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经济学家圈胡锡进:卖高价口罩就是发国难财以下为胡锡进微博原文:什么叫“发国难财”?现在把口罩卖高价就是。我的一个同事在其居住的社区小超市里看到平时不到十块钱的一包口罩,今天卖到了50块钱。网上还有各种“天价口罩”的展示。赚这样的黑心钱,是要有报应的。抗击新型肺炎相当于一场全民战争,看看那些进病室就犹如上战场的医生护士们吧。他们很多人不是被迫去的,是请战进入的。他们都是普通人,默默无闻,家有妻子丈夫以及孩子老人。和那些人比一比,把口罩的价签涂改翻上一倍甚至数倍的那些人,是不是应该自己对着镜子骂自己不是人,狠狠抽自己的嘴巴呢?新型肺炎向我们猖狂进攻的关头,检验着我们的人性。这个时候会浮现很多美好、高尚和温情的东西,同时人性中灰暗、脏兮兮的那些劣根性也会趁机跑出来凑热闹。总之这段日子会给我们每一个人留下抹不去的记忆。多少年后想一想,那些日子里你都做了什么?以恪守公民道德帮助了社会的有序抗击,因为自己的特殊位置做了一份额外贡献,还是趁机干了给口罩提价等龌龊事呢?想想你那时怎么面对自己的良心和子孙吧。最后强烈呼吁国家严厉打击给口罩提价的所有奸商,罚数倍于他们所赚黑利的钱,甚至封他们的渠道,关他们的店。这不仅仅是一点钱的事,中国不能纵容这种肮脏的商业价值取向,不能让它玷污了中国的民族精神。

薛兆丰:我们应该赞美那些发国难财的人

根据薛兆丰网上公开讲义所确认的文字,该观点为薛兆丰网络课程内容,摘编如下:

今天解释一个离经叛道的观点,那就是我们应该赞美那些发国难财的人。

乘人之危有别于拦路抢劫

举两个例子,看看这两个例子有什么区别:

第一,你有一天下班回家,经过一个黑暗的拐角,忽然从旁边冲出一个人来,手里拿着刀问:“你要钱还是要命?”这时候你会说:“我当然要命了。”他说:“行啊,那给我1万块钱!”你对这个强盗说:“1万块钱我身上没有,我家就住在附近,你跟我去取吧。”那个强盗说:“好啊,那我跟着你去。”结果,你到了人多的地方就跑掉了。这时候强盗追上来说:“你违约了。”

如果你是法官,你怎么判?

第二,另外一种情形,在沙漠里面,你没有水,快要渴死了,这时候有人跟你说:“我这有一瓶水,1万块钱卖给你,你要不要?”你说:“好啊!但是1万块钱我身上没有,等我回到家里,我再给你1万块钱吧。”那个人也答应了,你喝了这瓶水,保住了性命。结果你回到家里,也没有给这个人1万块钱,因为你觉得1万块钱一瓶水太贵了,这不是乘人之危吗?这时候那个人把你告上了法庭。

如果你是法官,你该怎么判?

一个是拦路抢劫,一个是乘人之危,他们当中有什么区别?如果你没有看出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我建议你再想15秒。

这两个案子的根本区别在于:

在第一个案子里面,一个人面临着要钱还是要命,这两个选择是那个强盗自己制造出来的;

而在第二个例子里面,一个人他到底要失去生命,还是要付出1万块钱来买一瓶水,这种困境不是提供那瓶水的人制造出来的。提供那瓶水的人,只不过是帮助了那个非常需要喝水的人,给他多提供了一种选择而已。

所以,拦路抢劫跟我们平常所说的乘人之危,其实是有本质区别的。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但是用到现实生活中,大家又很容易犯糊涂。

大家都批评发国难财的行为,但你想想,国难是那个发财的人造成的吗?如果不是那个发财的人造成的话,那么发国难财其实是帮了别人,是给别人多了一个选择而已。发国难财的人可能是利用了别人,但是这种利用,对对方来说也是有好处的。

其实,医生不就利用了病人的生病吗?老师不就利用了学生的无知吗?但是医生对病人来说是有帮助的,老师对学生来说也是有帮助的。但不管怎么说,这个道理还是不容易明白,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阻止别人发国难财,只会让遭受灾害的人处境更糟

在美国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个事情。好几年前,美国发生过一次叫做“卡崔娜”的飓风灾难,造成了密西西比河附近大规模断电。

电视台播出这个地区大规模断电的消息以后,有位哥们儿就想,能够赚点钱。所以他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买了19台发电机,又租了一辆大卡车,开了1000多公里的路程,从肯塔基开到了密西西比。

来到这以后,他用双倍的价钱出售这19台发电机,当时的很多居民都迫切需要发电机。但就在这个时候,警察出现了。警察认为,这个人违反了当地所谓的反价格欺诈条例,也就是说,这个人在牟取暴利,把价格抬得过高了。

结果警察把这个人投到监狱里面去了,他的那19台发电机也被没收了。这人在监狱里面待了4天后放出来了,而那19台发电机,还扣押在政府的仓库里面。

美国广播公司的一个实事节目叫“20/20”的,就专门报道了这个事情。顺便说说这个节目为什么叫“20/20”,那是因为在美国,他们测视力用的指标就是20、20,不是咱们的1.5、1.5,所以20/20的意思是我们要把事情看个清楚。

这个节目的主持人叫约翰斯托塞尔(John Stossel),他就问了一个问题:

到底是想要发财的哥们儿帮助了居民,还是把所有发电机都扣押在政府仓库里面的警察、政府帮助了居民,到底是谁对居民造成了伤害?

当他采访那些居民的时候,居民都说,“我们要的是发电机,我们要电,我们要食物。”

我们会很自然地想发国难财不对,但是如果不能发财,你怎么能让别人跑1000多公里路,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买那么多发电机,送到人们需要的地方呢?

我们学习价格的作用,在风平浪静的时候,你觉得一切都可以接受,一旦有了具体的事例,价格的作用,你就往往会忽略。

这个节目的主持人,斯托塞尔还挺有意思的。他跑到街上问大家:“发国难财对不对?”所有人都告诉他:“发国难财是不对的,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紧接着,约翰斯托塞尔又跑去采访了3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问他们发国难财到底对不对。

这三位经济学家,一位是1992年获得诺贝尔奖的加里贝克尔(Gary Becker ),他说发国难财是增加供给的最好办法,当然应该鼓励。

第二位经济学家,是2002年拿诺奖的弗农史密斯(Vernon Smith ),他说发国难财是好事。

第三位经济学家,是大家熟悉的、1976年诺奖得主弥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 ),他说:“这些发国难财的人,是在救别人的命,他们应该得到一个奖章,而不是得到惩罚。”                           

同样,好几年前在中国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贵州发生旱灾,缺水。这时候有些志愿者跑到缺水的地方给缺水的人送水,我自己对这种行为当然非常敬佩。

但是,效果呢?我想是有限的。你想,你千里迢迢跑去送水,你自己要喝掉不少吧,去到当地,虽然剩一点,你给别人是好的,但也是有限的。

更有趣的是,当外来的志愿者把矿泉水送到当地人的手里以后,当地人并没有饮用这些矿泉水。

你猜他们怎么着?他们把矿泉水给卖了。卖了以后,他们用卖矿泉水得来的钱买一些更脏的水。为什么?因为他们不需要这么少而这么干净的水,他们需要更多、稍微不那么干净的水。

这就是哈耶克所说的知识。不是科学知识的知识,而是关于谁在什么地方,需要什么质量,需要什么数量,愿意以什么代价购买的商品的具体的信息。

所有这些自愿行为都是值得钦佩的,但是它的效果是有限的。不管你自己愿不愿意免费给别人派发矿泉水,重要的是,你千万别阻止有一些人高价出售矿泉水。

因为如果你阻止别人发国难财,阻止别人用高价出售矿泉水的话,那这些人就不会出现了。它的结果很简单,就是水的供给会更少。

所以阻止一些人发国难财的直接后果,是让那些遭受灾害的人的处境变得更糟。这是我们经常说的,经济学是一门关于事与愿违规律的学问。

价格不是请客吃饭,价格永远起调节的作用

所以那些发国难财的人,他们自己本身的行为就能够增加更多的供给,使得商品的价格下降,缓解供需之间的矛盾。

今年春节期间很多人提前回家过年,滴滴打车的价格就上升了。有人就说,最受不了滴滴在所谓的高峰期恶意加价。我心想,在消费者眼里,任何涨价不都是恶意的吗?但是,如果不涨价的话,凭什么轮到你来坐车?别人又凭什么在过年期间给你提供租车服务?

要理解价格的作用还真不容易,有些同学还会说:“薛老师,你怎么老是说要涨价,涨价不是治本,只是治标而已,真正解决问题是要增加供给啊。”

供给永远是不够的,在供给不够的情况下,价格永远要起到调节的作用。价格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开玩笑的。

在实际效果上,发国难财的人,是给那些遭受灾害的人更多的帮助,更多的选择。鼓励发国难财的人,才能使问题得到更好的解决,他们应该得到的是奖励,而不是惩罚。

刊登本文不代表本号观点,仅供大家参考。

中国证券经纪人协作网提醒所有盟友做好防范,少出门,勤洗手,外出一定戴口罩。战胜病毒,武汉加油,武汉的朋友加油,中国加油!祝大家春节快乐,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