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高瑜静/北京报道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还在持续,作为疫情克星的疫苗和有效药物,时刻牵系着民众的敏感神经。

近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称,科研公关组在多轮筛选的基础上聚焦到瑞德西韦(Remdesivir)、法匹拉韦(Favipiravir)、磷酸氯喹等少数药物,先后开展了临床试验。

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ChiCTR)信息显示,截至2月20日14时,已注册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相关的临床研究累计193项。其中,涉及法匹拉韦治疗的研究有4项,涉及磷酸氯喹治疗的研究有10项。此外,据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的试验登记,瑞德西韦抗新型冠状病毒的临床试验有2项。

目前,上述试验尚未披露结果。然而,随着人们对抗COVID-19“有效药”寄予希望时,A股市场更被抗击疫情“有效药”概念“点燃”,多家上市公司公告相关利好预期。暗潮涌动间,诸多疑点渐次显现。


疗效待验证

瑞德西韦是由美国药企吉利德公司开发的一种广谱抗病毒药物,目前仍属于一种试验性药物。吉利德研发团队此前在体外和体内动物模型中,证明了瑞德西韦对MERS和SARS病毒病原体的活性。针对MERS和SARS有限的临床前数据表明,瑞德西韦可能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潜在的活性。

日前,吉利德公司在“同情用药”原则指导下,以一部分瑞德西韦库存品投入到中国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开展的III期临床试验。试验的申办方是首都医科大学,试验责任人是中日友好医院曹彬教授。

据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的试验登记,当前正在进行的瑞德西韦抗新型冠状病毒的2项临床试验均是随机双盲对照试验,正在湖北省多家医院展开,患者入组均在进行中。患者将接受为期10天的瑞德西韦静脉注射。2项研究的主要终点包括接受治疗后28天的临床症状改善。两项试验预计共募集病例760人,试验设计的完成时间在4月底左右。

推进该试验的一位试验研究中心负责人近日告诉记者:“从2月5日正式启动临床试验以来,目前7个研究中心已经征集数名重症患者入组,受试者入组招募预计将持续一段时间。后期可能会根据受试者入组速度,采取扩大试验中心数量来促进试验推进速度,从中筛选出符合入组标准的病例。”

同样作为广谱抗病毒药物,法匹拉韦则是由日本企业富士胶片旗下的富山化学株式会社开发。2014年3月,法匹拉韦片获批在日本上市,用于治疗成人新型或再次流行的流感(仅限于其他抗病毒药物治疗无效或效果不佳时使用)。

2016年6月,海正药业与日本富山化学工业株式会社签订了化合物专利独家授权协议。海正药业获得法匹拉韦在中国的专利授权,用于开发法匹拉韦相同活性成分的药物。2018年,海正药业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合作研究开发法匹拉韦的仿制药。

2020年2月16日,海正药业发布公告称,国家药监局附条件核准签发了法匹拉韦的《药品注册批件》,用于治疗成人新型或再次流行的流感。

与此同时,法匹拉韦还获得《药物临床试验批件》,经特别专家组评议审核,应急批准本品进行临床试验。适应症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换言之,法匹拉韦获批作为抗COVID-19的临床试验用药。

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信息显示,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先后注册了法匹拉韦治疗COVID-19的临床研究。其中,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的注册题目是“法匹拉韦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临床研究”,研究设计为非随机对照试验,目前正在征募研究对象,研究实施时间为1月30日~4月29日。

在“老药新用”思路下,在临床上使用了七十多年的抗疟药物磷酸氯喹,也引发人们关注。既往研究表明,磷酸氯喹不仅有抗疟的作用,还具有广谱抗病毒和免疫调节作用。

2月18日,钟南山在广东省人民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磷酸氯喹是老药,和其他药物对比,副作用不是很大。从现有苗头来看,(治疗COVID-19)会有些帮助,是值得探讨的药。但磷酸氯喹还够不上特效药,目前正在开展更大的临床观察,要进行用药和不用药案例对比。目前已有几种治疗方法,但仍需进一步观察。”



审批再加速

实际上,从安全性上得到验证的已上市药物中寻找具有抗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药物,一时成为科研攻关的主要途径。

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一位负责人2月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药品审评中心正在特别审评审批有一定安全有效药物做治疗COVID-19的临床试验。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信息,1月21日以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即启动了应急审评机制,全体工作人员昼夜加班、提前介入、靠前服务、支持科研生产。

与此同时,抗新型冠状病毒潜在有效药物的试验审批也按下“快进键”。

具体地,瑞德西韦2月2日进入药品审评中心承办,2月5日即完成临床试验的注册审批工作。舒泰神(300204.SZ)及子公司德丰瑞申报的关于BDB-001 注射液的临床申请,2月2日在药品审评中心承办,2月7日收到了BDB-001 注射液用于冠状病毒感染所致相关疾病的治疗的《药物临床试验批件》。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组书记肖亚庆2月14日在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调研时提出要求,要严格按照“安全守底线、疗效有证据、质量能保证”要求,打破常规、特事特办,对符合疫情防控和诊疗所需的临床药物,开通绿色通道,提前介入指导,加快审评审批,确保尽早投入使用。对于通过应急审评审批程序获准注册的产品,加强上市后监督检查,保障产品安全可靠。

上述药品审评中心一位负责人指出,筛选的潜在有效药物,都是根据体外研究数据筛出来的,体外试验证明药物有效不代表体内有效。

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所长蒋华良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亦表示,“现在我们有些候选药物已经在准备申报临床(试验),要看临床病人的(试验)结果。任何药物,都要通过病人身上才能(判断)起效。要用临床数据说话。临床上没效就是没效,光看体外的数据是没有证据的。先看体外数据、再看动物试验数据、最后看临床试验的效果。包括安全性、疗效,都要看、都要做的。”


利好已发酵

就在抗新型冠状病毒潜在有效药物的临床试验启动不久,多家药企相继宣布在相关药物生产上迎来突破。

2月11日晚间,在科创板上市的博瑞医药(688166.SH)发布公告称,成功仿制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技术和制剂技术,并已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2月14日,海南海药(000566.SZ)公告称,通过与国内外合作伙伴的紧密合作,已经完成瑞德西韦原料药及制剂工艺研发。公司已经完成瑞德西韦制剂的第一批生产,并已具备年产350万支的规模化生产能力。2月16日,海正药业法匹拉韦流感适应症获批上市,同时应急批准该品进行适应症为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

二级市场的狂热随之被抗疫“有效药”概念“点燃”。博瑞医药股票自2月12日起连续两天一字涨停,截至2月17日开盘累计涨幅达40%。海南海药公告后的首个交易日,开盘不久即以34.9万手封死涨停板,股价涨幅10.05%。海正药业2月17日开盘即一字涨停,当日报收17.17元/股,涨幅9.99%。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述抗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有效药物,目前仍处于临床试验中,疗效存在不确定性。

北京务实知识产权发展中心主任程永顺分析指出:“一般而言,一个新药需要经过国家药监局对安全性、可靠性及生产稳定性等技术性指标进行严格审查批准后才能生产上市。如果是有专利的新药,仿制药企只有在专利权人的专利药品获准上市后,才能考虑向权利人提出相关药品的专利授权许可。目前尽管瑞德西韦在国内的上市审批工作进展已加速,但瑞德西韦三期临床试验将于4月末结束,目前药品的最终正式获批上市仍要经过一个复杂的过程。”

事实上,按照我国仿制药申报规定,宣布在仿制药上有突破,并不意味着就能进行仿制。

拜耳(中国)知识产权总监刘红强进一步指出,“按照我国现有的仿制药申报流程,仿制药企业应该参照原研药开展生物等效和药学等效等一系列试验,以证明其与原研药具有相同的药效和安全性。”


(来源:中国经营报的财富号 2020-02-22 07:11) [点击查看原文]