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李曙光

编辑 ✎ 成静卫

新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上,过去一年,王健林在以每天0.55个小目标的速度失去自己的财富;而廉价的代名词拼多多,其创始人黄峥正在以一天涨1.1个小目标的速度,一年增加400亿元财富,身家迅速超越了王首富;许诺让第一天买小米股票的人价格翻倍的雷军,终究让年轻人第一次尝到了被深套的滋味。

不同的人对2019年有不同的观感,但现实似乎呈现出一个更加矛盾的趋势。

01

坠落的房地产富豪

很多人没注意到,前辽宁首富,大连一方集团的孙喜双成了胡润百富榜前300位中财富缩水比例最大的一位。

孙喜双一直被称为万达最强力的支持者,王健林的密友、首富背后的男人。2018年10月,孙喜双以300亿元人民币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89位。在2019年10月的胡润百富榜上,其仅以125亿人民币排名第309位 ,财富一年缩水了58%。

▵ 大连一方集团董事长 孙喜双

大连一方集团此前的主业与万达相似,都是房地产。作为王健林的密友,孙喜双与万达合作开发过北京通州万达广场、长白山和西双版纳文化旅游度假区等。同时孙喜双曾持有万达商业管理公司2.44亿股股份,持股比例5.389%,在万达电影持股4.2%。

大连一方集团近年来也在转型去地产化,医药健康成为大连一方转型的方向。

和万达的痛相似,主营业务下滑,转型效果未现,持有的万达资产也开始缩水。

过去一年昔日的辽宁首富大概惊心于自己的财富流失速度。

2018年孙喜双曾三次变现手中的万达商管股份,分别是去年9月将万达商管8200万股份质押给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出质;12月4日向永辉超市出售万达商管6791.02万股,交易总价35.31亿元;8天后,孙喜双向渤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行质押万达商管2200万股,资金未公布。

看得出来,去年一年孙喜双对资金的渴求都非常剧烈。

在和永辉超市的交易中,一方集团的财务数据有所披露,2017年营业收入85.45亿元,净利润约9.91亿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营业收入17.85亿元,净利润1.54亿元。

无论营收还是利润,都在下降。

另一边,作为万达的重磅业务,掌管着万达广场的万达商业管理公司在过去一年确实表现不佳。

在9月2日万达商管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的运营数据中,其营业收入为330.48亿元,同比下降36.19%;利润总额为130.84亿元,同比下降38.17%;净利润为100.18亿元,同比下降36.8%。

万达在去房地产化,除了万达广场。王健林去年说:“要加快万达广场的全国布局,尽快多签多建项目,更早将万达广场发展到千店规模,这就是万达的护城河计划。”

如今护城河薄弱,内忧外患加剧,万达的转型还会好吗?

自2017年6月首次股债双杀开始,王健林就没有顺过。为了还钱降负债率,万达以438.44亿元将13个文旅城项目91%的股权卖给了融创,199.06亿元将旗下77家酒店卖给富力,主业几乎被腰斩。

虽然转型要断臂重生,但王首富在半年之内把万达砍得鲜血淋漓,闻者惊心,决心也着实太大了。

孙喜双和王健林两位房地产大亨资产缩水并不是特例,许多地产富豪都在富豪榜上消失了,比如声名响亮的大佬冯仑、中坤董事长黄怒波,以及天山实业、蓝鼎这样区域性的龙头。

在新的富豪榜上,前十位的企业家仅有三位主业为房地产。这和前几年榜单前十中动辄有6到7席都是房地产商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去年有个数据图刷屏:

图中中国房产总值是股票总值的十倍,而其他发达国家基本持平。房价继续大涨几乎已无可能,在未来几年最可能的是趋于平稳。

以前只需要加杠杆囤地盖房,房价成倍增长,财富蹿升的现象也不可能发生了。

在新房销售总量萎缩的大背景下,房地产这门生意变了,房地产企业和富豪们一定会加速洗牌。

02

互联网柳暗花未明

失意的还有雷军、李彦宏,互联网同样已经告别黄金年代。

过去一年间李彦宏的财富丢了500亿,雷军丢了360亿。

小米的工资向来在业内水平不高,员工大多看重期权回报,小米上市时曾经有1000名员工变成千万富翁的传闻。小米股价过去一年缩水40%,除了套牢投资者,恐也伤了老员工的心。

去年小米股价大跌时,市场上尚且有技术分析称,港股市场市场行情不好,连腾讯都经历了大跌,苹果的日子也好不到哪去。但随后腾讯股价从低谷的280港元,重新站上最高点380港元,苹果已然重回万亿美元市值。小米却丝毫不见起色,关于股价的消息永远冒着绿光。

这便难以用市场的大势掩饰,说到底是投资人对于小米的底色毫无信心。财报差强人意,动听的小米故事所有人都能看到勉强和天花板。

小米乘风而起,以前就有人质疑过,风停了猪会不会被摔死?

现在智能手机的风停了,小米虽没摔死,但重重摔了一跤还是有的。

同样的例子也适用于百度。

百度近一年的股价是真切的腰斩,从2018年10月份的200美元,跌到了现在的100美元左右。

百度现阶段正在承受错过移动互联网的最大恶果,眼看着碗里的肉一点点的被分食。

在PC互联网时代,百度的广告代理商只要跟中小企业主说:如果你不投广告,别人可能在百度上都搜不到你。这可能就让中小企业主难以拒绝。

那时,百度就是互联网世界的入口,大多数人对于上网的第一印象就是“百度一下”。这种垄断性使其成为中国互联网市值最高的公司,且净利率长期保持在60%以上,躺着就能数钱。

现在却变天了,百度再也不是互联网的守门人。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变成微信、今日头条、淘宝、抖音。

信息展现的方式从搜索变成了信息流。有广告主计算过,在百度获取一个有效线索的成本在200元左右,而今日头条则在130元左右。

最新的按广告营收规模排序是阿里、字节跳动、腾讯和百度。

百度已经叨陪末座。

李彦宏始终风度翩翩、儒雅睿智,但随着传统互联网红利的消失,百度不得不转身,新的赌注一是信息流,二是人工智能

▵ 百度CEO李彦宏

现在,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也走到了尽头。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报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移动互联网用户净减200万,11.38亿已是大顶;用户时长增速在半年间从22.6%下滑到6%,人均单日时长358.2分钟或也接近大顶。

红利已尽,整个行业在固有的蛋糕中厮杀。

原来的强者一招不慎,就会跌落神坛。新来的创业者以前只要有合理的商业模式就能够融到钱,但现在门槛越来越高,容不下弱者。

03

存量时代

像房地产和互联网一样,在很多行业,市场由增量转至存量厮杀,头部玩家正迅速击溃尾部,大鱼一点点鲸吞小鱼。

今年胡润百富榜上19人财富上千亿,比去年骤增7人,为历年最多;前50门槛比去年提高100亿至520亿,平均财富比去年上涨10%至98亿,均为历年最高。

胡润总结说,“财富正不断集中在那些能够适应数字经济的人手中。”“那些拥有强劲的商业模式、优秀的团队以及保持创业精神的公司正在坚定地向前推进。”

存量世界的一个特性就是,头部玩家会调转枪头迅速把行业的小玩家击溃,分食其蛋糕。原来溢出来的增量就够活得滋润,现在不行了。

看看手机品牌前五名之外,其它玩家占据的份额有多少?房价价格停滞,区域性小玩家还有多少进场的机会?汽车销量整体下滑,造车新势力成了炮灰。

每个赛道都开始变得艰难,开始变得堵塞。

最典型,离我们最近的还是手机圈,发布会上雷军要把友商各个摩擦;余承东要嘲讽小米充电不行;就连苹果也破天荒的今年要把华为三星的处理器拿出来吊打一番。想表达的意思不就是:别家的都不行,买我家的产品就对了。

在前几年这种现象几乎找不到,完善功能,打磨产品,给用户带来惊喜才是主业,谁也不会自找那么多麻烦。现在,智能手机市场已成“红海”,抢别人的用户,显然比挖掘新用户更有效率。

全世界都在等一个新的科技革命,新的财富增量。

前苏联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曾在1925年提出一个世界经济运动长周期规律,康波理论认为: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体系是以45-60年作为一个周期而循环波动的,随着生产和科技的演进,经济趋势通常会在45-60年的时间内发生一次由兴到衰的转变。

如图,每个周期的峰顶是一次科技或者产业革命,按照这个理论,从图中也可以清晰看见,我们正处在第五次康波周期。

中信建投的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总结称,在这次周期中1982-1990年是回升期;1991-2004年为繁荣期;2004-2015年是衰退期;2015年之后就进入到这次康波的萧条期。这个阶段将会持续到2025年。

在这个阶段互联网信息红利退却,房地产价格下跌、全球资产价格全面回落。泡沫会被一点点的挤出来。

那些借着风口成长起来的企业,在存量时代都将显现出真正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