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幼儿园一样,早上送,下午接,这种针对老人的“日托班”模式,你能接受吗?


最近,上海静安区某街道新增了老人“日托班”,成为辖区内老年人的“宝藏”好去处。上午9点,老人们就已经排着队伍等待晨检,准备迎接一天的生活。在这里,老人们可以和同龄人一起聊天、学习、锻炼、用餐,享受专业的照护、丰富的活动和贴心的服务。


这样的养老好去处,小夏听着也有点心动。近几年,不少托儿所纷纷转型成托老所,就连老师们也开始从“学前教育”变成了“老年护理”,从哄着小朋友做游戏,变成带着老年人练习八段锦。


这么看,托儿所改“托老所”似乎挺靠谱,那么,这种养老模式可行度高吗?小夏经过一轮调研,发现还是大有可为的。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自2021年起,全国在园幼儿数连续三年下降,2023年全国学前教育在园幼儿数量与2022年相比减少了534.5万人,同比下降11.55%。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2023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24/02/29)

从近5年数据来看,2023年在园幼儿数是下降最多的,生育率的下降,导致适龄儿童数量也在不断减少。一方面,是幼儿园冷清“一娃难求”,另一方面,是“托老所”火爆,常年“客满”。冰火两重天的现状,让幼儿园转型“托老所”顺势而生,成为了当下最合适的选择。当然,我们也可以把这种转型看成一种“双向奔赴”,毕竟两者之间还有一定相似度,可以实现资源共享,适应当下社会需求等。

那么,最近还有没有哪些创新型养老呢?

无独有偶,面对如今的养老问题,南京创新使用了“时间银行”模式。“时间银行”的概念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它基于一种互助的原则,即个人在闲暇时为他人提供服务,而这些服务时间被存储起来,在将来自己需要帮助时,可以“兑换”出来。

年轻时做志愿者存时间,年迈时兑换养老服务,南京的“时间银行”就是通过这种理念,形成一种互助式养老的全新模式。它鼓励志愿者为老年人提供养老服务,按一定规则记录存储服务时间,每次志愿服务前后在线上“打卡”,后台自动“存入”相应时间。当志愿者需要帮助时,可提取此前“存入”的时间,兑换成服务。

南京“时间银行”不仅是一种创新的社区养老服务,更是一种社区互助文化的体现。它鼓励居民之间建立互信互助的关系,强化了社区的凝聚力。通过时间银行,居民们能够更加积极地参与到社区建设中,不仅解决了一部分养老问题,更是形成了一种积极向上、乐于助人的社区氛围。

可以发现,无论是“托老所”还是“时间银行”,都是为了通过多元化养老模式,以满足不同老年人群的需求。众所周知,我国是个人口大国,当前老龄化呈现出了数量多、速度快、差异大的形势和特点。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末,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超2.9亿,占全国人口的21.1%。国家卫健委预计,2035年左右,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突破4亿,在总人口中的占比将超过30%,进入重度老龄化阶段。(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国家卫健委)

未来,随着重度老龄化的到来,我们的养老观念也要发生转变。近几十年,由于城市化和科技的发展,很多家庭的子女和父母并不住在一起,有的在不同的城市生活和工作,有的甚至远隔重洋。即使父母和子女在同一城市,他们也大部分拥有独立的生活圈子,子女可能还有自己的孩子需要照料,这时候想要再分出精力全天候陪伴老人,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以前那套以家庭为单位的养老模式,放在现代社会中已经无法顺畅运转,需要重新构建一种更创新、更人性化、更现实的养老体系。

如今,老年人多元化、差异化、个性化的需求,正变得越来越旺盛和迫切,银发经济中蕴含着巨大的发展机遇,等待我们去开拓。相信在未来,我们能看到更多像“托老所”、“时间银行”这样的创新养老模式不断涌现,真正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温馨提示:本文所述不作为个股推荐。本资料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资料中的所有信息或所表达意见不构成投资、法律、会计或税务的最终操作建议,我公司不就资料中的内容对最终操作建议做出任何担保。在任何情况下,本公司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资料中的任何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我国基金运作时间较短,不能反映股市发展的所有阶段。市场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戳原文,收听华夏基金早播间


追加内容

本文作者可以追加内容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