有待激活,要加大自主创新提高研发能力,在核心零部件方面实现突破,提高话语权,解决“卡脖子”的问题。此外,广州市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基础相对薄弱,传统汽车产业转型升级需要迫切。

深圳市一方面土地空间紧缺,需要打破行政属地概念,优化深圳各个区域间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布局,在粤港澳大湾区产业联动中实现优势互补;另一方面,尽管深圳近年来在高等教育和基础研究方面投入巨大人力、物力,但相比于北京、上海等高校林立,深圳在人才方面的表现仍有差距。

对武汉和重庆市而言,一方面,当地的传统车企面临着转型压力。另一方面,在新造车的投资浪潮下,都没有引入具有一定竞争力的新鲜血液,产业活力有待激活。

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正在提速,将重新塑造产业的格局,新机遇下优胜劣汰的出现,如果转型不顺利,将影响整个产业链的安全,影响当地多家公司,形成连锁反应。

因此,车企转型必须提速,同时,当地的产业链公司需要同步升级进步,并引入在新能源汽车及智能网联汽车领域优质的供应商企业,从而将体系化的竞争优势延续。

对于合肥、南京、杭州等新能源汽车产业规模正在崛起的城市而言,需要根据各自的特点与优势,扬长去短,以新思路搭建完善的产业链体系。

这些城市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还处于成长状态,总量规模偏小,龙头企业优势不足,现有产业规模不足以支撑产业的发展。因此,要以优质整车为代表梳理当地新能源汽车产业,通过一系列举措进一步协助明星企业做大做强,通过规模化增长的实现,促进当地产业链体系的全面进步,形成良性循环。

随着第一批头部互联造车新势力,与不同的地方政府形成深度的合作,各个地方政府下一个阶段要引入更多优质的产业链企业,从而促进产业逐步走向成熟。需要继续加大鼓励企业创新,提升核心竞争力,车企通过市场竞争活下去,才能体现出企业的生命力。

(作者:左茂轩 编辑:张若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