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中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学而优则创”正成为万千中小企业潮涌的新趋势。一批掌握高精尖技术的的科研人员不再仅仅埋头于实验室,而是眼光向外洞见商业机会,自己“下海”创办公司实现科研成果的商业转化。

证券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科创板上市的企业中,近2/3企业的董事长为硕士、博士学历;北交所未来也会有更多专精特新“小巨人“上市,高知、高学历的公司管理层将成为这些企业的鲜明特征。

实体经济朝着“智”造业方向升级的同时,作为经济的血脉——金融在服务实体经济转型的过程中也要寻求业务创新和突破。尽管风投等股权融资被看作是初创型企业融资的合适渠道,银行信贷在解决初创企业日常资金周转的“近渴”问题上依然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但传统贷款审批重抵押和财务报表的模式在面对企业技术成果时无法有效赋值,成为制约科技企业获取资金的一大症结。

这到了银行要主动改进创新信贷服务模式的时候了。11月22日,工信部发布的《关于印发为“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办实事清单的通知》中指出,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围绕“专精特新”中小企业需求,量身定制金融服务方案,打造专属信贷产品、加大信贷支持力度。证券时报记者从建设银行了解到,在广东地区摸索试点了4年多后,近日,建行印发科创评价全行应用推广方案,推动科技金融业务创新由“点”到“面”进行突破。

探索“专精特新”企业授信新方法

百特元生物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专注于多生物特征识别等领域的高科技企业,提供DNA检测技术与产品研发生产等,2017年首次通过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并在2021年获得了北京市“专精特新”中小企业认定。

据公司技术负责人冉凌飞向证券时报记者介绍,在公安案件侦破的DNA样本采集提取及分析检测领域,此前国际上通用的检测仪器和耗材都是被一家美国公司所垄断。公司经过多年研发,目前已经生产出可替代的用于法庭科学DNA鉴定系统的超微量DNA检测试剂盒以及DNA遗传分析仪器耗材,打破了国外垄断,不仅提升了国内DNA检验技术水平,为案件的DNA检测鉴定提供技术保障和物质支撑,还大幅降低了有关部门采购相关试剂盒和仪器耗材的成本。

正是得益于填补国内细分领域的技术空白,百特元自2019年以来公司营收每年大幅增长。从2019年实现800万营业收入到2021年有望实现1亿元营收,公司对于2022年更是定下了营收2亿元的经营目标。

不过,营收的增加并不能完全满足公司日常资金需求。据百特元财务负责人肖鹏介绍,公司订单通常都有账期,需要公司先行垫付部分启动资金,随着业务规模越做越大,对公司现金流的考验也越来越大。建行北京市分行通过内部“技术流”评级体系为公司提供了信用贷款支持,免去了对企业抵质押资产的要求。目前公司在建行“技术流”评级中位列T6等级,授信规模达500万元。

据建行有关负责人介绍,“技术流”科技企业创新能力评价体系始于建行广东省分行2017年的试点,是我国首次将企业的科技创新要素纳入商业银行评价体系,打破金融机构只看“资金流”授信的困境。本着“不看砖头看专利”的思路,该评价体系围绕知识产权大数据构建起一套包含5大类、10余个量化指标的评价标准,将企业按照持续创新能力的强弱分为T1—T10十个等级,提供差别化增信支持。

广东益诺欧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同样是一家掌握了多项水处理核心技术和多项专利的硬科技公司,公司通过“废水分流、分类处理、废水回用、资源回收”的技术路线,将电镀重金属废水经处理后全部回用,彻底解决了电镀废水对环境污染严重的大难题。据公司董事长张恒介绍,随着研发投入的持续加大,2017年公司面临较大的资金需求。但由于公司是技术密集型的轻资产企业,想得到银行资金支持并不容易。彼时建行刚试点 “技术流”评价体系,公司的评价等级为T5,建行就依托这个体系为公司提供了2000万元的贷款支持,解决了公司的燃眉之急。

“此后,随着公司继续加大研发投入,公司被认定为广东省零排放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拥有发明、实用新型专利70项。公司在建行‘技术流’评价体系中的等级也提升到T4,为公司提供的金融支持已增加到1亿元。”张恒说。

科技金融助力知识产权“信用化”

中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上,富有竞争力的企业是高质量发展的微观基础,大量民营企业要向“专精特新”方向发展,未来相当一部分企业将是知识产权丰富的“智”造型企业。

实体经济在转型升级,银行信贷服务也要跟上步伐主动求变。央行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银行加大对“专精特新”中小企业金融支持。到今年10月末,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整体获贷率超过七成,户均贷款余额为7526万元,小微企业融资继续保持量增、面扩、价降的良好态势。

不过,风险把控依然是银行业务永恒的主题。科技企业数量节节攀高的背后,是企业创新能力的良莠不齐。特别是科技企业所属的行业类别广、专业性强,信贷人员对企业的技术实力和市场前景看不清、摸不透,反而容易造成“惜贷”问题。

科技金融则成为解决上述痛点的关键力量。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建行通过建立大数据,通过科技企业量化、自动评价的方法,把“硬科技”同“弱高新”区分开来,逐渐摸索出以知识产权为底层数据对科技企业创新能力进行精准画像,收集高新技术企业科技创新数据,通过大数据技术实现知识产权在金融领域的“信用化”和“数字化”。

对于“技术流”评价体系的底层运行逻辑,建行上述有关负责人表示,技术流”的这个“流”字,如同财务管理中的“资金流”,强调的是企业的持续创新能力。科技企业开展创新活动,会留下行为数据。这些数据的最佳载体,就是企业拥有的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是少有的与企业科技创新态度、实力和潜力正相关的大数据,反映了科技企业的持续创新能力,并能够提前1—2年预测企业的‘资金流’情况。”上述建行有关负责人称。

今年上半年,建行总行就在北京、上海、江苏、深圳等10家一级分行试点推广了“科创评价”。其中,截至9月30日,建行北京市分行向科创类客户累计发放贷款超过3000笔、累计金额百亿元,并联合110多家孵化机构协力发展投贷联动业务。10月底,建行印发科创评价全行应用推广方案,推动科技金融业务创新由“点”到“面”进行突破。

此外,扩大知识产权对“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授信的应用,还离不开知识产权评估流转体系的完善。华南地区一从事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的银行人士曾对记者表示,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依然面临着评估难、流转难两大突出难题。一方面,目前市场对于知识产权的估值有多种方法,并没有全市场认可且统一的标准,这就容易造成企业觉得自己的专利在同行内很值钱,但外部评估师给出的估值并不高的落差。另一方面,由于知识产权通常聚焦细分领域,同业可能会了解其真正价值,但受众面毕竟较窄,不代表全市场都了解并认可其价值,这就容易造成知识产权交易流转较难,一旦一笔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出现不良,银行在短期内也很难将质押的知识产权变现以弥补损失。

今年6月,国家知识产权局、银保监会、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入园惠企行动方案(2021—2023年)》,明确探索风险补偿的前置模式,在融资出现不良时,先行按比例拨付补偿金,待质物处置后再行清算;推动银行业金融机构用好单列信贷计划和优化不良率考核等监管政策;联合银行业金融机构探索知识产权处置、流转的有效途径和可行模式,通过集中拍卖、第三方收储等方式,将短期处置转换为较长周期的知识产权运营,更大程度实现知识产权价值。 

Image

责编:汪云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