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央行对于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已下达了明确的指令。《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显示,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将于于2017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的相关准备工作;此后网联将组织开展接入工作,最终在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此前,多家上市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包括央行清算总中心、财付通、支付宝、银联商务等在内的45家机构于7月28日签署了《网联清算有限公司设立协议书》,拟共同发起设立网联。

“网联”平台全称是“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其平台由“网联”公司(全称为“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在运营。网联的主要职能是为类似于支付宝、财付通等非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搭建一个共有的转接清算平台。也就是说以前是支付机构直接与各家银行对接,进行线上支付业务;有了网联后,则要求支付机构必须通过与网联对接,才能在线上接入各家银行。第三方支付其实属于灰色地带,主要从事网络支付业务,且以小额为主。而网联平台其实相当于一个微支付版的中央清算系统,这使得支付宝、财付通等将不再游离于央行的监管之外,第三方支付在清算领域的支付流水逐渐透明化。在网联平台引入前,第三方支付公司采取的是与银行一对多的对接模式,这种模式自然不会像一对一的对接模式简单明了,其有关客户资金的流转信息,托管银行和央行等看到的并不是第一手资料,更多是支付机构通过内部轧差调整后的资金信息,因而无法有效穿透监控,也难以排除这一监管空档期间是否存在诈骗、洗钱和违规违法等问题。

因而一些第三方支付平台也成电信诈骗“洗白”的天堂。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转移赃款手法多种多样,譬如:用受害人账户内资金在网购平台购物,再将购买的商品通过回收商城洗钱套现;将资金在第三方支付平台和银行账户间多次转移,最终在银行ATM机取现;通过网上银行转账,将赃款以购物名义转到第三方支付公司绑定的POS机套现等。手法之多,更令人防不胜防。因而央行对于直连网模式迁移至互联网平台处理可谓是大快人心,将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违法犯罪行为扼杀在摇篮中。

但也有说法表示,支付宝把银行的现金流给截胡了!其实这种说法也是有理可循的,银行的目标定位,其实主要是中型大型客户,普通散户的钱放进去还不够付通胀的。而马云看中散户,出台的可谓是平民银行。而随着支付宝已经占据了移动支付市场比重越来越大,因而支付宝的发展也就影响到了银行的利益。支付宝也在过程中不断提升,随后也推出了借呗、花呗,将互联网金融迅速带入一个红利高潮。

近期,支付宝更新了《花呗用户服务合同》,根据新的服务条款,如果用户在花呗还款日24点前没有清偿全部应还款额,逾期未清偿,将影响个人征信记录。但花呗随后给出回应,其实此“征信”非彼“征信”。花呗只是上传信息给“芝麻信用等一些征信机构”,并不代表要上传给央行。所以再利用互联网的同时,考虑它的便利性的同时,也要去了解它的细则。而且现阶段也是网贷猖獗的时代,不少也会上个人征信,有的时候你的忘记还款就没准上了征信黑名单,从而会影响银行信用审批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