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2019年开始涉足光伏,完全靠内生发展,2021年就实现营收106.72亿元,利润14.31亿元,这种速度甚至可以用“光速”来形容。这种速度,除了昔日赛维LDK(LightDKPeng翻译成中文“彭小峰超越光速”)的彭小峰外,只有上机数控的杨建良做到了。

同为光伏圈重要成员,他们身上有许多共性:眼光准,动作快、执行力强、势头猛、运气好。他们都乘风而起,被光伏行业的快速发展催肥,荣登富豪榜。所不同的是,逆风时彭小峰不堪一击,杨建良还没有遇到过逆风。

和隆基、中环相比,上机数控(603185.SH)是光伏行业的新兵,更不消说和晶澳、晶科、天合光能这些久经沙场、经历过整个中国光伏史的老兵们相比。

但是,上机数控绝对是冲锋枪一响,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

01 光速前行

Image

上机数控原是太阳能硅片配套的专用数控磨床、专用倒角机和切断锯床的企业,2018年在A股上市。彼时上机数控还是一个年营收6亿、利润2亿,市值几十个亿的小公司。

看到光伏行业的机会时,上机数控果断全力转型光伏,在2019年成立全资子公司弘元新材。公司的转型非常成功。2021年及2022年一季度,弘元新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6.72亿元、55.5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4.31亿元、5.03亿元。

2021年,上机数控实现营业收入109.15亿元;归母净利润17.11亿元。今年一季度,其主营收入56.74亿元,归母净利润6.48亿元。

综合来看,弘元新材在上市公司营收占比在97%左右,利润占比在80%左右。

Image

转型光伏,不仅实现了公司营收和利润的暴增,也创造了股价2年20倍的神话。

公司在竞争激烈的光伏市场上已占有一席之地。2021年公司硅片产能30GW,硅片利润仅次于隆基、中环。因此被业内称为“光伏圈新贵”、“小隆基”。

上机数控用3年时间,完成了其他公司通常要10年才能走完的路。

这种速度,只有昔日的彭小峰可以相比。2005年,原来从事劳保用品外贸业务的彭小峰创立赛维LDK。仅两年时间,公司就登陆纽交所,融资4.86亿美元。

02 业务强,融资更强

现在,令赶碳号感兴趣的,是上机数控6月22日发布的公告。

公告称公司拟投资148亿元建设年产40GW单晶硅拉晶及配套生产项目。项目分为二期实施,一期项目预计2023年达产。

值得关注的是,在2月25日上机数控还有一个公告:公司拟投资建设年产15万吨高纯工业硅及10万吨高纯晶硅项目,总投资额预计为118亿元。

这两笔投资规模合计高达266亿元。钱从哪里来?

虽然公司提出将会采用多元化融资,显然A股市场是最重要的渠道。

2018年,公司IPO募资总额10.74亿元;2020年6月,发行可转债募资6.65亿元;2021年,定增募资30亿元;2022年,发行可转债募资24.7亿元。自2018年上市,公司4年时间累计从A股融资高达72个亿。

2022年一季度末,上机数控的净资产为87.56亿元,总资产为185.41亿元,归母净利润大增至6.5亿元。

上机数控上市后,为投资者赚到的钱,和从A股融到的钱,形成鲜明对比。

现在上机数控规划的合计投资266亿的两个大项目,光靠自有资金显然是不够的。于是,4月20日,上机数控公告,又拟定增募资60亿元,用于投建年产5万吨高纯晶硅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Image

就像手气好、技术高、信用好的赌徒,在市场往往能更容易借到钱。

上机数控自转型光伏以来,业务和业绩确实够硬。因此公司股票才会受到市场追捧。但是疯狂的扩张,让公司在光伏板块下跌行情中回调幅度最大,从最高点358元一度跌到102元。这实在让投资者对它又爱又恨。

 疯狂扩张、融资能力强,这也是彭小峰的特点。抛开让他身败名裂的绿能宝不说,2005年,彭小峰创立赛维时,同样也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但是他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当时的新余市市长汪德和。在当时新余一年财政收入只有18个亿的条件下,汪德和给彭小峰提供了两个亿的资金。

03 硅片业务,挑战隆基、中环?

目前上机数控单晶硅已经形成30GW的拉晶产能,并配套建设了切片产能。此次,上机数控的硅片产能将扩至70GW,大有挤进硅片第一梯队的决心。

单晶硅片市场目前是隆基绿能TCL中环双寡头垄断格局。2021年底,隆基绿能的产能是105GW,中环是88GW。从出货量上看,上机数控目前与这两家的差距不小。

但是,上机数控并不是没有机会。执行力是上机数控被业界看好的依据。公司一直是“做的”比“说的”多、早。

最为界称道的是:2019年中,公司设立包头单晶硅子公司,开始布局单晶业务。从一片空地、到拉出第一根棒,公司只用不到4个月时间。

Image

其实,彭晓峰也对规模和速度同样有着宗教般的信仰。

赛维LDK前任总工程师、意大利人PietroRossetto就为彭小峰和赛维LDK炫目的中国速度而震惊。当时120亿投资总额的马洪硅料厂让瓦克、江苏中能均如临大敌。如果没有后来的行业巨变,如果彭小峰像朱共山一样撑过来,或许硅料市场的格局与今天完全不同。

除了隆基、中环对上机数控挤进第一梯队构成压力外,还有一家未上市公司对硅片业务虎视眈眈。它就是珠海国资背景,IDG等众多明星投资人加持、资深光伏大佬徐志群掌舵的高景太阳能

高景太阳能和弘元新材一样,成立于2019年,一开始业务就锚定硅片,2022年4月刚完成了A轮16亿规模的融资。高景在2021年与新特能源签署了15.24万吨的长协订单、就在前几天,又和通威股份签订了21.61万吨的长协订单。按当前硅料年货值计算,已达千亿元人民币。以高景太阳能在手硅料订单计算,其硅片的产能,在未来真有有望挑战到隆基、中环的江湖地位。与此相比,上机数控疯狂的规划即便实现,也未必能进入第一梯队,毕竟隆基、中环也在增长。

04 硅料疯长 如何应对?

光伏行业是一个强周期行业。

自从2000年施正荣把光伏产业引入我国以来,光伏行业已历了数轮周期,其中较大的有2008年金融危机、2011年“双反调查”、2018年“531政策”等。其中,2011年的“双反调查”影响最大,后果也最为惨烈,明星企业无锡尚德、赛维LDK、英利等都在这次危机中倒下。

上机数控的266亿的项目能否在光伏周期的危机来临之前完成?

硅料的产能过剩预期。就像一把利剑,始终悬在市场参与者们的头顶之前。最近几天,硅料价格再创新高,突破28万/吨!

硅料企业个个赚得盆满钵满,下游企业的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

受此影响,今年2月,上机数控公告称拟投资建设年产15万吨高纯工业硅及10万吨高纯晶硅项目。这将会缓解硅料紧张的难题,实现“硅片+硅料+工业硅”一体化布局。

但是进军硅料(多晶硅)并不那么轻松。

首先,这是一个资金密集型行业。公司公告的投资测算是118亿元,项目分为二期实施:一期拟建产能8万吨高纯工业硅+5万吨高纯晶硅项目。一期项目所需的60亿,公司打算通过定增实现。目前定增仍在推进之中,结果未知。

其次,通常硅料的建设周期为18个月,另外有6个月产能爬坡的过程。项目实现满产,大约需要2年时间。2年后的多晶硅市场会怎样,现在真还不好说。

再次,技术壁垒、便宜的能源供应也是制约。

现实是,一方面,行业内专家、研究机构、企业家普遍认为未来多晶硅将会产能过剩;另一方面,光伏圈内圈外的企业,都不断在多晶硅上投资加码下重注。

2021年,我国多晶硅产量为50.5万吨,通威、大全、协鑫、新特、亚洲硅业等占比超过一半(各机构统计略有差距,赶碳号引述了上市公司普遍引述的这一数据)。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副秘书长马海天在今年2月提到,预计2022年全球多晶硅产能快速增加至100-120万吨(增量几乎全部来自中国),产量约89万吨(中国占75万吨),预计到2025年底,中国多晶硅产能将达到300万吨/年。

最近几个月,包括吉利、天合光能在内的多家企业宣布进军多晶硅,未来的多晶硅产能只会更高,将来的产能过剩几乎已是必然。

历史不会重复,但是会惊人的相似。

2007年,硅料价格从2005年的40美元/公斤飙升至300美元/公斤。进军硅料,是中国当时不少厂家的共同选择。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多晶硅价格价格暴跌了90%。高纪凡、施正荣等,都只能断臂求生,最惨的则是彭小峰,一意孤行,死得最快。

新一轮的硅料产能过剩,未来被光伏周期吞没的,又会是谁呢? 光伏圈新贵杨建良对此可能体会并不深,而刚刚宣布进入多晶硅领域的天合光能高纪凡,估计早已沙盘推演过很多次了。 05 如何摆脱逆风疾者的宿命

Image

2021年,杨建良以470亿的身价,取代了海澜之家的周建平成为无锡首富,当时杨建良已52岁。彭小峰在2007年以400亿身价问鼎江西首富时才32岁。杨建良比当时的彭小身大了整好20岁。

此时的杨建良虽没有经历过光伏行业的动荡,但也是久经商场的考验。

资料显示,杨建良1969年出生,在24岁就承包经营无锡市雪浪制冷设备厂金工车间;1998年至2002年任无锡市良友机械厂厂长;2002年创立上机数控。

彭小峰则是22岁下海经商,29赚钱在劳保用品出口业务中做到了亚洲最大;32岁因为赛维LDK成为江西首富; 38岁创立非凡定美社,进军电商,39岁推出“绿能宝”。

他们俩天生都是要做老板的,不甘于替人打工。他们眼光独到,执行力超强,且只想做将军,不想做士兵。

创业路上,彭小峰成功得太容易,跑得很快,跑着跑着遇到大坑,不知道减速避让,直到被摔得鼻青脸肿。

天命之年的杨建良呢?一路狂奔的光伏竞技中,他能否带领企业穿越光伏周期?

END

往期推荐:

固德威黄敏:上市不到两年,成就光伏估值第一贵

天合光能高纪凡:科创板首富和他的朋友圈

亚洲硅业施正荣:被抛弃者的证明

晶澳科技靳保芳:留置归来

恩捷股份李晓明:云南首富和台塑、红塔集团的往事

Image

追加内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内容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