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007年的大牛市,在A股还会重现吗?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引言:

中国著名的投资人邱国鹭先生曾经说过,投资就像遛狗,股票的内在价值是人,股票的价格是狗,在欧美成熟国家的证券市场,狗会围绕主人前后跑动,而在中国可能一段时间主人只能看到手里还欠着的狗绳,而狗已经看不到了。

这句话是暗暗讽刺国内投机风气较重,当然,也有政策层面的影响,导致整个证券市场估值可能一段时间会长期严重低估或者长期严重低估,2015年的创业板超过100倍的PE就是例子。

历史底部是估值底?政策底?

我们言归正传,国内A股市场经过去年整整一年的持续下跌、杀估值之后,在今年年初企稳,出现了一波像样的反弹,那么,现在3000点这个坎,股市的反弹还可以继续吗?又或者说是否会迎来新的一轮牛市?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去年证券市场是怎么企稳的,可以很确定的说,并不是因为市场估值便宜了,出现投资机会了,所以才企稳了,如果你那样想,那你可真小瞧了A股市场的非理性情绪了。

真正让市场企稳的原因有四点,第一、一些高估值的中小市值股票,在券商质押的股权快要爆仓了,监管层集中出台多项政策,积极化解了这块的风险,因为这会影响到实体经济,监管层不允许;第二、高层领导频频喊话,包括中央领导,给了市场充足的信心;第三、整个市场的估值不贵了,根据WIND数据,沪指的PE已经跌到10.99倍了;四、贸易摩擦短期达成协议,国内降税减费,市场对后期的预期改变了。

2015年、2007年的大牛市,在A股还会重现吗?

在这四点中,估值的影响就要弱很多了,因为短期的市场完全没有理性,主要还是监管层在政策上出台组合拳,积极喊话给予市场信心,才使得A股的估值没有跌破2014年的低点。

经过了半年,A股又再次反弹至3000点上下,止步不前,那么这次能否顺利站稳3000点,走出一波牛市?

长期有望慢牛

股票市场的短期牛市与政策面有关,长期还的看经济、看估值,这是重重之中。

1.)上证指数估值处于中下游

首先,我们来看看市盈率(PE)、市净率(PB),经过了半年,沪指反弹至3000点上下,截至2019年6月31日,上证指数的市盈率13.44倍,市净率为1.44倍,这意味着什么?

2015年、2007年的大牛市,在A股还会重现吗?

财华社通过WIND数据整理发现,上证指数历史上最低的估值出现在2010年至2014年的大熊市中,市盈率、市净率分别为8.91倍和1.21倍,次低出现在2018年,市盈率、市净率分别为10.99倍和1.24倍。

通过以上数据我们发现了几个问题,1.为什么上证指数的估值低点都出现在最近十年,之前为什么很高?2.2014年上证指数市净率和2018年市净率基本一样,但是,市盈率2018年的却要比2014年高多了,为什么?

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和企业一样,企业利润增速快的时候,市场给的估值会高一点,企业利润增速慢的时候,市场给的估值会低一点,2009年、2008年之前,国内经济增长很快,GDP长期维持双位数增长,所以,市场整体的估值就高一点,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经济增速持续放缓,所以市场整体的估值就低一点,也无可厚非。

再来回答第二个问题,很明显,整个市场盈利能力下降了,净利润增速没有净资产增速快,所以就会导致2018年上证指数的市净率已经处于历史最低点,而市盈率却距离历史最低点还有一点距离。

另外,股息率也可以侧面反映出以上问题,2018年上证指数股息率最高超过2.5%,而2014年上证指数股息率最高超过3%,这两个时间段的市净率基本相同,可以侧面证明,2018年上证指数的盈利能力较2014年有所下滑,因为没有盈利,哪里有钱给股东分红。

2015年、2007年的大牛市,在A股还会重现吗?

说了这么多,现在A股的整体市盈率是高还是低呢?一句话,不贵,但也不便宜。从近十年数据看上证指数市盈率、市净率的中区分别在14.2倍、1.66倍,截至2019年6月21日上证指数的市盈率、市净率分别为13.44倍为1.44倍,处于近十年估值中区的下方水平,低估并不是特别明显。

另外,我们需要提到的是,由于国内上市企业盈利能力的下滑,净资产收益率(ROE)降低,过去市场的市净率指标参考价值要适度打折扣。

所以,从估值来看,只能说整个A股市场的估值处于偏低估状态,并不能说它便宜了,如果我们除去占A股权重最大的银行板块(银行低市盈率(6.97倍)、低市净率(0.88倍))影响,恐怕整个A股市场的估值并不便宜。

当然了,后期随着企业利润的增长,推动A股走出慢牛也是可期的,但是想要赚取估值回归的差价,恐怕已经过了时间点。

2.)经济有企稳迹象、政策保驾护航

接着再来看宏观经济,企业的经营好坏,决定了整个宏观经济的景气度,两者是互相牵制的,这也是为什么世界著名投资大师,巴菲特先生曾多次公开表示自己的成功是搭了美国经济的“顺风车”,这句话也不无道理,如果巴菲特出生在其他国家,他可能也会很成功,但大概率不会像现在这么伟大。

我们先来看下面一幅国内近二十多年的GDP走势图,我们可以发现2000年至2008年这个期间,国内GDP简直是做了“飞机”,大部分时间都是维持两位数,在经过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国内GDP增速逐渐放缓,而这十年也是上证指数原地踏步的时期,主要是经济增速放缓,市场给A股的估值也降低了。

2015年、2007年的大牛市,在A股还会重现吗?

2018年,国内经济更是打破以往大家一直预期的L型底部,出现了持续性的下滑,直到一季度,增速放缓至6.3%。

经济增速放缓,无可厚非,毕竟体量已经这么大了,短期还会不会放缓,可能会也可能不会,相信对这个问题估计没人说的清楚,只要不出现大的波动,对股市并不会产生明显影响,当然了,如果经济波动较大,政府也会出台相应的政策去刺激经济。

这里可以提供一个参考,房地产这个大家公认为有泡沫的行业,一定要警惕,从下面这幅图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国内居民的杠杆率是持续攀升,截至2018年12月已经超过50%,比政府部门的杠杆率高出一大截,不用想,大部分都进了房地产。

2015年、2007年的大牛市,在A股还会重现吗?

如果没有泡沫还好,泡沫加上持续攀升的杠杆那就非常值得警惕,如果一旦出现较大幅度的波动,在较高的杠杆波动下,会严重冲击国内经济增长。

往下我们也不细究了,宏观经济并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况且宏观的东西也不是我们所能把握的。如果一定要关注宏观经济,重点盯紧房地产业的发展状况就可以。

整体来看,宏观经济增速持续放缓,但一季度国内出台多项刺激经济的政策,例如,降税减费、针对制造业出台的多项刺激消费的政策,后期如果不出现大的危机,经济增速虽然不会像以前那么快,但在同体量的国家之中,大概率还会保持相对领先的增速。

所以,结合上面两段(1.国内证券市场估值处于合理偏低的位置2.在政策的保驾护航下宏观经济不会出现太大的波动),我们推断A股后期稳步向上的概率较大,但也很难产生超额收益。

A股逐渐接轨成熟市场

最后,我们再来谈谈A股还会不会出现像以前那样的同涨同跌,出现价值与价格严重不匹配的风险与机会。

我们先来举两个例子,以2014年创业板的互联网金融龙头股同花顺为例,全年市盈率大部分时间保持100倍以上,而主板大家公认为优秀的公司贵州茅台,同期最低市盈率不到9倍,同一个市场、同一个时间,不同板块两家优秀的公司,但当时你选择投资茅台和选择投资同花顺,未来五年甚至十年,回报率是天壤之别,这也是反映出A股以前那种投机风气有多重。

未来还会吗?答案是,会,但不会大面积发生,理由有二点:

1.近几年A股对外开放是有目共睹的,接入MSCI、A股入富,加上深港通、沪港通这些国际成熟资金的接入,会大幅降低A股的波动,不知道读者有没有关注,2018年在A股持续大跌的时候,深港通、沪港通、MSCI成熟资金都是大幅加仓国内优质公司的,到了2019年5月、6月,整个A股市场估值逐渐回归合理,这部分资金停止加仓,出现了分化,这是非常好的现象,大跌、大涨不跟风,有助于平滑指数的波动,避免A股出现过分低估或者高估。当然了,这在投资理念上也会引导国内投资者,使国内投资者从以前的纯炒作过渡到关注企业本身。

2.制度变化和上市企业的增加,先不说这几年IPO审批加快,上市了多少企业,就科创板的正式开板,注册制势必会使上市企业快速增加,会大面积分流市场资金,所以,后期大面积普涨的概率会越来越小。另外,在以前,市场有钱,上市企业较少,大家都想炒作股价、赚快钱,这样使该上市融资的企业上不了市、融不了资,而没有业绩的公司却大受欢迎,造成资源错配,影响经济。

总结:

综上所述,国内A股的问题比较多,但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截至2019年6月底,整个A股的估值处于比较合理的位置,后期市场想要持续走牛,主要还得靠利润推动股价上涨,而想要股市出现像2015年、2007年那种级别的大牛市,不管是从估值、企业盈利状况和资金层面都不支持。

作者:郑鹏超

编辑:李雨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